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季婉变身?猫狗相遇了?!

嗷呜~~~?

嗷呜~~~?

当脑海中的晕眩退去,季婉彻底迷茫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人没了?

转过身,看见落地窗里自己的倒影,她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哈士奇?

萨摩耶?

阿拉斯加?

内心仿佛被无数匹羊驼疯狂的践踏而过,她现在彻底迷茫了……

我是谁?

我在哪?

呵呵,这一定是在做梦对不对?

人可以苟,但也不能真的变成狗啊!

就在这个时候,昏黄的街灯下,只见一个人影正慢慢的朝她走了过来。

看上去好像还挺眼熟的样子……

“咦?这里怎么会有一只小狗?”

这不知不觉中,沈默就走到了他跟楚安容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正巧路过了季婉的工作室,本想过来看看有没有人顺带打个招呼,却意外地发现了这只小小的二哈。

是他?

怎么会是这只小奶狗?

不对!

好像自己才是小奶狗……

这辈分忽然开始变得有点乱了?

看着它脸上惊疑不定的模样,沈默忍不住轻笑出声,“你这个拆家的小祖宗,不会是干了什么坏事被主人赶出来的吧?”

季婉:!!!

你才是拆家的祖宗!

你全家都是祖宗!

诶?

这句话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这么冷的天气,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夜恐怕会被冻死。”

“遇到我也算是运气好。”

沈默摇头苦笑。

才捡了一只不怎么靠谱的小短耳,这又遇到了一只明显是被人抛弃的哈士奇。

自己好像是跟这些流浪动物有不解之缘?

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

沈默上前轻轻的把小哈士奇抱在了怀里。

然后招手,打车。

季婉:这家伙不会是想把自己带回家里过夜吧?

我是季婉。

国内当红炸子鸡,娱乐圈的唯一清流。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相信。

今天在我加班完了之后,出门被月亮照了一下就变成了只哈士奇。

紧接着就被一个狗男人给捡回了家里。

我慌极了,现在只希望他没有虐待动物,和某些变态的倾向……

与此同时。

跟父母短暂的相聚之后,楚安容就被他们给毫不留情地赶出了别墅。

楚渭南:你这孩子太不懂事了,应该在第一时间去感激人家小沈才对啊!

孙晴:我不想看到你,请把我的东床快婿请回来!

哭笑不得的踩下了油门。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沈默这个家伙已经成为了他们家里不可或缺的一员,

而且最近发生的这件事,也多亏了有他才能最终得以圆满解决。

想到这里。

她踩油门的力度不由又大了几分。

狗男人……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眼下应该是他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吧?

趁着皎洁的月色,一边抵挡下了变身袭来的晕眩,一边赶回到了在CBD买下的公寓。

原本需要30多分钟的路程,被她一路狂飙到只用了不到20分钟……

火急火燎的赶到沈默家门前。

楚安容想要敲门的手,却很快停在了半空中。

当日在办公室里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虽然对方不计前嫌帮自己化解了危机,但想要解释的话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最终她还是无奈的选择化身成为了小短耳。

既然不知道说什么,那就索性什么也不说好了……

可就在她深处小短爪想要刨门的时候,电梯忽然打开,沈默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怀里还抱着一只小小的哈士奇。

嗯?

小哈士奇?

狗男人这是变心了?

无比委屈的叫了两声,“喵~~~喵~~~”

略显疲倦,正准备开门的沈默见状,顿时眉开眼笑,“哈哈,小家伙,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不是已经等我很久了?”

这年头。

人不如狗。

狗不如猫。

不管放在那个世界,都是至理名言。

呸呸呸!

你都另结新欢了,还要本喵做什么?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立刻就蒙上了层厚厚的水雾。

用小短爪轻轻抓了沈默的裤脚两下。

狗男人,以前见到自己的第一时间都是会来抱我的!

你果然移情别恋了!

嘤嘤嘤……

“我懂,我懂。”

“你们一起抱总是可以的吧?”

立刻秒懂了小短耳的意思,沈默急忙俯下身将它揽入怀中。

小短耳也是猫。

年龄小并不妨碍它傲娇的本性。

可就在一猫一狗目光相互碰撞的那一刹那,时间都仿佛凝滞了。

楚安容:这只哈士奇为什么看起来好眼熟的模样?

季婉:这就是小奶狗收养的野猫?我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

楚安容:喵~~~(你是谁?)

季婉:嗷呜~~~(我是你狗大爷)

楚安容:喵喵~~~(我大爷你一脸,为什么你的声音我有点耳熟?)

季婉:嗷嗷呜~~~(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你的声音有点耳熟了!)

楚安容:喵~~~喵喵喵~~~(狗大爷,你特喵的是季婉?)

季婉:嗷~~~嗷~~~嗷呜~~~(我去年买了个表!你是楚安容?)

两个小家伙大眼瞪小眼。

在沈默的怀中彻底傻了眼。

“呵呵,看不出来,你们俩居然这么投缘。”

“那就先玩一会,我去放水给你俩洗白白。”

见它们相处的还算融洽,沈默这才放心下来。

之前他还担心猫狗不合,给他上演一出世纪大战。

楚安容:……

狗男人你飘了,你知道这是谁就敢给人家洗白白?

季婉:!!!

小奶狗不会是认真的吧?

老娘难道真要在他面前表演果奔?

心底短暂的错愕后,她迷茫的看向了楚安容。

“嗷嗷嗷~~~嗷~~嗷嗷~~”

(这特喵的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们都变成了小动物?)

“喵~~~喵喵~~~喵喵喵~~~”

(应该是跟天上的红月现象有关系,不过你是什么时候变身的?又怎么被沈默带回来了?)

“嗷呜~~~嗷嗷嗷~~~”

(我八辈祖宗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反正我刚才一出门就变身了,然后就被你的姘头带了回来。)

说完,猛地又想起了什么。

季婉赶紧又“嗷嗷嗷~~~”

(你家小奶狗不会是真的要给老娘洗白白吧?)

听到这话,楚安容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作者都不敢写的内容。

一张可爱的猫脸,浮现出了个浅浅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