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埋伏

三师叔,放下饭,清了清嗓子说到:这个可能你们都没有听说过,鬼谷子你们都知道吧,在战国时期,此地又一村名叫鬼谷村,据说是鬼谷子的后人,我觉得但没有那么可信。

在东汉末年,道教盛行,各门派层出不穷,咱们寻宝护卫包括胖子的木偶匠都是那时候创立而出,不过门派多了,那冲突就来了,于是各门各派开始明争暗斗,以至于最后形成了上九流下九流这十八流,而我们寻宝护卫呢,哪一流都算不上,但又舍不出去,故而单单有了咱们一流。

鬼谷村也是那时候争霸之一,但是争斗之后,也没了什么音信。

鬼谷村所用什么术,至今未曾可知。

我们听完后点点头,胖子问到:成老爷子,这上九流和下九流到底指的是什么啊?

三师叔看了看我们说到:告诉你们也好,这上九流指的是捉鬼,擒妖,卜命,开路,渡魂,背棺,黄泉引路,冥河渡人以及阴阳界限。

下九流巫、娼、大神、梆、剃头、吹手、戏子、叫街、卖糖

怎么样,跟你们想的上九流下九流不一样吧。

我和胖子点点头,胖子突然说:等一等等一等,老爷子,别的我还能理解,这下九流这巫和大神我还知道,这其他的怎么回事呢?

三师叔笑了起来,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到:那时候难啊。哪像现在,这娼妓你们认为是那么好当的?但凡一个拿得出手的花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吧,最擅长一手魅惑人的术法,不少厉害的人着了道。

再就是这梆,这敲梆的就是晚上打更得,半夜在路上,没点东西这夜路可走不太平。

剃头的,剃头的,你们可以认为是理发的,但是不光理发,他们的术乃是削人脑袋的,一不注意,脑袋搬家。

吹手,有句话说的好,唢呐一响,要么拜堂,要么天堂。那时候做白事,出了意外,这帮吹手可不含糊,如果你们要是碰到了这种的传人,切记,不可听见声音。

戏子,就是唱戏的。戏曲,三分给人看,七分敬鬼神,可不知请神容易送神难,原先戏台班子出了多少荒唐事,哪个班主和有头有脸的角不会个一手半手。

叫街,臭要饭的,这种人最难对付,往往看着没什么杀伤力,一出手就要你命,会的也杂,东跑西颠,这看看,那琢磨琢磨,不好应付。

最后一个卖糖的,这卖糖的讲究就在那个糖上,弄得跟灵丹妙药一样,不过这个职业实属不多,手艺太难。学会的太少。

三师叔说完猛喝了一口水,我们几个听的津津有味,我接过话来:扯远了,吃饱了咱们赶快上路,距离还有点远呢。

说完,我们开始,收拾东西,突然,三师叔猛的回过头,怒吼到:谁!

话音刚落,嗖嗖嗖,三支飞镖投掷而出,我们立刻侧身躲过。

噗噗噗三声,飞镖入地三指。

我们急忙寻着看去,树林的阴影里,一个身穿黑衣的身影闪身而去,雷冰立刻追了上去,我指了一个方向,让阿宇往那边去,我立刻往另一边跑去。

这个人我们不能放他走,或许他从我们上山就开始跟着我们,也或许在我们家里放猫头老太太的就是他!

我们速度不减,在密林里穿梭,黑影也是左闪右躲,想极力摆脱我们。

眼见就要追不上了,突然黑影前方出现了一个身穿民国服饰的少女,鹅蛋脸,短头发,显得温文尔雅。

黑影虽然疑惑,但还是冲了过去,待到了进前,突然民国少女出手,啪啪啪三声,就黑影击倒,黑影扔出飞镖,民国少女双手突然伸出单子,当当当三声挡下飞镖。

我们虽然疑惑,但还是靠近了黑影,雷冰扑了过去,胳膊肘直接打在了后颈上,黑影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等我和阿宇到了跟前,民国少女吱吱嘎嘎的软了下去,而后,慢慢的被吊了起来,飞速的往我们来的方向飞去。

张浩那个胖子的木偶!

木偶匠,倒真的是神奇。

我们三个拖着黑影回了营地,把黑影扔在地上,找了根绳子捆了起来。

雷冰走上前,啪就是一巴掌,黑影慢慢转醒,我一把扯上她的面罩,卧槽,是个女的!

这个黑衣女人恶狠狠的盯着我们,我蹲在她身边:喂,谁让你来的?

女人白我一眼不说话,我冷哼了一声,掏出匕首,噗的一声扎穿她的脚掌。

我可不是变态,出了很多次任务,才开始,我也是仁慈,结果有几次任务就是因为我的仁慈让我险些丧命,后来我就明白了,如果对方想要了我的命,那我也没必要再仁慈了!

黑衣女因为疼痛大喊,胖子听见了,走过来:哎呦喂,二爷,您呐下手太狠了,哎呦呵,这血呼啦的,姐姐,问您嘛,您就说,您介是干嘛,您至于吗您内?

黑衣女因为胖子的话痨,气的破口大骂,我转动了一下匕首,有问到:谁!派!你!来!的!

黑衣女喘着粗气说到:我家主子警告过你了!你不听!

“你家主子可是林婉?”我问到。

黑衣女一歪头:无可奉告!

我骂了一声站起身来,说道:走吧,不管她了!

“杀了你!我家主子一定杀了你!”黑衣女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我背着装备转过身,对着三师叔他们说:你们先走。

三师叔四人先行离去。

我走到黑衣女人身边说到:你家主子怎样我不管,你现在要没命了,你知道吗?

黑衣女看着我:哈哈哈,成杰,你杀了我你也别想好过,你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死的吗?

我听后一愣,我抓着她的肩膀大声喊到:你特喵说什么!我师父怎么死的!

黑衣女人闭着嘴,一脸嬉笑的看着我,我站起身,转过身,朝着师叔离去的方向走去,咬破了手指涂在玉葫芦上,说道:猫老太太,她是你的了!

我继续往前走,身后传来了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