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战阳

我一边跑一边大喊:之前的事我没有参与,没有办法,何苦呢?

阳追着我说到:父债子偿!

我沿着道路飞快奔跑,阳的实力刚刚见过,估计没错的话,黑白为阴阳,阳绝对是硬碰硬的高手,我现在也不能再进花丛,里面的孟婆更恐怖。

可惜了那么好的身材。

耳边的风神越来越大,很快我发现前面跑过来三个黑影,我心凉了,这后面的追的还没摆脱,前面又来了堵得,我反握匕首,心一横,拼了,拼出一条路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我朝着黑影快速靠近,很快,我笑了起来,来的人是阿宇他们。

胖子见到我身后的阳,手一挥,木偶瞬间出现在我身后,双手变成刀刃,拦下了阳,我来到他们三人身边,长出了一口气。

我回头看去,木偶缠着阳,每一次的进攻都被阳轻易化解,阳拉开身位,看着我们,胖子操纵木偶来到我们身前,我这才有机会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了?

雷冰说到:被赶过来的。

“啊?”我很疑惑,黑袍人去追我三师叔,阳追我,雷冰他们三个是分开行进的,怎么会被追到一起呢?

阿宇身后的剑握在手里,说到:追我们的东西不像在追我们,想在驱赶,把我们三个驱赶到了一起,后面就是无止尽的攻击,所有人跟黑白两人一样,带着诡异的面具。

我虽然不解,但没有过多追问,我看向阳,阳还是静静的站在那看着我,孟婆呢,慢慢的走到了花海边缘。

胖子斜了一眼,双眼顿时瞪大,说到:乖乖,好嘛,二爷艳遇不浅呐。

我白了胖子一眼,什么艳遇,差点没死她手上。

我说道:胖子,花海了那个你要是喜欢,一会你自己进去追!

胖子嘿嘿的笑起来:好嘛,二爷成人之美啊,您介是好人啊。

我心里暗爽,我好人?一会儿就给你扔进去,体验体验什么叫桃花劫!

我们几个紧盯着阳,胖子操纵人偶立在我们身前。

胖子的眼睛时不时的瞄向孟婆,孟婆用扇子挡着嘴,眼睛笑成了两道月牙,朝着胖子勾了勾手指,胖子见了,还嘿嘿的笑了笑。

这胖子,好色!

阳终于动了起来,一蹦就来到我们身前,胖子双眼一蹬,手指开始跳动,木偶直接扑向了阳,我和雷冰见状,也是迅速往两边跑开,一左一右朝着阳攻了过去。

阿宇身后的剑也抽了出来,朝着阳刺了过去。

阳斜眼看了看,双手合十猛地砸在地上,轰的一声,地面碎开,瞬间巨大的冲击力将我们全部推开。

雷冰稳住身形,再次冲了上去,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抬起胳膊,朝着雷冰直接打了过去,雷冰反握匕首,想要硬接下来,我见状大喊:别接!闪开!

阳这一掌的威力,我见识过,要不是孟婆用花海给我挡下来,我现在早就死了!

眼见雷冰躲不过,我奋力将手中的匕首掷了过去,阳侧身闪开,雷冰也急忙跟阳错开身位。

我们几个迅速跟阳拉开距离,跟阳硬碰硬绝对行不通。

孟婆在我们身后的花海里面笑出了声,说到:几位不妨来我这花海歇息歇息啊。

看的出胖子动摇了。

进花海,绝对行不通,先不说孟婆,但是那无穷无尽的花海就够让人头疼。

阳负手站立,脸上充满不屑,我们现在进退两难,跑肯定是跑不过了,打也打不过,硬拼下去倒是有可能,但最大的可能要折上一个。

这个险冒不起。

我手摸向腰间的玉葫芦,在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玉葫芦就像是跟我失去了感应,踏云犀、鼠老、猫老太太都没了动静。

阳似乎发现了我的小动作,说到:白费力气,寻宝护卫到了你这一代还真是没落了。

我说道:我来此不为别的,只是我的亲人到了这里来,我是来寻他们的。

阳一听似乎来了兴趣,说到:这除了你们未曾来过人,你不妨说说,我有的是时间听你们讲,不过,你最好快一点,阴对上的那个老头子不简单,我着急过去看看。

我听到后到是松了口气,三师叔没有危险,听阳的意思,三师叔好像都不落下风。

我继续说道:我的一位师叔和师妹跟着一群人来了这里,我们根据定位找到了这里,没想到误入鬼谷村。

阳若有所思,许久才说道:你们成家人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

卧槽!这就有点耍无赖了,好说歹说都不行,这不就是说白了今天必须让我死吗。

阳双手垂在身边,说到:罢了,快些杀了你,快些结束。

说完阳直接动手,我手上没了武器,只得快些闪开,胖子急忙操纵木偶迎上阳,阳直接一摆手,木偶再次碎开,胖子这次嘴角直接溢出鲜血,但很快,木偶又慢慢拼接回去。

我跑到我匕首旁边,捡起匕首,大喊一声:快跑!

而后带头跑了出去,雷冰几人见了立刻跟上我的脚步,阳愤怒的大骂道:跑你妹啊!有病吧!

阳又开始一蹦一蹦的朝我们追过来。

我边跑边问胖子:胖子,你在这怎么能用木偶?

胖子的木偶应该就是道门里面所说的器,就木偶这个灵活度,绝对不是说靠胖子手上几条线可以做到的。

绝对是气,就是师父所说的气,我的玉葫芦、勾魂棺都是要靠气,但在这里我跟他们失去了联系,我能感觉到,但是我无法调动他们,胖子气喘吁吁的说到:哥哥,好嘛,等会说不行嘛,您介是玩我啊!

“您能说完这句话,早说了!”我骂了胖子一声,胖子大喊:我把气用线引出来的!

我听到后,大概明白了什么意思。

胖子并不是不受影响,这里也不是断绝了我们和器的联系,胖子通过线,将气一点一点引出来,从而达到操纵木偶的目的,我想到了办法,我迅速将玉葫芦和勾魂棺分别用两只手握住,开始尝试催动体内的气,果然气一点点的从体内涌进去。

我心里开心了,但是就目前这个速度,估计得15分钟。

我看向雷冰:十五分钟。

雷冰先是迟疑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

阿宇和胖子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意思,三人迅速拉开,将我挡在了身后,阳似乎惊了一下,但很快就直接打了过来。

我尝试加快气的速度,但是只要我想调动大量的气,就会被中断,无奈我只能慢慢的调动。

雷冰和阿宇贴向了阳,一起打了过去,阳用双手直接挡住,直接一推,雷冰和阿宇就被推飞出去,胖子用木偶缠住阳,阳被木偶缠的不耐发了,直接一拳将木偶的身体打穿,胖子口中狂喷出一口鲜血,而后倒在地上,木偶也失去了动力,点在地上。

雷冰和阿宇站起身,再次冲了过去,阳看了我一眼,似乎发现了我想干什么,直接冲我蹦了过来,雷冰跳起来,直接撞向了阳,阳斜眼看了一眼,手一扇,雷冰在空中转了几圈落在地上,阿宇的剑也被阳单手握住,即将连同阿宇一块甩飞出去,阳抬起手,冲着我直接拍了过来,眼见就要到我面前,木偶尽然来到阳的身后,猛地抱住阳,我转头看了一眼,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行了,用一只手艰难的操纵的木偶,木偶紧紧的抱住阳,阳两个胳膊在使劲挣脱束缚,木偶的胳膊咯吱咯吱的作响,胖子依然双手弹拨的力度也吃力起来。

雷冰站起来,踉跄着朝着阳走过去,阿宇用剑撑着站起来。

我看着心里更是着急,但我又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现在我必须坚定心神,我手中的玉葫芦和勾魂棺我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现在绝不要孔功亏一篑。

阳大喊一声,砰的一声,木偶碎开,胖子的手腕也是卡吧一声,雷冰和阿宇一左一右死死的抱住了阳。

阳也只是微微一用劲,两人就被震开。

“成了!”我喊了一声,咬破指尖,直接一口血喷了上去,顿时玉葫芦开始冒出屡屡青烟,踏云犀一声怒吼站在了我身边,一个黑影将雷冰、阿宇、胖子拽到了我身边,正是猫老太太,鼠老也站在我肩头。

阳看到眼前的一幕,愣住了。

我看着鼠老,说到:还好还好。

鼠老说到:这里的禁制不简单,比洞里还要强上许多。

我点点头,看着阳说到:既然如此,握手言和如何?

阳咯咯咯的笑起来,说实话,他笑起来真的很瘆人,很难听,猫老太太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阳说到:就凭你吗?

鼠老说到:鬼谷村的看门人之一的阳?

阳看向我这边,见到我身上的鼠老,问道:你认识我?

鼠老点点头,说:谈不上,不过,今天你带不走这几个人,就此作罢,意下如何?

我心里很是纳闷,当初收了鼠老时,包括后面我误入四门,鼠老都是胆小怕事的存在啊,可现在听他的意思,似乎认识阳,鼠老倒是一缕残魂来到了这只老鼠身上,难道鼠老是当时道门之战的人?

阳问道:你是何人?

鼠老摆摆他的小爪子说到:我是何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