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无名4

瑞雪,又是年关了,与此同时,天华帝国的穆府一派喜庆的景色,穆府的当家人穆天意是天华帝国的一位高官,伴君左右。

与此同时,穆府的一座院子里,穆府的公主——穆雪缘正在屋外赏雪戏玩,这时丫鬟急忙上前:“小姐,不在屋里好好待着,出来着凉了了可怎么好,夫人说等等带你去看烟火跟赏年会,快些回屋换一下衣服吧。”穆雪缘听到后,开心的笑了:“真的?!快些快些。”而后拉着丫鬟回了屋子。

不多时,穆雪缘便换好了盛装,小脸粉扑扑的盯着窗外的皓月,眼睛里充满了幻想与思念。

丫鬟将一条兔子皮毛的围脖围在了穆雪缘的脖子上,一身红色的盛装,再配上这白色的兔子围脖,当真是好看之极。

这时一个身影闪进了这个院子,人影悄悄的来到了侍卫的身后,右手从袖口里猛地伸出了一把细短的匕首,左手猛地捂住了侍卫的嘴巴,匕首猛地刺了下去,出刀的角度,速度以及鲜血喷射出的角度,显得老练之极,一片血花后,侍卫倒在了地上,如果俯视去看这个院子的的话,能看到院子的各个地方已经倒下了十几名侍卫。

人影几个纵跃来到了穆雪缘的窗前,隐藏好了身影,抬眼便能看到正在出神的穆雪缘,黑影身着一身蓝衣,看着穆雪缘微微皱眉,而后猛地朝窗户冲去,右手的匕首再次伸了出来,上面的血还温热,匕首直指穆雪缘,穆雪缘见正冲过来的人只是轻嘤一声,愣愣的呆在原地,丫鬟见了大叫一声,待的近了一些,蓝衣人脸上显出了一丝惊讶,匕首猛然收了回去',侧身翻进了屋内,将那兔子皮毛的围脖拽了下来,侧翻在地,丫鬟急忙上前护主了穆雪缘,蓝衣人与穆雪缘对视,各显惊讶,穆雪缘大惊:“是你!”

这时,侍卫破门而入,蓝衣人见了急忙从另一侧的窗户冲了出去,侍卫见了急忙去追。

丫鬟从地上捡起一物,对穆雪缘说:“小姐,这好像是那个人掉的。”穆雪缘见丫鬟手中握的物件是一个月形玉佩,穆雪缘接过,轻声说:“没错,是他。”丫鬟问到:“小姐,他是谁呀?”

“你莫要多问,速去再取一条围脖来。”穆雪缘支开丫鬟。

丫鬟见小姐不愿多说,也不好多问,便骂了一句:“真是坏蛋,连小姐的围脖也要掠走。”便去取围脖了。

不多时,一个金融华贵的妇人走进屋里,忙问:“缘儿未曾出事吧。”穆雪缘见母亲进来急忙回到:“母亲,女儿未曾出事,只是……”穆雪缘止住话语,让下人退下,带母亲来到桌子前坐定,取出玉佩说:“母亲,可还记得这个玉佩属于何人吗?”穆雪缘的母亲李沫晴见了玉佩很吃惊,而后说:“凌月!是他!”

穆雪缘今年二十三岁,应该追溯到十七年前,那时候,穆雪缘六岁。

当时,穆雪缘居住在一个村庄里,父亲拼命苦读,想要考取功名,而母亲则操持家务,穆雪缘小时候便自己一人出去玩,那时,村南,村北分成了两派人,可是哪一派都不带穆雪缘,毕竟,在他们眼中,穆雪缘只是一个外人,而且有时候两派人还会合起伙来欺负她,那时,总会有一个人出来帮她,那个人就是凌月。

凌月并不是他们村子里的人,他是在外流浪的一个孩子,自己住在一座破庙里,原先那庙里本有一个和尚,他见到凌月时是在一个月光很亮的地方,于是便给凌月起了这样的名字,也算是借临月之意。

和尚教他武功,教他佛理,教给了他许多许多,和尚不久便死去了,只剩下他一人,他自己住在那个破庙里,这些都是凌月讲给穆雪缘的。

之后呢,穆雪缘经常跑到破庙里去寻找凌月,而凌月有时也会跑到穆雪缘家里帮点杂活,混口饭吃,那是凌月同穆雪缘最一块的过了三年。

后来,穆天意考取了一个小的功名,家里有了一些改观,修正了房屋,请了佣人。

有一次,穆雪缘前去破庙里寻凌月,可是却被一群狼给围上了,落入绝地的穆雪缘被凌月救起,凌月孤身一人挡住了群狼,让穆雪缘速去逃命,穆雪缘跑回家跟母亲说了此事,母亲听了,急忙派人去救凌月,可等到了时,凌月早已被咬成了重伤,趴到在狼的尸体上昏了过去。

家丁将凌月抬会家中救治,可是依旧未见起色,穆天意听说了此事,大发雷霆,说这是要坏了运头,便派人把凌月扔回了远处,穆雪缘为此大哭了几日,再去寻时,早已没了凌月的踪影。

后来,穆天意进京做官,聚家搬迁,而那时的穆雪缘心中始终牵挂着一人。

一晃便是十七年。

而如今,凌月又回到了穆雪缘的身边,只十七年后的第一次见面,竟然险些要了穆雪缘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