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慕司聿回来了

“姚姚……”听到这句话温雨瓷的泪就止不住了,她知道这次跟上次不同,姚淼这么说肯定是不会原谅她了。

姚淼要坐起来,见状温雨瓷慌忙要去扶,但姚淼将她的手给甩开了,坚持自己硬撑着坐起来。

“温雨瓷,你会难过吗?你还会在意吗?”看温雨瓷哭成这样子姚淼就越发的恼怒,“如果你的世界只能装得下一个慕司聿,那我这个姐妹在你心里算个屁啊?”

这句话问出来,温雨瓷真的感觉像是被上了刑。

同样姚淼也是崩溃,没人知道她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她被封迟锐四肢绑着关在那个废弃的小黑屋里。

铁窗紧闭,看不到一点阳光,在里面压根分不清白天还是晚上,她在里面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她。

封迟锐每天来一次,让她给温雨瓷打电话,但给她打电话永远是关机,那时候她只有绝望,那种只能等死的绝望。

“对不起,姚姚,是我该死,那时慕司聿出事又失联,我就一时冲动……”

“那不是你的冲动。”姚淼打断了她的话,“那是你的本能,你有慕司聿就够了,你不再需要任何人!”

“不是的,姚姚,我需要你,你对我很重要,对不起,对不起……”她说过要好好保护姚淼的,怪她,这都怪她。

“如果我们只是泛泛之交,如果我没有对你掏心掏肺把你当我最亲的人,我也大可不必!”姚淼情绪很激动的说道,“温雨瓷,你这次让我彻底心寒了,我不会再原谅你,永远都不会再原谅你!”

“姚姚。”

“出去!”姚淼很凶的吼道,“我不想再看到你!”

为了不再刺激姚淼,温雨瓷只能是先出去,出去之后便依靠着墙慢慢蹲坐在了地上。

她知道她这次已经彻底伤了姚淼,温雨瓷狠狠的打了自己两耳光,她怎么把封迟锐说过的话忘了?

温雨瓷,你真是活该!活该!

温雨瓷在她病房外哭了好久,林修来时看到这种情况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意识到有人来了,温雨瓷忙擦了擦泪,看了林修一眼,很尴尬的说道:“林助理。”

“温医生,你还好吗?”林修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温雨瓷忙掩饰的一笑,林修便说道:“警局那边应该立案了,这两天警察可能要过来找姚小姐做一下笔录。”

温雨瓷往病房里看了一眼,上次的事情姚淼就有了心理阴影,更别说这一次了。

她报警也没有经过姚淼同意,警察上门让她再把事情说一遍,无疑是揭开她的伤疤。

“不好意思,林助理,能不能跟警局那边商量一下?姚姚现在心理还没有恢复好,身体也虚,做笔录的事能拖一拖吗?”

“好。”林修回道,“我找个特护过来照顾姚小姐,温医生,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我自己在这照顾她就好,你赶紧去忙吧。”

林修只能是点了点头,他离开之后,姚淼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看到她出来,温雨瓷特别紧张,慌忙的说道:

“姚姚,你现在身体还虚,还是应该卧床休息,你想要做什么吩咐我就可以了。”

“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姚淼说的很决绝。

温雨瓷什么都说不出来,她知道这次她对姚淼的伤害太大了。

“好,那我找特护给你。”温雨瓷只好是做了让步。

温雨瓷给姚淼找了最好的特护,之后便离开了医院,那种自责和难受足以把她凌迟。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慕司聿打来的,看到他的电话,她情绪有些收不住,接起来说话的瞬间泪便流了出来。

“我回来了,你现在在哪儿?”慕司聿问。

温雨瓷跟他说了自己的地址,慕司聿忙道:“你在原地等我,我马上到。”

很快慕司聿的车就到了,看到了温雨瓷慕司聿忙下车,温雨瓷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

“姚姚不会再原谅我了,姚姚这次真的不会再原谅我了。”温雨瓷哑着声音说着。

慕司聿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他比温雨瓷还要自责,更是心疼。

“先给我回清风晚。”慕司聿带她上了车,一路上温雨瓷都在落泪,慕司聿当然知道姚淼对她的重要性,但就因为她们姐妹两个感情好,出了这种事情才越发难以调和。

回到清风晚之后,忙先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说道:“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你哭也改变不了什么,你先好好睡一觉,多给姚淼一点时间。”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姚淼又不想看到她,她在这里哭改变不了任何事。

慕司聿将她抱了起来,温雨瓷现在都没有力气拒绝了,任由他抱着到了卧室。

慕司聿跟她一起上了床,依旧把她抱在怀里,像之前一样轻拍着她的后背哄她入眠。

在慕司聿怀里好久,温雨瓷才睡了过去,感觉她睡着了,慕司聿的身体才往后退了一下,看着她的脸,全都是泪痕。

慕司聿很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抽身出来,生怕会惊扰她,一切的动作都很轻。

看到她这个样子慕司聿心如刀割,随即涌上心头的就是恨!

封迟锐!

慕司聿走出了卧室,给温雨瓷关上了门,将电话打给了薛辰,厉声吩咐:“这次绝不能再让封迟锐全身而退,就算动不了他,也要砍断他一根臂膀!”

薛辰明白慕司聿的意思,对封迟锐薛辰也是恨之入骨。

“您放心吧,慕总,我会办好。”

给薛辰打过电话之后,慕司聿又让林修将SY这边的情况给他做了一个汇报,这段时间因为艾滋病这个事情他颓废了好几天,从这一刻开始他要做回以前的慕司聿。

慕司聿在书房忙了好一会儿工作,又去卧室看了看温雨瓷,她还在睡,想来真的是累坏了,能睡就让她多睡一会儿。

看了眼时间,到晚餐时候了,上次温雨瓷说想吃糖醋小排,他特别想亲手做给她吃。

但现在找大厨来教,已经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能是用最笨的办法,拿出手机从网上查。

活了快三十年的慕司聿,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会拿着手机查菜谱。

从网上查了一下,好像也不难,便换了衣服进了厨房,刚准备要做,听到玄关处的门开了。

让慕司聿特别意外的进来的人是江茹雪,这次跟上次不同,之前在T市江茹雪一直自己住在这里,所以有这里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