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白为阳

我紧张的看着周围这黑白两人。

我期望他们两个是人,是人就有弱点。

不过硬碰硬我们绝对不是对手,就从刚刚交战的情况,我们五个一起上估计也难有胜算,白袍子这位似乎能看穿我的想法,每当我想请出踏云犀,白袍子都会用各种手段将我逼迫不得不停手。

鬼谷村到底是个什么所在!

黑白两人见我们没有动作,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幡,嘴里开始念出冗杂的咒语,他们说的话似乎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起码我们听不懂,三师叔见状,大喊一声:分头跑!

我们听到后立刻分头跑去,我担心阿宇,阿宇回头冲我笑了笑,而后直接快速超一个方向跑去。

我心里有些纳闷,二师叔、三师叔还有小曳最近教了阿宇一些什么啊!

我朝着东边迅速跑去,回头看了一眼,黑白两人的幡上面的绳子开始变长,纸钱沙拉拉的作响,两根绳子在天空盘旋,很快凝结在了一起,像是一个打蜘蛛网一样,将天空罩住,而后两人对视点点头,白袍人朝着我的方向蹦了过来,黑袍人则冲着三师叔而去。

我没法分心担心其他人,只得加快步伐,这像是鬼谷村从前的一条窄路,周围的木屋也开始变得稀疏起来,我回头看去,白袍人一蹦一蹦的跟在我身后,像是一个幽灵一般,我急忙咬破手指,抹在玉葫芦上,可是,玉葫芦没有任何反应,我低头看去,精血虽然被吸收,但玉葫芦显得暗淡无光,我又尝试去喊鼠老和猫老太太,但是没有一点反应,我甚至能感觉周围的气场好像在压缩。

我加快自己的步伐,左转右转,可始终摆脱不了后面的白袍人,我掏出包里的匕首,我这次出门长了记性,特意多带了一把,这把我打算偷袭后面的白袍人。

我更加快速的跑起来,想让自己的速度提到机制,我纵身跃起,身子往后转,同时将匕首掷了过去,白袍人侧身一躲,匕首划过,将白袍人的面具打掉,白袍人落在地上,低着头,我也因为惯性,重重的摔在地上,我将自己撑起来,确保随时能应付突然的攻击,我警惕的盯着眼前的白袍人,白袍人低着头,身体开始抖动,不一会儿就听到白袍人开始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笑声甚是瘆人,白袍人慢慢抬起头,高帽子下露出一只血红的眼睛,头发挡住了一半脸,看不出具体长相,白袍人只是咯咯咯的笑着,看着我用沙哑的声音开始慢慢说起话来,我听不懂他说的什么,只是越说越激动,而后猛地朝我蹦了过来,我转身就跑。

我迅速打开背包,拿出了勾魂棺,白袍人见到勾魂棺尽然速度一顿,而后惊恐的说到:鬼差棺!

我一愣,这货竟然认得这玩意,我站定脚步回过头,白袍人看着我,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你怎么会有鬼差棺,你到底是何人!

我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宝贝,是我刚刚入行时接了一个委托,在西北一座古洞中发现的,后来因为委托人中途不听劝,非要打开看看,把自己弄死了,宝贝自然我就收下了,后来用过几次,发现也就是能将人的魂收进来,后来看了师傅的笔记才知道还有一个放魂的功能,白袍人这么一问我,我不知道怎么回到,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到:我捡的。

白袍人听见后,明显愣住了,过了一会,脸色阴沉下来,沙哑的声音开始变得愤怒起来:捡的,你告诉我哪捡的,我倒想多捡几个!

而后,白袍人瞬间冲我崩了过来,我急忙拉开棺材,没反应!

我大骂了一声,抽出匕首迎着白袍人冲了上去,白袍人白袍子的袖子一挥,打在我身上,看着软绵绵的袖子,打在身上无比的疼,我倒吸一口凉气,忍着疼,匕首挥了上去,白袍人轻描淡写的一挥胳膊打在匕首上,就像是两块铁相撞一般,顿时我手震得生疼。

我落在地上,而后快速跑了起来。

老子惜命!我可没打算来个鱼死网破!

白袍人见我又跑,大骂一声:你跑什么啊!麻烦死了!

我听你那个,活着比什么都强!我速度不减,更加快速的跑了起来,很快我听见了潺潺流水声。

这里有水?我虽然疑惑,但是往水声那边跑去,有水,起码我可能可以反杀!

我加快步伐,身后的白袍人速度也开始加快,一蹦一蹦的,我甚至都纳闷,这玩意是不是只有一条腿。

很快,我就发现前面似乎到了一个类似于花园的地方,周围长满了鲜花,在这月光上发出光彩,十分好看,不远处有一座石桥,桥下就是潺潺流水。

桥边有一棵大树,上面长满了金色的果实,看到这一幕,我差点忘了自己身后还跟着一个想要我命的东西。

我迅速跑进花丛中,回头看去,白袍人站在花丛外,眼神里全是怨恨,还有一丝恐惧,我跌坐在地上,我活下来了。

白袍人忌惮这个所在,不敢踏入一步,但也米有离去,只是静静地站在花丛外,我抬起头,顿时更加惊讶,花丛的上空尽然是晴朗无比的蓝天,我慢慢站起来,仔细看去,果然,白黑有明显的界限,花丛外还是高悬明月的晚上,可花丛内确实晴朗的蓝天。

我顿时觉得奇怪,但我也说不上到底怎么回事,我看像白袍人,白袍人盯着我,我说道:大哥,大哥,是我不懂事,你为了啥啊,一定要杀了我。

白袍人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沙哑的声音说道:鬼谷村从来不进生人,况且你们尽然还敢乱动村里的东西。

我想了想,看来是雷冰拿了那些柴火的原因,我双手握拳,冲着白袍人说道:是我们不懂事了,您大人有大量,饶我门一回。

白袍人听我说完尽然哈哈大笑起来,只是那笑声就像是让人掐住了脖子,白袍人笑累了,看着我:你们这些外人可曾饶了这鬼谷村!

我愣住了,我这第一次来啊,怎么就扯上饶没饶鬼谷村了,我刚要解释,白袍人抬起胳膊指向我,我这才发现,白袍人的胳膊和手早已干枯,皮紧紧包着骨头,白袍人情绪开始极不稳定,说道:你是哪个传承!

这货不是当年道门大战活下来的吧,这多少年了,一千八百多年了。

我摆摆手,说道:大哥,叫您大爷吧,您是道门大战存活下来的?

白袍人满脸疑惑,说道:什么道门大战?

额,我一时语塞,甚至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偷偷的尝试了一下勾魂棺,没有反应,看然这里绝对有什么东西限制住了这些宝贝。

白袍人似乎看到了我手中的勾魂棺,又问我:鬼差棺到底怎么来的!你是什么人?

我无语了说道:这真是我捡来的,我是寻宝护卫,听说过吗?

不说还好,说完寻宝护卫,白袍人瞬间暴走,大喊一声:白为阳!我要了你的命!

白袍人瞬间冲进了花海,白袍人进入的一瞬间,花海里的花尽然开始朝着白袍人围了过去,白袍人只是一震,花丛散开,干枯的手直奔我喉咙而来,我见状,也不闪躲,掏出匕首迎了上去。

既然跑不了,那就战吧!

匕首撞上干枯的手掌,我双手紧紧握住,抵下这次进攻,白袍人身子一翻,猛地踹了我一脚,我两个胳膊急忙架住挡了下来,但也被踹飞了很远。

我稳住身形,脑子里开始思考师父笔记上的一切,白袍人呢,再次被花海围了上去,照旧震开,攻了过来,白袍人右手上发出阵阵白光,我能感觉到眼前的空气似乎在被压缩,我急忙调整状态想要硬接这一下。

轰的一声,我身边刮过一针劲风,眼前突然被一丛丛鲜花挡住,鲜花慢慢散去,白袍老者也撤出了鲜花丛外,我回头看去,石桥断裂,不远处的墙壁上,还有一个深深的大洞。

我咽了口唾沫,要是刚刚硬接下来,我没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