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十块钱的麻辣烫!正是履行合同!

晚风之中,麻辣烫的香味飘散了整个街道。

沈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却又忍不住夹起了碗中的午餐肉。

吃麻辣烫就像是有魔力,一旦让人粘上就停不下来……

“呵,你还是跟从前一样这么不能吃辣。”

赵静雯一边说一边抽出几张纸给他递了过去,“这么多年了居然没有一点长进。”

沈默:……

“明明是你吃辣椒的能力太强好吗?”

“这可是你非得的点变态辣!”

端起一杯冰凉的啤酒灌下肚子,总算缓解了几分嘴巴火烧火燎的感觉。

说起这件事他就不由怨念横生。

这女人从他们认识的那天开始,就对吃辣有着特别天赋……

“川妹子能吃辣,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赵静雯说着话,还不忘夹起了一块虎皮青椒放在嘴里。

额。

还是不加醋的那种。

沈默看得只感觉头皮发麻,“所以,你们从小喝的奶里面都是加的辣椒油?”

抬起头,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我们不管上班还是上学,骑的都是熊猫你信吗?”

沈默:???

先撩者贱。

这话果然是至理名言。

“对了,你现在找到工作了没有?”

“上次我说找楚岳帮忙……”

沈默欲言又止的说道。

对于面前的这个女人,他心里更多的其实是歉疚。

虽然他到现在也回想不起来,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了不用你担心我的工作。”

“现在我是燕京商学院的金融主讲师,就算工资比不上在大企业的时候,但至少养活自己没有任何问题。”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赵静雯无所谓的回答。

沈默却是心头一颤。

燕京商学院?

金融主讲师?

要是自己没记错,这可是妥妥的在体制之内!

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能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恭喜,恭喜。”

“那要么今天这顿就算是给你庆祝了。”

发自真心的为她高兴,沈默举起装着饮料的杯子大声喊道,“老板,给我再上两瓶……”

“两串大腰子!”

原本想要啤酒的话,到了嘴边立刻就缩了回去。

上次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他这辈子恐怕不敢在赵静雯面前喝酒了。

“说到认怂这件事情,你果然比任何人都有天赋。”

无奈的露出一个苦笑,赵静雯抬起头目光波澜不惊,“确实你没必要陪我吃辣。”

“习惯……一时半会儿谁都难以更改。”

话里话外都透出浓浓的深意。

却令沈默不知道应该从何回答,只能装聋作哑的当成了耳边风。

“呵呵,这家麻辣烫的味道真不错。”

“简直跟当年一模一样!”

无比生硬的将话题岔开,沈默故作正经,“之前我怎么没有发觉?”

赵静雯嘴角冷笑,“这家店是上个月才刚刚开张的。”

“我们读书的时候这里还是一排网吧!”

沈默:……

这就很尴尬了好吗?

19:31

按照楚安容说的办法,果然成功的扛过了变身。

但季婉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正焦急的在工作室里来回打转。

“你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档期都约好了,费用也都全款打了过去,你现在跟我说唱不了?”

象是一头抓狂的母狮子。

强忍着将手机摔掉的冲动说道,“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就洗干净屁股准备上法院吧!”

眼看着她参演的电视剧就要上演。

《牧马城市》的主唱忽然说要换人,这家伙现在唱不了?

这种事情她岂能忍的了?

“不是他现在不想唱,关键是被狗仔给盯上,说是掌握了不少麻烦的证据。”

“如果你一再坚持,那我没有任何意见。”

电话那头的声音同样充满了无奈。

可娱乐圈向来就是这个样子。

今天不是这个被爆出婚内出轨,明天就是那个凭空多了个十几岁的私生子。

这些破烂事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早就见怪不怪了。

“我去你大爷的!”

“就不能给我找点靠谱的人来?”

郁闷的说完,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季婉现在的心情正处在焦躁不安的时候。

那种时不时袭来的晕眩,还不知道自己能够扛得了多久,还得操心这种事情……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人家沈默嘛!”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这首歌的原作者,而且声音也并不难听。”

站在她身边的小助理,战战兢兢的提出了建议。

让季婉眼前一亮,可很快就又熄灭了下去,“找什么找?”

“姑奶奶就不信在圈子里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了,大不了就多花点钱的事!”

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那幕,她就忍不住浑身火烧火燎。

真不知道楚安容那个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难道就这么甘愿给人家做一辈子的陪睡?

于是。

半个多钟头后。

顺手将电话用力的扔在了沙发上,季婉额头上的黑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窜了出来。

“一帮王八羔子!”

“平时姐姐妹妹叫的亲切,真到了关键时刻,怕是都巴不得看到我出笑话是吧?”

一圈电话打下来,从一线大咖到十八线野模。

愣是没有一个人接她的这个单子。

“所以,您还是不考虑沈默老师吗?”

“我觉得以他的嗓音天赋,很可能会让这首歌质变升华呢!”

小助理显然是被沈默那狗东西给圈粉了。

站在边上,略带幸灾乐祸的不断怂恿。

季婉:……

为什么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地?

或者要不然还是直接让江川跟木夕老师去头疼这件事好了?

20:42

在沈默家门口不远的消防栓旁边。

一只小哈士奇跟一只小短耳相顾无言。

“喵~~~喵~~~~”

(你不是说你不来的吗?现在什么情况?)

“嗷嗷嗷~~~嗷呜~~~”

(我倒了八辈子血霉,有些事情简直一言难尽,你要相信我肯定不是故意来找小奶狗的!)

信誓旦旦的吐了吐舌头。

季婉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蹦出了嗓子眼。

“喵喵~~~喵~~~”

(是的,我信了,你说什么我都信的。)

季婉:RN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