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左边哈士奇,右边小短耳!这是要逆天啊!

沈默现在凌乱了。

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凌乱之中。

整个房间除了窗户,没有任何被动过的痕迹。

两个小家伙想要从家里出去,唯一的出路就是那里。

可楼下没有猫狗摔死的痕迹。

周围的灰尘也没有它们留下来的足印。

这两个小家伙,就好像是飞走了一样,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就在他有些抓狂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阵阵急促的铃声。

“楚岳?”

“这大清早的你不睡觉跑我这里来干嘛?”

没好气的看了这家伙一眼。

昨天晚上还给自己出馊主意来的。

说服=睡服?

狗东西,不当人子!

“还睡个屁的觉啊!”

“你忘记今天是跟阿斯麦尔集团签订合同?”

恨不得直接把车钥匙怼在这个家伙的脸上,楚岳有些抓狂的说道,“你的那个小情人非认定了你不可,要是你不过去,给多少钱都不会同意我们的要求。”

关于参观阿斯麦尔集团生产线的事情。

整件事情的核心全部是围绕沈默来进行运转。

可以说现在长江融创和燕京商圈这两个国内的庞然大物,是生是死都全部系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霍岚?

想到这个丫头,沈默是不是有感觉到了阵阵头痛。

支支吾吾的应付了几声,急忙转身回到房间里开始洗漱。

该来的躲不掉。

反正这些事情迟早需要他亲自去面对……

11:11暂时将小短耳和二哈的事情压下,沈默跟楚岳两人姗姗来迟的出现在了长江融创总裁办理。

“嘻嘻,小默哥!”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过来的,人家已经等你很久了。”

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霍岚直接忽略了楚岳。

笑容甜蜜的朝沈默迎了过去。

“行了,别闹。”

“咱们先把这件正经事情做完再说。”

有些头大的摆了摆手。

说实话,沈默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丫头。

该说的话他都说了。

该做的事他也都做了。

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就只能顺其自然。

“没问题,只要你在合同上签署大名。”

“它现在就会立即生效。”

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霍岚仿佛没有丝毫作为亚太区总裁的这样子。

脸上甜甜的笑容,就像是隔壁邻居家的小女孩。

拿起合同,仔仔细细的反复看了好几遍。

然后沈默的目光才不由自主的转向了楚安容。

后者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他才毫不犹豫的在合同上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小默哥,既然这件事情搞定,我也必须得离开国内了。”

“毕竟离开岗位上的时间太久,司里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

如获至宝的将合同捧在了怀中,霍岚说话的时候神情立刻消沉了下去。

经历过举报楚渭南的事情后,她在国内的永久居住权很快就被人注销。

虽然被解除了禁足令,但双重国籍这种事根本就不被官方所认可,今天就是她被限制离开燕京的最后一天。

听到这番话,沈默笑着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放心,我很快就会到风车国来看你的。”

“只要以后别再瞎胡闹,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

当着所有人的面,再次重申了一下自己的立场。

虽然他现在算是个孤家寡人……

楚安容和霍岚两个女人听到他这话,长长的睫毛同时忽闪忽闪了几下。

却意外地都没有再说什么。

14:25坐在返回风车国的飞机上,从长江融创出来以后,霍岚就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在他旁边的小老外想了想,最终没忍住开口道,“霍小姐,难道我们就这样回去了吗?”

“这次到燕京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收获,我只怕……”

欲言又止的话并没有说完。

阿斯麦尔集团如今的状况并不如外界看起来的这样风平浪静。

所有人都知道,现任的首席执行官不过只是一个过渡而已。

公司未来的总裁人选,依旧处在白热化的竞争之中。

而霍岚就是里面最有实力的一个。

“不,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笑着轻轻摆了摆手。

好像并没有感到任何的紧张跟不安,“只要小默哥能按照合同上的时间,准时出现在集团。”

“那么就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对我构成威胁。”

脸上甜甜的笑容落在小老外的眼里,就像一朵完美盛开的百合花。

青春朝气。

又充满了神圣和庄严。

原本满心的疑惑,都在此刻全部烂在了肚子里。

既然霍岚有了自己的打算,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浴火重生的霍小姐,她什么时候输过?

几乎在同一时间。

坐在楚岳的车上,沈默接连收到了两条短信。

「今天晚上六点半,学校门口的麻辣烫,我们不见不散」

「如果你在玩失踪,后果你知道的」

短信上备注的名称是赵静雯。

沈默无奈的苦笑了两声,随后很快恢复「收到,我一定会准时准点」

“呵呵,我现在都说不清楚,你小子这到底是桃花劫还是桃花运?”

“为什么每个女人都好像对你充满了兴趣?”

坐在驾驶位上,楚岳眼角的余光正好把短信的内容看得清清楚楚。

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就像是喝了陈年老醋。

“你感兴趣的话……”

“要不我都让给你好了?”

正在发愁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

听到楚岳这么说,沈默苦笑着回答。

“可不敢,可不敢。”

“一个小寡妇就折腾了我好几年,你手上的这几个女人可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忙不跌的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楚岳果断的吃起了瓜,“现在事实已经证明,你跟楚安容之间不过是误会而已。”

“难道你就没想过再把人家给追回来?”

当天发生在办公室里的那一幕,他到现在还印象深刻。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没有谁能接受得了这种刺激。

“之前或许是我太仓促了,很多事情都没有考虑清楚和周全。”

“现在就让我们大家都再冷静冷静再说。”

从包中摸出了一根香烟,动作娴熟的点上。

门当户对。

这种观点还真的不算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