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进山

我身上缠着绷带飞快的跑到了院子里。

我三师叔紧握着拳头。站在李曳的房间前。

李曳在院子的偏房住,单独一个房间,我们基本不让进去。

三师叔见我过来后,愤怒的说道:你们三个谁进了李曳的房间!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

三师叔指着屋子们说:李曳在外出任务,现在门开着,你们谁进了闺房!

我们顺着看去,确实李曳的房门大开着,我说到:三师叔,我们才跟那个猫头老太太打完,都在一起呢。

我说完,我们三个都是一惊,三师叔先一步冲进房里,我们紧跟其后,进了房间,一开灯,顿时眼前的一幕让我们大吃一惊。

房间里面十分凌乱,床铺上还有不少脚印,三师叔在地上还发现了一些灰色的粉末,

我们警惕的把所有房间检查了一遍,没有再发现异常。

三师叔眉头紧锁,他说:都先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山。

我们点点头,三师叔搬了一个躺椅躺在院子里,后来他说二师叔的房间里设置了大禁止,任何陌生的人进入都会引起反应,想要不触动禁制,除非修为远远超过二师叔。

我这一夜辗转反侧,我们没有了床。索性三个人打地铺,将就的睡了。

第二天,我们早早起来,坐在客厅里喝着热茶,雷冰一脸郁闷,我后来问过他,他说原先在队里,觉根本不够睡得,要么不睡。要不好好睡一觉,那天晚上半夜把他叫醒,让他郁闷了好一阵。

过没多久,雷冰电话响起,屋外面也响起了一个声音:喂,冰哥,这嘛地方,您老倒是出来接接我啊。

雷冰一句话没说挂了电话,直接走了出去,打开院门,喊了一声:死胖子,滚过来。

死胖子见到雷冰,急忙笑嘻嘻的跑过来:冰哥,老久没见了,最近忙嘛呐,咋不给弟弟电话啊,把弟弟忘了吧?

雷冰满脸写着无奈,而后把胖子领了进来。

我们三个迎了出去,来者是客,况且这还是雷冰请来帮我们的。

雷冰还没开始介绍,这个胖子就迎上来:艾玛,各位爷都在呢,老弟名叫张浩,各位爷叫我胖子就行。

雷冰一愣,而后说道:对。尽管语气带着无奈,但似乎也没什么办法。

我们听到后,都想着认识认识,胖子先一步过来握住我的手:二爷,您太客气了,有嘛事跟弟弟说,规矩吗弟弟都懂,有嘛事您老吩咐。

而后又握住阿宇的手:您呐就是阿宇吧,老听冰哥提起您,怎么,行啊,冰哥可没少夸您,有嘛事,跟你胖子哥说,您胖子哥嘛事都行。

到了我三师叔,胖子瞬间身子低了下去,握住我三师叔的手:老爷子,您说你出来干嘛呀,您接我,我可受不起啊,您老快进去坐着,您看您客气嘛呢。

我三师叔一脸懵,被胖子掺着进了屋,我和阿宇站在原地一脸懵。

看着雷冰,雷冰无奈的摇摇头,说:别看我,这胖子一直这样,自然熟。

雷冰说完先走了进去,我们也跟着进去。

一进去,我们三个瞬间张大了嘴。

胖子给我三师叔摁腿捏肩,聊着家常。

三师叔见我们进来了说道:坐坐坐。

我们三个坐在位子上,我清咳两声,说道:师叔,各位,一会进山,互相照应,雷冰你来领路,三师叔到时候快帮忙照看一下雷冰和阿宇,胖子,你有什么本事?

胖子这时候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脸上也没有了嘻嘻哈哈,而后说道:我和冰哥原先在一个队里,我的本事着实不太方便透露,不过,二爷。成老先生,小子也不瞒你们,小子是家传的手艺木偶匠。

我听到后倒是疑惑,不过三师叔尽然睁大了眼。

木偶匠,跟我们寻宝护卫一样,不入九流,但也不是我们这单一流,木偶匠起源无从考证了,有的说是从木匠的支脉,有的说是做纸人的变支,具体如何不得而知。

至于公输班,那是机关技巧,而木偶师确是实实在在的人为操控。

根据师父的笔记记载,古时,战乱生,生灵涂炭,为生,木偶匠生,以木偶之身,迎来犯之敌。

大家所知的提线木偶倒是有着相似之处,但又不完全一样。

据说厉害的木偶匠,雕刻出的木偶栩栩如生,甚至可做出人的面部动作,动作行为,十分像人,以至于后来被上面讨伐,一时死伤无数,少数传人活下来,守着这门手艺。

三师叔点点头,说道:你二师叔的位置呢?

雷冰看了看,说到:还在。

我站起身,说:事不宜迟,这就出发。

我们收拾好装备,立刻出发。

我们步行上山,所在的位置在另一个山脉,我们需要步行约一天才能到达位置。

我们从小路上山,而后就开始走野山路,我们需要十分隐蔽,目前林婉不知道是否派人监视我们,也不知道这路上是不是有什么埋伏。

再就是猫头老太太,三师叔说这个绝对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这么凑巧,很可能是被闯进家里的人带来的。

但那个人是不是林婉的人我们无从查证,不论是一个教训,还是威胁,都不是我们现在所能得知的。

我们一步一步走着,林子里开始潮湿,衣服贴在身上十分难受,胖子气喘吁吁的走在最后面,说道:这走得嘛道啊,二爷,不瞒您说,我原先对您这个行业还蛮向往,现在这么一看,嘛玩意啊,受苦了您内。

我听后笑了起来,队伍里有这么个人也挺好,不缺少欢乐,还能增加一丝乐趣。

阿宇这次背了一把剑,我问他怎么背上这玩意了,又不方便。阿宇只是嘿嘿笑笑,说是三师叔教他的,还不让他外传,气的我当时跳起来一个打了他脑袋一下,我三师叔见了,打了我一下,哎,我这命啊。

我们步行到中午,雷冰很快找了一个空地,熟练的点火,架锅,烧水,煮饭,我们四个人就默默地等着。

很快,饭做好,其实很简单,泡面,压缩饼干,罐头。这些东西容易保存,而且没有火也可以吃。

雷冰吃着饭,把他的一个像是手机的设备给我递过来,手上操作了一下,就显示出了周围的地形。

我看了看绿点所处的高度,很明显,这是地下面,说是地下面也不确切,更像是在一座山的中间。

我看了看周围地形,而后我问三师叔:师叔,附近有什么传说或者宝贝?

三师叔吃了口罐头抬头想了想,说道: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