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辞职?最后的晚饭?

“其实抛开主观因素不说,阿斯麦尔集团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么果断的辞职,是不是草率了点?”

坐在CBD的一家西餐馆里,沈默有些笨拙的一边切割着牛排,一边问道。

麻辣烫是不可能麻辣烫的。

因为两个人都没有车。

因为出了小区后,街道的转角就是这家「时光荏苒」西餐厅。

几十公里的距离,最终还是将他们两人给劝退了。

“呵,你觉得我应该在阿斯麦尔继续待下去?”

“顶头上司就是你的青梅竹马?”

轻轻笑了两声。

赵静雯伸手将沈默的餐盘端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将牛排一点点切割成了模样均匀的小块。

沈默:……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被几个女人夹在中间这种事,滋味确实不怎么好受。

“我会跟霍岚解释清楚的。”

“她从小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丫头。”

无奈的解释道。

眼下这种局面,以他的咸鱼性格,甚至有点感觉到了烦躁。

“你是不是对不讲道理有什么误会?”

抬起头,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赵静雯动作优雅的将餐盘给他放回了原位,“整个阿斯麦尔的人都知道,他们未来的继承人是出了名的蛮横无理。”

“我的上一任,在这个岗位只待了三天不到。”

光速被打脸。

让沈默的眼角忍不住狠狠的抽搐了好几下。

然后果断的选择了岔开话题,“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咱们国内也有不少优秀的企业你可以选择,实在不行我让楚岳来帮帮忙。”

拖一个倒霉蛋下水,总好过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

什么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

我惹得起哪个嘛?

老子一个都惹球不起!

“我工作的事情还暂时不需要你来操心。”

“只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接下来是打算搬家还是换掉手机号码?”

打扮精致的脸上挂满了笑意。

严格说起来,赵静雯的颜值是远远不如楚安容的。

但身上总有一股令人感觉到异常舒服的书卷气。

而沈默现在的脑瓜子嗡嗡作响。

特别是听见了这句话之后,眼角抽搐的更加厉害。

“嘁,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搬家换号码?”

“你觉得我是那种吃干净了就抹嘴不认账的人吗?”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自然明白赵静雯话里的意思。

犹豫了片刻之后,才苦丧着脸说道,“我不过就是一时半会儿还转不过弯来,要不然咱们先接触着试试?”

话音落下。

赵静雯的刀叉在并不算太亮的灯光中,折射过来了一抹寒意。

接触着试试?

听听这话里话外,哪一句不是透出了渣男的本质?

“我怕你试试就逝世,你应该知道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这辈子可以丧偶,但绝不会有离婚。”

后槽牙已经被咬的嘎嘣作响。

赵静雯很想劈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被她这话吓得浑身一个哆嗦。

沈默手上的刀叉险些没拿稳掉在桌上,艰难地挤出了个尬笑,“咱们说话就说话,能不带人身恐吓吗?”

在穿越之前的他,就是因为太了解了赵静雯的性格,所以才导致他们并没有走到一起。

现在只觉得更加压力山大。

“这算什么人身恐吓?”

“充其量就只是说了一点实话而已。”

似乎很满意沈默的这种表情,赵静雯的脸上挂起个恬静的微笑,“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并不跟我在一起,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强迫任何人。”

沈默哑然。

彻底无言以对。

你确实没有强迫任何人,但有一句话不是说的好吗?

强扭的瓜不甜。

但是人家解渴啊……

吃完了这顿食之无味的晚饭,赵静雯拒绝了沈默送她回家的打算。

“接下来我一直会留在国内。”

“回电话回消息,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在坐上出租车之前,她笑着问道。

沈默想也没想,毫不犹豫的用力点了点头……

初春的晚风,夹杂着北国而来的凛冽呼啸而凄迷。

望着远去的出租车最终消失在自己视线的尽头,他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有些事,剪不断理还乱。

沈默现在被一口闷气堵在胸口,彻底打散了他身体里的所有疲倦。

沿着面前这条不知道通向何处的路,一个人慢慢的走了下去……

23:21

把楚安容送回了家之后,季婉又火急火燎的赶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

她参演的电视剧上映在即,包括配音配乐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她都选择了亲力亲为。

坐在专业的设备面前,有些头疼的捏了捏太阳穴。

工作室里已经没有了一个人。

扫尾的工作总算全部完成,季婉给自己泡上了一杯温热的咖啡。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忘记开空调的缘故,直到这一刻她才感觉到了刻骨的寒冷。

随着温暖香醇的咖啡入腹,她冰凉的手脚总算活络了起来。

“为所欲为是轻狂……”

“防不胜防是悲伤……”

“后来才把成熟当偏方……”

耳机里再次传来了沈默所写的《牧马城市》,只不过演唱者换成了国内知名的民谣歌手。

经过木夕的反复打磨和雕琢,不管情绪还是画面都被更加丰满的体现了出来。

“木夕老师说的没错。”

“那只小奶狗究竟经受过多少社会的毒打,才能写出这么虐心的歌词?”

一遍又一遍的反复聆听,也丝毫没有厌烦的意思。

反而把自己带入到了歌词的意境中,让季婉深深陷入到了某种难以名状的忧愁。

半个小时后。

杯子里的咖啡已经被喝完,她用力的深呼吸了几口。

关闭设备。

熄灯。

套上了那件足以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的风衣,快步走出了工作室。

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

季婉不留抬头朝天空望去。

嗯?

洁白的月色,为什么还带着一丝令人心悸的猩红?

下一刻,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就侵袭而来。

门口的树怎么变高了?

自己停着的车怎么好像也变大了许多倍?

张开嘴惊叹的话却没能说出口,“嗷呜~~~嗷呜~~~”

季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