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黑白

我们慢慢踏入村中,以石碑为界,石碑后的鬼谷村漆黑一片,甚至还怪这一轮月亮,石碑前确实明朗的晴天。

鬼谷村与普通村寨并无不同,木屋,青石古道,只是早在岁月中变得斑驳,青石古道上还长有青苔,踩上去十分湿滑。

我依旧让猫老太太先去探路,我们慢慢前行着,尽管心里十分着急,我在担心二师叔和小曳的安危,他们身边有一个不知道底细的——林婉!

雷冰和胖子走在最前面,四周的房屋十分整齐,尽管早已破败,但依稀能看出这里的繁华,甚至从一些没有了窗户的地方望进去,桌椅板凳一应俱全,就像是鬼谷村的人有序撤离了这里,或者是像是突然蒸发了一样,并不像是因为战乱或者灾祸匆忙撤离的样子。

鬼谷村既然能在那场道门大战中存活下来,绝对不简单,没有本事的小门小派早就丢失了传承,但恐怖的是,这个鬼谷村到底有什么手段尽然无人得知,要说没有人针对鬼谷村显然不可能,当时几乎所有的道门都被卷入了战争,若想他人不知什么传承,要么是杀了,要么就是被用手段抹除了记忆。

我们小心翼翼的前进着,三师叔不是抬头看看天,而后回头看看,我见了,也学着三师叔看了看,除了这个黑白不同的天,也没看出什么不同,我掏出烟来,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只,我们几人站在原地静静地抽着。

根据仪器显示,二师叔的位置就在我们脚下,可是我们冒险进过几家房屋,并没有找到什么可以通向底下的通道。

我抽着烟,在思考接下来怎么办,这里除了遮天给我最大的感觉,就好想了走进了另外一个空间,并不属于我们一直生活的空间中,而且,二师叔的委托令上很明确的写了人任务地点是一座古庙,这里不像是有庙宇的样子。

突然阿宇低声轻呼,指着一个地方说道:你们看那里!

我们顺着看去,不远处的房顶上,站着穿着一黑一白长袍的两个人,一人扛着一个幡,脸上似乎带着面具,看不确切,头上戴着一顶高帽子,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房顶上看着我们。

雷冰慢慢的开始往后撤步,手也慢慢伸向了后面,胖子也开始准备拿出自己的木偶,我见状,急忙拦住,轻声说道:别动,他们没对咱们动手之前别动手。

胖子和雷冰两个人慢慢撤出了自己的攻击状态,鬼谷村的手段从没外露,冒然进攻很可能着了对方的道,我最喜欢打的就是这种没有一点底细的仗。

我也不可能就这么放任他们盯着我们,我掐了个咒,把猫老太太叫了回来,让她盯着那两个人。

我们开始往前继续前进,之后我们才发现,这一黑一百两个人是跳的,双脚起跳,而且距离很远,速度很快,距离我们只有二十来米,一直保持着,这个距离,按照他们的速度,可以一瞬间就到我们身边。

这两个人无论起跳还是落地,悄无声息,猫老太太始终跟在我们周围。

走了不知道多久,这里的时间似乎很混乱,阿宇进来之前特意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十五分,现在依旧是,可我知道,我们在这里顺着这条似乎永远走不到头的青石古道,走了差不多快5个小时了!

我示意大家停下,我想三师叔投去了询问的眼神,三师叔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跟着我们的一黑一白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让雷冰现在这里暂时扎营,歇一会儿。

我们原地休息,雷冰从不远处的一座小屋子里拿出了一些柴火,可就雷冰刚刚点起火来,一黑一白两个人瞬间攻了过来!

我们立刻闪开,两个幡打在地上,轰的一声,地面震裂,我们都是一愣,而后都迅速反应过来,我大喊:干他们!

而后身子一翻,迅速拔出了我的匕首,穿着白袍的,直接冲我过来,举着幡直接打了下来,我架起匕首挡住,铛的一声,我直接被大力震飞,虎口震出了血,白袍一蹦一蹦的朝着我迅速逼近,我急忙让猫老太太迎上去,可就一个照面,白袍就用幡上的白色绳子缠住了猫老太太的脖子,绳子上面的纸钱沙沙作响,猫老太太的脖子上出现了鲜血。

我愣住了,猫老太太险些弄死我们,甚至差点把胖子杀了,而现在,只不过一个照面竟然就被制服。

猫老太太开始不停地痛苦的嘶吼,我见状,急忙想要请出踏云犀,结果刚刚咬破手指,白袍人瞬间就讲猫老太太抛了过来,我见状没有办法,只得先将猫老太太收了起来。

白袍人顺间出现在我眼前,举着幡就从空中砸了下来,我只能急忙多开,可无论怎么多,白袍人不近不远总是正好出现在我身前。

我只能拼命闪躲,抽空看了一眼三师叔那边,胖子已经祭出了木偶,四个人对上了黑袍人,可黑袍人不落下风,游刃有余,甚至一度将四个人压制的死死的。

我大喊一声:快汇合!

四人听到紧忙和我站到了一起。

我们围城一个圆圈,背靠背站好,这样能最大限度增强我们的防御。

黑白见到,也不再动,一左一右站在我们两侧的房顶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我们。

我示意胖子先用木偶探探什么情况,胖子点点头,手指开始抖动起来,木偶也瞬间冲向了空中,直接冲向了白袍人,白袍人和黑袍人直接一挥手中的幡,幡上的绳子变长,白袍人缠住了木偶的脖子,黑袍人缠住了木偶的左腿,两人猛地一使劲,咔嚓一声,木偶在空中被解体,脑袋和身子落在我们面前,胖子好像是收到了很大的冲击,闷哼了一声,之后再次抖动双手,木偶开始尽然瞬间复原。

我心凉了,这一黑一白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看向三师叔,三师叔拿着剑,也是面色低沉,三师叔悄悄递给我一句话:事情大条了,一会分开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