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彼岸花、菩提树、奈河桥

我长出一口气,白袍人气喘吁吁地站在花丛外,我瘫坐在地上,我没力气了,跟这个白袍人交手比跟徐福打架还累。

徐福起码知道底细,面前这人完全不知道底细,甚至他所用的什么的手段都不知道。

白袍人说道:死老太婆,这人你是要硬保吗!

我疑惑的四周望了望,没看见有人啊,我指着自己说道:你在跟我说话?

“跟我说话。”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回头望去,河对岸,轻步婀娜的走来一个女子,身上的旗袍将曲线勾勒的十分诱人,女子轻轻挥着纸扇,脸上带着说不尽的万种风情。

我警惕的往一旁挪了挪,不知来的是敌是友,而且,断裂的石桥正在慢慢复原。

这个女子站在我身边,闭着双眼,轻轻地笑着。

这一笑。真迷人。

白袍子说道:这小子是寻宝护卫,村里的规矩你忘了吗!

女子纸扇轻轻捂着嘴笑了笑,说道:规则自然是没忘,不过,这是我的底盘,轮不到你插手。

白袍人叹了口气,说道:也罢,不过,这小子的鬼差棺,我一定要拿回来。

说完白袍人一蹦一蹦的离开了这里。

我望向眼前的女子,女子依旧闭着眼笑着,眼睛弯成一个月牙状,我还没开口说话,女子说道:长得倒算帅气,不过,你的祖上没告诉过你,不要踏入鬼谷村吗?

我站起身,说道:没有,我是来此寻人的。

“哦?”女子饶有兴趣的转过身,“寻人?寻谁呀?”

我定了定神。眼前这个女人一举一动太过诱人,我心里一直默念着清心经,让自己镇定下来,我说道:我师叔和师妹前不久跟随一个女子前往了这里。

女子笑了起来,说道:未曾见过,不过,小子,你既然来了我这里,那你就是我孟婆的了!

孟婆说完,眼睛猛地睁开,我惊讶的发现,孟婆的双眼全是黑色,没有一点眼白,嘴巴直接列到耳朵根,满嘴的尖牙,像蛇信子一样的舌头吐了出来,我还未反应过来,女子直接扑了过来。

我服气了,怎么话说一半就要直接开打。

我闪开,依旧是做出了防守姿态,我要先探探她的虚实,要是跟白袍人的手段一样,那真是不好对付。

孟婆一次未击中,一挥扇子,我身边的鲜花开始朝我疯狂围了过来,我连挥匕首,将围上来的鲜花劈开,而后率先发动了进攻,匕首刺过去,孟婆闪开,我快速补上一脚,孟婆直接用扇子挡开,我站稳脚步,再次攻了过去,孟婆连连闪躲,而后落在树上笑道:有些本事,我说怎么阳都没能杀了你。

阳?我想了想,是白袍人,他原来叫阳啊,刚刚打我的时候大喊了一声白为阳,我还以为什么招式呢。

我一刻不敢放松,紧盯着孟婆。

见孟婆没有动作,我也不动,敌不动,我不动,尤其在不知敌人底细的情况下。

我问道:自打进入鬼谷村开始,先是一黑一白两个人,再就是你,一听到我寻宝护卫的身份都要杀了我,我能问问什么原因吗?

听到这,孟婆哼了一声,倒没攻击,而是说道:入行不久吗?还是你家大人没告诉你?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什么原因。

孟婆坐着树上,左腿搭在右腿上,身子问问前倾,说道:算了,让你死的明白点!鬼谷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都是拜你们寻宝护为所赐!

1800年前,道门大战,天下几乎所有道统都参加了战斗,都是为了争那徒有虚表的名利,鬼谷村当时没有参加!我们不屑于那种东西,我们只想安安稳稳过自己的生活,甚至,还救治了很多伤者。

没想到,救治的一名伤者泄露出了天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于是,当时几个道统就联合想来探探鬼谷村的虚实,要是能为自己所用,那就是多了一个胜利的资本。

可鬼谷村所在哪是那么好找的存在,我们为避免被外人发现,甚至在这大山中布下了层层禁制,可万万没想到,还是找到了我们,找到我们的就是你们——寻宝护卫!

鬼谷村外聚集了大量的道统人员,我们起初并不在意,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并不打算同天上争锋,没想到,竟然有人觉得我们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发动了进攻。

说到这,孟婆抬起头,我能看到她脸上有泪痕,孟婆继续说道:都说天下不知鬼谷村的手段,不知鬼谷村的底细,这个村子,就是鬼谷村的手段!那一战,鬼谷村死伤无数,可我们也让那帮道统发现鬼谷村绝不是软柿子,自此以后鬼谷村规矩凡是外人均不得入村,外人也不再进行救治,寻宝护卫,见之杀之!、你以为为什么单单多出一流给了你们寻宝护卫!为什么你们可以在那场道门大战中存活下来!

我听完,心里一凉,这他喵地,祖辈留的债,还得我们小辈来还,我更加恐怖的是,林婉知不知道这一点。

我说道:我也只是为了讨碗饭吃,确实没听祖辈上说过。

孟婆不屑一笑,说道:规矩就是规矩,今日我留你不得!

孟婆说完,周围的鲜花突然变成一只只毒蛇,直接冲了上来,我紧紧握住匕首,将袭上来的毒蛇一只一只劈开。

孟婆就坐在树上,轻声念到:彼岸花、菩提树、奈河桥,在这里死,也算是你的造化。

我感觉自己的力气即将用光,手上的匕首越来越重,这样下去,我迟早死在这。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许可以保住一条命,我奋力的劈开身后的毒蛇群,冲出了花丛。

站在花丛外,果然毒蛇不再进攻。

想的没错,孟婆只能负责花海区域。

我长出一口气,孟婆从树上下来,站在花丛的边缘说道:你给我过来!

我扶着膝盖,喘着粗气,笑着说道:回去让你杀吗。我先走了。

“走?”突然我身后传开一个沙哑的声音。

我慢慢的回过头,果然,阳正站在我身后的房屋上,我大喊道:你不是走了吗!

阳阴险的笑着,说道:走?我还要杀你呢!寻宝护卫!

我叹了口气,跑!

我说道:我们绝无此意,之前的事我也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