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敢动老娘?沈默你死不死啊?

季婉感觉自己废了。

不仅眼睛瞎了,就感觉连心都脏了。

沈默这小奶狗竟然真的有耐心给宠物洗澡!

然后接下来……

就被他强按着给洗了个泡泡浴。

这简直就是夭寿了好么?

而变成了小短耳的楚安容,这个女人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从头到尾都变现的异常平静。

甚至还不忘“喵~~~喵~~~~”的幸灾乐祸几声。

不行!

我不能跟小奶狗睡一张床。

眼睛脏就算了,身子千万不能被脏了!

一个念头在季婉的心头闪过,随后便趁着房间里的漆黑,蹑手蹑脚的想要从床上跳下去。

但下一刻她就懵了。

一只温暖而有力的手掌,轻轻的按住了她的脑袋。

“小家伙,不要想等我睡着了去拆家!”

“今晚就在床上睡,敢跑出去我就把你给绝育了!”

沈默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起来。

季婉闻言,嘴角开始疯狂的抽搐起来。

小砸!

还是您会玩儿啊!

绝育?

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都想的出来?

信不信本姑奶奶今晚就先让你们沈家绝了后?

奶凶奶凶的露出了她的两颗小獠牙。

但换来的却是个重重的爆栗,沈默没好气的说道,“别墨迹,赶紧睡觉。”

“不然我现在就带你去宠物医院!”

季婉:……

呵呵,你丫最好期待老娘不会变回来。

不然一定带你去看部电影,名字就叫《最后一个太监》!

睡在沈默枕头边上的楚安容,此刻心里莫名的笑开了花。

对于变身这种事,其实她也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即便是能够凭此陪在沈默的身边,但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条路会走到哪一步?

如今自己最好的闺蜜也有了相同的遭遇。

至少,眼瞎的不是她一个人了……

“嗷嗷嗷~~~嗷呜~~~~”

(姓楚的,你还是老娘的闺蜜了?今晚这事儿你说怎么办吧?)

“喵喵喵~~~喵喵~~~”

(凉拌炒鸡蛋,好吃又好看,睡觉!)

季婉:???

感情你们俩给我在这讲对口相声呢?

不过小奶狗身上的味道,好像很好闻的样子。

Enmmmm真香。

真困。

不管了,反正有楚安容这女人在,还是先睡一觉再说其他的……

当沉沉的倦意来袭。

季婉很快就不由自主的陷入到了深沉的美梦之中。

楚安容用小短爪在沈默的脸上轻轻的刨了几下,然后伴随着他有节奏的呼吸,同样安然的睡了过去。

04:21季婉凌乱的坐在楚安容家的沙发上。

就在几分钟之前,她体验到了一把这辈子从没有过的刺激。

跟自己最好的闺蜜手拉手,从隔壁果奔了过来。

那是真的果奔啊!

连个兜底的都没有你信吗?

老娘好歹也是国内知名的当红炸子鸡,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天!

直到现在才换上了一套楚安容的衣服。

良久之后,她才忍不住开口问道,“所以这就是你跟那姓沈的走到一起的原因?”

身体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有些不自在的磨蹭了几下。

平时口花花也就算了。

真要让她较真,心里还是慌成了老狗。

“这只是一小部分原因吧!”

“有些事情太过巧合,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楚安容无奈的苦笑两声。

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再去处理跟沈默的关系。

只能利用变成小猫的时间,停留在他身边,获得短暂的自我麻痹和平静。

“变身这种事……”

“还能有得救吗?”

沉默了几分钟,季婉忽然话锋一转问道,“咱们不会一直这样吧?”

被她紧张兮兮的样子逗得不由笑出了声。

楚安容点点头,“我也不知道还没有没救,反正我是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随后脸上露出个狡黠的笑意,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你也不用特别担心,变身的时间可以自己掌控,不过……”

听到这话,季婉的眼前顿时一亮。

能自己掌控变身的时间?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好歹不用担心随时都会变成二哈……

“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

“这样吊人胃口,很容易就被打死的你知道吗?”

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季婉悬着的一颗心渐渐放下了不少。

变身这种事,闺蜜有经验就可以了。

“不过,根据我的经验来看,变成动物的时机可以人为的控制。”

“但想要变回人身,就必须要在沈默的身边才可以。”

笑眯眯的说完。

季婉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直接瞪成了二筒。

良久之后,她才表情狰狞的笑道,“放心,这回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再变成二哈了!”

“想要我天天陪你家小奶狗果睡,做梦去吧!”

对此。

楚安容笑而不语……

9:11和煦的阳光透过了窗,撒在了沈默的床头。

一觉睡到自然醒。

这种感觉对沈默来说,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深度睡眠,极大程度的缓解了他过度使用的大脑。

一夜之后,所有的疲倦被扫出一空,整个人都异常的神清气爽。

“小奶猫不见了……”

“嗯?小二哈去哪里了?”

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后,果然不见了小短耳的踪影。

这对沈默而言已是见怪不怪的了。

但随后想到了那个拆家小能手,他瞬间就全部清醒。

在家里翻箱倒柜,甚至还用上了过期的火腿肠。

半个小时后,他终于确定二哈跟着小短耳一起越狱了。

看着被打开的窗台。

他不由陷入到了深深的沉思。

这可是在二十七楼……

小短耳带着它跳楼?

二哈虽然喜欢拆家,但智商不至于亏欠成这样吧?

心底闪过了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随意换上了一身衣服后,便急匆匆的拿起钥匙出门下楼……

当电梯门关山的那一刻。

季婉和楚安容才悄咪咪的从他隔壁伸出了脑袋。

“你家小奶狗不会真以为我们俩跳楼了吧?”

“他的脑子这么不灵光?”

季婉无语,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我强烈建议,要不还是带他去检查一下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