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勿入死门

我进入通道,开始狂奔,我不知道下一秒老侯会不会破门而入,身后的灯开始一盏一盏的熄灭,阴魂开始跟在我的背后,我没有祭出死人眼,但我能感觉到,我身后的空气开始慢慢凉了下来。很快我冲到了进口,一把拉开门,猛地冲了出去,之后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之后直接躺在了地上,死里逃生,我略微缓了一会儿,手慢慢的摸上了我腰间的玉葫芦,我不知道踏云犀是不是回到了葫芦中,那是我保命的手段。我咬破了手指,抹在了玉葫芦上,玉葫芦很快吸收了我的血,一阵青烟,飘散后,踏云犀出现在我身旁,只是现在的踏云犀极度虚弱,身上的青色光晕少了些许,我见状急忙将踏云犀收了起来。我心里一缓,起码踏云犀回来了,我保命的手段还在,我将鼠老叫了出来,鼠老站在我身边,我慢慢坐起身子,问道:“你在这呆了这么久,没见过那条龙?”鼠老摇摇头说到:“能过咱们的身后的生死不生不死三门还是仰仗你,我们的活动范围只在那前面,不在这后面,后面我们能感知到有我们招惹不起的存在。”我点点头,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光亮,或许这就是有人给徐福下的禁制,徐福过不了这个门,也出不了这个洞。鼠老爬到我肩膀上,立在我左肩上,我们一人一鼠,出了青铜门,来到了三门前,先前,我是从右边进来的,自然而然我打算原路返回,可恰恰这一走,差点死在这。我踏入右门,里面黑压压的,我现在身体极度虚弱,只能撑着墙,慢慢走,枪已经没了,我掏出了身上随身携带的匕首,洞里并不黑,有些许光亮,我摸索着一步一步前进。突然洞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沿着墙壁攀爬,我紧张起来,现在的我连抬起胳膊都十分困难,我低声问鼠老:“你能看到什么嘛?”鼠老摇摇头说到:“我是老鼠,但是我本质上是一个人!老子眼睛没有夜视功能!”我尴尬的笑了笑,我更加的小心,我很怕这里面有先前的巨蟒,我继续行走,突然身后出来了低吼声,我转过身去,隐约见得眼前有一个黑糊糊的影子。

我掏出包里的冷焰火,握着匕首的胳膊架在胸前,我掰开冷焰火,顿时一惊,眼前的正是当时铁锁上攀爬过来的怪物,光亮将周围照亮,我才发现周围早已全是这种怪物,猛的光亮让他们往后撤了一步。

我强撑着自己,我见眼前的怪物正在慢慢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亮,我悄悄问鼠老:还能把你那帮小弟找来嘛。

鼠老摇摇头,说到:被那条龙吓跑后,现在根本召集不起来。

我心凉了,这种怪物的战斗力我是见过的,当时我们一对一都差点死了,要不是踏云犀,估计早就交代在那了,现在这可是一群,踏云犀也受了重伤,根本无法成为战力。

怪物适应了光亮,开始慢慢的收缩包围圈,朝我逼了过来。我心一横,妈的大不了死,冷焰火扔在地上。大喊一声冲着后方的怪物冲了过去。

怪物发出咆哮,也冲了上来,我不敢硬碰硬,闪开一个怪物的攻击,匕首直接扎进了一个怪物脖子里,怪物吃疼,嘶吼一声,猛的一甩,我被直接甩在了墙壁上,猛烈的撞击让我胸腔一阵发闷,喉头一甜,一股血涌了上来。

怪物咆哮一声又冲了过来,我强忍着疼痛闪开,突然感觉胸部这里鼓囔囔的,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鼠老躲进了我的衣服里。

我大骂一声:你出来帮忙啊!

鼠老摇摇头,而后缩了回去。

我大骂一声,站起身来,开始超出口跑去,刚跑了没几步,就被一股大力拽倒,我低头一看,脚腕上紧紧的缠着一条舌头。

有几个怪物已经开始慢慢的爬了过来,我用尽全身力气,企图将脚拽出来,可舌头缠的太紧,怪物也在一步一步逼近,我大喊起来,一个怪物猛的扑了过来,我闭上了眼,“砰!”的一声,我睁开眼,有一只怪物脑袋上开了一个大洞,怪物开始冲着我身后的愤怒的咆哮,我脚上的舌头也缩了回去。

我马上撑着墙壁站起身,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雷冰和阿宇出现在通道里,两个人端着枪,快去朝我这靠了过来。

还有怪物还想上前,有一点动作就是一声枪响,很快两人来到我身边,阿宇将我一把掺起,开始慢慢退去。

很快我们三人出了洞口,一出洞口,我们三人都瘫坐在地上,我直接躺了下去,鼠老的脑袋探出来,贱兮兮的看着四周,我回头看去,我们是从死门出来的。

我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雷冰阿宇吓了一跳,都不自觉的往后挪了一下,雷冰不安的问我:没疯吧。

我止住笑声,说到:没疯,我他妈好的很,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

阿宇说:在等你,杰哥。

我深出一口气,雷冰问到:老侯?

我严肃起来,撑着自己坐起来说到:老侯被我杀了。而后我把他们离开以后的事说了一遍,当听到龙时,两个人也是被震撼到,很快就释然,雷冰拍了拍我肩膀,我知道,他并没有怪我。

我回头看了看,雷冰说到:忘和你说了,这门的顺序是你面对它时的方位为主,如果你倒退着进门,那也还是生门,如果你正着进入,那就是死门,要不是我和阿宇听到你的喊声,我们也不会冲进去。

我听后心里早已问候了雷冰祖宗十八代,但我不说,毕竟,我把人家的主要目标老侯给杀了。

之后我们三人都不再说话,就静静的坐在地上,头上先前他们进洞的地方正能看见天空,外面的月光洒进来,我们三人就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月亮,我把鼠老揪出来,想发火吧,人家又救过我,无奈我让鼠老守好夜,我们三人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一亮,我睁开眼,发现雷冰早已起来,阿宇还睡着,我想起身,但浑身酸疼,我倒吸一口凉气,雷冰听到了,伸手将我拉了起来,我站起身来,尝试活动了一下,还行,还能活动,我将鼠老收回葫芦中,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阿宇很快醒来,我们三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开始顺着绳索爬了出去。

一出洞瞬间而来的就是强烈的饥饿感和口渴,我们打开背囊,有什么吃什么,有什么喝什么,吃饱喝足,我们三人都长出一口气。

我们跟着雷冰,按照他的记忆慢慢的回到了之前在森林扎营的地方,雷冰和阿宇把手上的枪找了个地方埋了起来,我们三人回到车上,这才长出一口气。

我们坐上了车,才算彻底放松下来,这才算活了下来。

雷冰发动了车,迅速离开了这里,阿宇看了看时间,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在里面呆了快半个月。

车慢慢开出丛林,我们顺着来路慢慢往回开,阿宇问到:这次死了这么多人,回去怎么办。

我笑了笑,说到:不用担心,这种事情组织上会处理。

我掏出了身上的红塔山,打开一看早已被泡湿,雷冰也掏出自己的烟,幸好,还能抽,我掏出三根,吊在嘴上一人发了一根,打开窗户开始吞吐起来。

我和雷冰两个人轮着开,本来打算三个人轮着,没想到阿宇这小子没怎么开过车,开了没一会儿就让我和雷冰制止,没死洞里再死这小子手上,实在是有点亏。

到了之前休息的服务区,我们决定还是在这休息一晚,我们用餐时,突然一个身着红色风衣的女人从我们身边路过,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才要继续吃饭,猛的抬起头,雷冰阿宇都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

我猛的站起身追了出去,可早已经没了影子,雷冰和阿宇也跟着我跑了出来,见我四处张望,雷冰问到:怎么了?

我摇摇头,三人又回到了餐厅,坐下后我说到:刚刚从我身边经过穿红色的风衣的女的你们休息到了吗?

两人点点头。

我又说到:她长得跟林婉一模一样!

我话刚说完,雷冰和阿宇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雷冰说到:不会是太累了考挂了吧。

我摇摇头说:希望吧,否则,太恐怖了,林婉确实死了吧。

阿宇想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到:嗯嗯,要不然张大磊也不至于那么愤怒,徐福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咱们。

我回头望了一眼,希望吧,希望是我看错了吧。

我回过头去,雷冰拍了拍我肩膀,我们三人继续吃饭,吃完饭后开了房间休息。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再次踏上归途,车离家越来越近,我悬着的心也开始慢慢放下。

回来了,我活着回来了。

到了家楼下,阿宇跟我下了车,我们三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阿宇说这段时间回趟家,然后就搬过来,之后就跟着我了,我点点头,之后就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开始研究起刚刚得到的鬼王玉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