第十一章 异兽出

我见老候的胳膊慢慢放了下去,我紧盯着老候手中的鬼王玉玺,只要能夺得鬼王玉玺,便有可能活着出去,老候在思考我说的话,刚刚我们三个设计摆了他一道,他一定会考虑这个情况,在考虑是不是相信我说的话。

老候正在出神,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从老候身后猛地窜了出来,玉玺也来到了我的面前。

鼠老高举着玉玺,交到我手里,我接过玉玺,鼠老又回到葫芦中去,我拿着玉玺,看着老候说道:“你个老不死的,就你这样当了皇帝,能保住自己的位置多久。”

老候怒目圆睁,大吼一声:“你这小人!成家怎会有你这无耻之人!”

我说到:“兵不厌诈,自古都是这个道理,你的阴兵你说会不会杀了你。”我高举鬼王玉玺大喊一声:“杀了他!”

结果没想到的是,阴兵一动不动,我疑惑的看了看手中的鬼王玉玺,老候见状哈哈大笑道:“鬼王玉玺的法门都不了解也想操纵阴兵,成家血脉到你这真是没落了。”

我顿时气急,我说:“我玩不了,你也别想玩,都别活!”我举起玉玺就要往地上砸,老候急忙摆手:“万万不可!”

我心中暗喜,但依旧高举着玉玺,为了保证安全,雷冰的枪紧紧的贴着玉玺,老侯的隔空取物的本事我是见过的,我可不敢冒险。

不过见老侯对这块鬼王玉玺这么看重,只能把这个当作谈判的资本了,不过说起来,这么个宝贝砸了,我真舍不得,哎,当初怎么就没听师父话好好学学呢,现在好了,这么尴尬。

老侯负起双手,说到:“成家的血脉到你这真的是没落的不行,你提条件吧,朕满足你。”

我心中一缓,最起码目前来看命保住了,不过鬼王玉玺我想要,命我也不能丢,我是又当又立,目前先把雷子和阿宇送出去才是正事。

我慢慢把玉玺抱在怀里说到:“你先让我这两个兄弟出去。”

老侯点点头,我回头示意他们两个快走,雷冰犹豫了一下,很快就站起身来,阿宇则久久没动,我知道此事不能耽搁,谁知道老侯会不会反悔,给雷冰递了一个颜色,雷冰架起阿宇,连拖带拽的弄走了,见他们从这离开,我才紧紧的倚着门坐下。

“你得教我怎么用鬼王玉玺。”我紧盯着老侯说道。

老侯一听,怒目圆整,大骂道:“无耻之徒,你的条件我答应了,尽然得寸进尺!”

我笑道:“你又没说几个。”

眼见老侯就要发作,我顺手拿起身后的枪,顶在了玉玺上,老侯强忍怒火,不敢发作,而后说到:“朕教不了你,这块玉玺的法门拿到了就会知晓,朕怎教你?”

我听得一楞一楞的,看着周围这乌压压的阴兵,再看看手里的这块玉玺,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相信老侯。

我于是又装作要砸玉玺,甚至故意假装脱手掉在我身上,老侯是被我吓的一愣一愣的,见了老侯的反应,我确定老侯确实没有说假话玉玺用不了,打又打不过,我自己能不能逃出去只能看天意了。

我站起身,将玉玺当着老侯的面放到了包里,老侯见状,怒目圆睁,大喊道:“怎么,你还想要朕的玉玺不成?”

我掏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了一口说道“没有玉玺,起码你的阴兵伤不了我,我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老侯身上那股骇人的气势再次迸发了出来,我顿时感到一阵胸闷,没想到这个死鬼这么厉害,我浑身上下只有一个玉葫芦和一个勾魂棺,这是我保命的手段,估计雷冰应该带着阿宇跑出去了吧,起码我还完成了一个承诺。

想罢,我随手弹掉香烟,而后说道:“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老侯冷哼一声,双眼顿时变得臂碧绿,脸上的笑容十分诡异,老侯抬手一挥,我急忙闪开,轰的一声,深厚的岩壁顿时多了一道裂缝。

我听师傅说过,这个阴魂啊,就是大家常说的鬼了,时间越长,道行越长,不要认为很多事情都是杜撰的,假的,这会要了你的命。

我滚落到一旁,拿起枪对着老侯开始连射,一梭子打完,我才站起身来。

老侯站着没动,还是保持着负手而立的姿势,但我能看到,老侯身上多了不少单孔,开始流血。

坏了。

我一惊,我把老侯打死了。

老侯,或者说已经不是老侯了,老侯看着我说道:“好一个成家二爷,竟坏了朕的肉身,我今天不要你的命,拿你的肉身来还吧!”

老侯的身子倒在了地上,鲜血开始渗出,而上空,则飘着一个长发长髯,留着胡子,卓着一身华服的阴魂,这个阴魂阴狠的盯着我,显然这就是夺取老侯肉体的徐福了。

我也站起身,斜眼看了一眼来时的路,只要找到机会打开门,我就能跑出去。

看着徐福,我说道:“死太监,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几分像从前。”

说完,我抹了一下嘴角溢出的血,抹在了玉葫芦上。

一股青烟飘散,踏云犀站在我身边,开始发出阵阵低吼,徐福斜眼看了一眼,不屑的笑了起来,而后径直朝我冲了过来,我忙掐手决让踏云犀迎了上去。

踏云犀和老侯相撞,狠狠地摔在了我身边,徐福只是撞得略微晃了晃身子,而后又要冲过来,我大喊一声:“死老鼠!还不帮忙!”

“来了来了。”鼠老从葫芦中出来,吱吱的尖叫了几声,而后四周的洞里、裂缝里,不断地有老鼠钻出来,这就是先前鼠老操纵的借魂鼠,老鼠上来急忙将我和鼠老围了起来,身边的阴兵,尽然开始有了动作,不断地钻进了借魂鼠的身体内。

我收起踏云犀,急忙让鼠群包围着我往来时的门跑去。

徐福愤怒的嘶吼,每一次冲击都带了不少借魂鼠的姓名,但我这老鼠多啊,很快补上缺口。

一次又一次,徐福不断地冲击,却始终打不快缺口。

徐福慢慢的飘去,落在了铁索上,而后嘴里不知道念叨啥,我已经到了门边,伸手就要去拉门,突然一声咆哮声传来,我身边的借魂鼠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开始不安的叫起来,甚至包围圈有了松懈的迹象,但任凭鼠老怎么操纵,鼠群依旧躁动不安。

我借着鼠群的缝隙看去,老侯脚下的深渊开始慢慢传出声响,很快,我就见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也正是这个东西,让我要拉开门的手停了下来。

深渊上上来的竟然是一条龙。

就是十二生肖里的龙。

龙的脖子上拴着锁链,老侯就站在龙头上,龙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我这边。

龙一声咆哮,顿时鼠群四散而逃,鼠老也瞬间回到了玉葫芦中。

我瘫坐在地上,说实话,眼前的这一幕太过震撼,我一时也缓不过来。

老侯驾着龙来到我的面前慢慢的落在我这边的平台上,脸上的笑更加阴冷,说道:“怎么,成家二爷就这么点胆识吗。”

我强撑着自己内心的恐慌,我能感觉到我的浑身开始战栗,但我内心清楚,我还不能放弃,我使劲掐了一把大腿,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慢慢的扶着墙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龙和徐福说道:“好大的手笔。”

我现在可不敢再嘲讽他,玩意惹恼了他,让龙冷不丁的给我来一下,我小命不保。

徐福慢慢的驾着龙向我靠近,我身上的玉葫芦开始晃动了起来,我正疑惑间,一阵青烟从葫芦中喷了出来,青烟散去,踏云犀站在我身边,往前两步冲着踏云犀嘶吼起来。

徐福脚下的龙也开始不安起来,急忙飞至半空,而后冲着踏云犀开始嘶吼,徐福也是一脸疑惑,趁他愣神的功夫,我猛地拉开门,大骂了一句:“拜拜了您嘞,死太监!”

说完我快速冲进了通道里,身后还不时的传来嘶吼声,甚至我听到了徐福不甘得的充满怨恨的咆哮:“成杰,我一定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