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我为什么要惯着她?

“你怎么来了?”看到她出现慕司聿真的压不住的火,这个女人怎么阴魂不散?

“之前我就警告过你,你来要提前给我打个招呼,你还真是不长记性!”

“司聿,你这次真的冤枉我了,我给你打过电话,但你没有接。”江茹雪很委屈的说道,“你走之后,爸妈就让我过来照顾你,我也只能是跟你过来。”

江茹雪的话音刚落,温雨瓷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睡醒发现床上就剩她自己,走出卧室后,听到楼下有交谈声,她便下楼了。

跟慕司聿一样的反应,她没有想到江茹雪会紧跟着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又是这个场景,温雨瓷依旧是尴尬,但不同的是,这一次慕司聿绝不会让她自己再跑出去。

“江小姐。”温雨瓷思考半天,既然他们的夫妻关系是假的,温雨瓷便改了称呼。

但这个称呼让江茹雪心里特别不舒服,她之前都一直称呼她慕太太,这会儿喧宾夺主的都成江小姐了。

“原来是温医生在。”江茹雪看了一眼温雨瓷,她很明显是刚睡醒,而慕司聿更是让她大跌眼镜。

她认识的慕司聿高高在上,说话总是盛气凌人的命令式,就这样的一个大少爷居然为了温雨瓷在下厨?

“这次是我真的来的不是时候了。”江茹雪很识趣的这么说了一句,但这句话对温雨瓷来说特别打脸。

“你们放心,我现在看到的绝对不会对旁人说起。”江茹雪说完便将包里的钥匙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钥匙我放这了,不打扰你们了。”

虽然他们的婚姻是假的,但毕竟法律上两个人是合法夫妻,又加上她刚才的话,真是让温雨瓷被正室抓奸打脸一样火辣辣的疼。

“江小姐……”

温雨瓷刚要说话,慕司聿拉住了她,然后对江茹雪说道:“还算你识趣,我会让林修给你订酒店。”

江茹雪也只能是点点头:“好。”

江茹雪临出去之前又看了温雨瓷一眼,然后开门走了出去,她走出去之后,让温雨瓷心里特别不舒服。

“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温雨瓷说道,“你们虽然是协议夫妻,但……”

“收起你的圣母心。”慕司聿打断了她的话,然后说道,“别看她表面柔柔弱弱的,城府深的很,若真要玩心机,两个你都斗不过她。”

从江茹雪主动提出协议婚姻的那一刻起,慕司聿就知道这个女人心思不简单。

看温雨瓷不相信的表情,慕司聿又补充道:“协议婚姻是她提的,她利用我保住她的股份,我利用她让家人安心,只是互相利用又不用谈感情,我为什么要惯着她?”

温雨瓷听他这么说,女人的小虚荣心还是得到了一定的满足,谁都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只对自己好。

但……

“我还是不想住这里。”温雨瓷说道,“我还是住在诊所比较好。”

这里毕竟是慕司聿的房子,在法律上江茹雪就是这里的女主人,她住这里心理上过不去。

“好。”

诊所的二楼就是她和姚淼休息的地方,地方还算宽敞,但卧室就一间。

“你想住这里我陪你。”

陪她?SY不就在对面?

不过他这么说了温雨瓷也没拒绝:“你可以住这里,但卧室只有一间,是我跟姚姚住的,你住她肯定不高兴,你只能睡沙发,还有,姚姚的东西你也不许动。”

“好。”

“等姚姚出院你就走。”

“可以。”

温雨瓷特别震惊的看着他,她没想到这些慕司聿都痛快的答应了。

慕司聿好像真的变了,突然对她特别迁就了。

本来以为他就是说说,没想到他真的都照做了。

次日一早,温雨瓷出了卧室慕司聿还在沙发上睡着,温雨瓷便到厨房做早餐,刚要开始做,电话便响了起来,是特护打来的。

“温小姐,不好了,姚小姐不见了!”

什么?温雨瓷听到这话嗡的一声,姚淼不见了?

“我不是一再交代让你好好照顾她的吗?”温雨瓷听姚淼不见真的是急了,万一再被封迟锐给抓走,她真就没有生还可能了。

“是今早姚小姐说想吃包子,我就出去给她买,买回来人就不见了。”特护也是吓得心提到了嗓子眼。

接完这个电话温雨瓷就觉得六神无主了,瞬间不知道要该先干什么,慕司聿忙道:

“你先别急,听特护的意思是姚淼故意把她支开的,封迟锐那边我找人盯着,他没有可趁之机。”

听慕司聿这么说温雨瓷的心稍微放下了些,只要不是被封迟锐抓走的就好。

“给她打个电话看看。”

“哦。”温雨瓷完全没思绪了,慕司聿说完她忙去找手机,然后给姚淼打去了电话,惊喜的是电话通了。

“喂,姚姚!”听姚淼接了温雨瓷彻底放下心了,“你去哪儿了?特护找不到你了。”

“温雨瓷,我好好想过了,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姚淼说的很严肃,“我也不想再参与到你们的这些恩怨里,你放心,我皮糟肉厚,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

本来想不辞而别,但你既然打了这个电话,那就跟你说清楚,三年的友情就到这儿了,我走了,你不用找我,你也找不到我,保重。”

姚淼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听着手机的挂机音,温雨瓷的泪像是断了线,那种感觉不比失恋好受。

慕司聿将她搂在了怀里,温雨瓷将头埋在他胸膛里,说话的声音都是沙哑的:

“来T市三年,我唯一的收获就是交了姚姚这个朋友,可我把她弄丢了……”

温雨瓷形容不出的难受,这三年两个人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终于一切都在变好,姚淼才高兴了没几天就突然这样了,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慕司聿想安慰她,但事情因他而起,他说什么都是虚伪的,都是无用的,就一直抱着温雨瓷让她在自己怀里哭。

哭到最后温雨瓷都哭的没有力气了,慕司聿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说道:“姚淼需要时间,等她以后想开了,说不定就回来了,你们这么深的感情,她也不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