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少年与少女(9)

我曾想过,沾附在信纸上的血迹指纹或许能当成证据,但仔细一看,指纹很模糊,看不清楚细节。纸张的表面可不像前世办公室常见的列印用纸一样光滑,有点绒毛,应该也很难用煤灰等工具采检指纹。

能当成证据的,只有证词了。

“既然你没有证据,那份遗嘱就是假的。”

“才不是。话说回来,你的证人也很可疑,你也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洛斯科家不是被你的花言巧语骗了。”

“你竟然这样侮辱其他家族的名声……!洛斯科家的前任家主也有照顾过你啊……!”

“没错。但是,这是两码子事。大家都明白吧!”

拉格德的视线突然撇开咲月,瞪着诸侯。

“我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小刚大人托付我遗嘱,所以我才会在这里!不会饶恕对此有异议的愚蠢之徒!”

嗯……开始对诸侯施压了。

诸侯也是,看起来不像一群胆小鬼,也没有害怕的模样,但也没有公开表态,透露出想和拉格德对立的意思。

也对,正常来想,观察情况是最妥当的吧。

说到底,在场的诸侯们特别不喜欢咲月和若涵。我就像是附属品,所以他们也不喜欢我。

若涵是舍弃骑士之道的人,当然也没有身为骑士的功绩。虽然我觉得他并非坏人,不过就在场诸侯来说,若涵终究并非骑士,而是类似商人或农民的存在,当然不想让他成为自己的首领。

咲月也只是小刚的妻子,姑且充当会议主席,但那也是仅限于主持这场继承会议,并没有特别受到重视。

也就是说,对他们而言,即使认为咲月的遗嘱才是真的,恐怕也不乐见若涵成为下一任首领。硬要说的话,以血统来说若涵比较接近正统,对血统有信仰的人说不定会支持他,但也只有这样。

若是如此,以现状来看,反对拉格德,扫了大家兴致的坏处会多上许多。

拉格德像是会记恨的类型,和他对立之后,不知道情况会变成怎么样。相对地,若涵和咲月的政权比较温和,就算与之对立也能敷衍了事。事实上,如果在这之后好好道歉并表明支持,或许不会遭到激烈地报复。

这么看来,果然是拉格德比较有利。

就算继续吵下去,情况似乎也不会好转。我想在此开个作战会议。

“爸爸,爸爸。”

我拉了拉坐在身旁,感觉很尴尬的若涵袖子。

“怎么了?”

若涵把耳朵凑近我。

“我们休息一下吧。”

“休息?”

若涵困扰似的说。看来他不想介入在后面争吵的两人之间发言。

我想也是。那么,该怎么办呢?

“……我想上厕所。”

烦恼一下后,我马上决定利用生理现象。好难为情。

“咦?现在吗?”

“是的。再这样下去也没办法,所以可以帮我建议他们稍微休息一下吗?”

“咦咦……这个……”

“求求您。啊,呃……因为我快尿出来了。”

好难为情啊……

“好吧。”

很好。我离开若涵的耳边。

若涵稍微犹豫了一下后,下定决心似的站起身。

那一刻,两人疑惑发生了什么事,停止争吵。

“不好意思,可以休息一下吗?我儿子好像想上厕所。”

喂!

这部分帮我敷衍过去啊!

“……咦?是吗?”

咲月有点困扰地说道后看向我。

“是的……很抱歉。”

若涵自顾自地为儿子的丢脸道歉。

不懂得婉转言词的父亲让我差点晕过去。

因为我是儿子是还好,如果是女儿,她会真的讨厌你喔……

“开始开会后也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您觉得呢?”

“这个嘛……”

别犹豫了,快点休息吧,反正你也无计可施了。

“那么,休息半刻吧。在那之后再继续。”

“……嗯?若幽弥,你不想上厕所了吗?”

“爸爸,请带我去。”

我才不是想上厕所,只是需要和爸爸两人私下谈谈。

“对喔……你当然不知道怎么去了。咲月?”

“──咦?”

咲月感觉很吃惊地回答。

她似乎心不在焉。也许是因为突然从太强烈的压力中解脱,精神下意识地松懈了。

“我带我儿子去上一下厕所。”

“喔,好,请尽快回来。”

“那么,我们离开一下下。”

我稍微低头鞠躬后,和若涵一起离开房间。

“好了……爸爸,这附近有没人使用的房间吗?”

我在走廊上这么说。

“嗯?你不去厕所吗?”

“那是骗人的。”

我这么说道后,若涵一脸茫然。

他不知道说谎的意思吗?

“你是怎么了?那你是想吃饭吗?”

爸爸……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想和你谈一下我们家的未来,所以我们两个开个会吧。”

“嗯?是可以……”

若涵这么说着,打开手边房间的门。大概是因为这里是熟悉的老家,里面的确没有人。

若涵坐上随便一张椅子,而我依旧站着。

“爸爸,您打算成为墨尔本家的首领吗?”

“那当然要看选举结果。”

该说是果不其然吗,这里似乎有选举制度。

否则,就不需要像那样召集诸侯了,毕竟如果由咲月独断决定也很奇怪。

“我觉得,最好不要。要不要就这样回去?”

我这么说后,若涵用有点吃惊的眼神看我。

“怎么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没办法现在回去喔,这是很重要的会议。如果若幽弥你无论如何都想回去,我请人送你回去吧?”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爸爸……该怎么说,就算把命运交付给选举结果,你也很不情愿吧?”

“嗯,或许是吧。我不是骑士,所以不想答应……但如果这真的是哥哥的意思,我不想辜负他的决定。他一定是有什么想法,才留下这个遗言。”

看来他果然是这么想。对若涵而言,小刚应该是值得尊敬的哥哥。

“可是,如果输了怎么办?到时候,拉格德会成为统领墨尔本家所有领地的领主吧?他不会报复我们,杀光我们全家吗?”

“……唔!”若涵简短地回了一声后噤声。他果然没有想过吗?“……我觉得再怎么样,都不会发生这种事。”

“是这样吗?我在历史书上,看过好几次在权力斗争中赢的人将输家赶尽杀绝的例证。”

这不是在原本的世界发生的事,是我稍微看过星辰之子的历史书,也看到发生过好几次的事。虽然身体机能有些不同,但星辰之子的习性几乎和人类差不多。在这边生活,也有几个让我觉得很奇怪的文化,但是试着调查过后,每一个文化都有说得通的理由,他们的思维不可能和原本世界的人类有根本性的差异。

“你别担心这种事。情况危急的时候,爸爸会想办法解决。”

若涵说出安慰我的话。

也对,实际上,如果情况危急,若涵应该会拼命地保护家人,我的爸爸不是笨蛋也不是傻瓜,所以会努力想办法解决也说不定。

然而,我也不能对此感到放心,坐等事情解决。如果对方是引发问题的邻居,那我不会理会,但对方不是。

“……嗯,我相信爸爸,但最好是不要发生那种事吧?那么,我认为我们至少应该避免和拉格德对立。”

“我没有和他对立啊……看起来像那样吗?”

若涵有点不安地反问我。

也许是听到我这么说,他很担心客观地来看他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不,前半段发展得很好。只不过在那之后,咲月伯母被牵着鼻子走,不由得对拉格德说了激动的话,我认为这样不好。”

“这么说或许也对……嗯……”

“其实,我认为现在马上擅自回去是最好的策略……嗯,因为我很期待。爸爸,请尽量不要和拉格德对立。”

总之,我最害怕这件事。

“我知道啦!你真爱瞎操心。”

当然会担心啊!因为一个弄不好,我们家就会毁了。

“那么,我们回去吧!”

顺利谈完,我们打开房间的门时,咲月就站在门前。

“两位在谈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没有余裕,气氛像在审问。

“咲、咲月,不,没什么。”

若涵很怕大嫂……应该说,心里有愧疚感吧,说话变得有点支支吾吾。

“唉……若涵大人,这样子我会很困扰。你得拿出坚决的态度和他对决才行。”

不,那样我会很伤脑筋啊。

“咲月伯母……可以这样称呼您吗?我有些话想和您说,可以借我一点时间吗?”

也和咲月谈一谈比较好。

“咦……?不,我现在有点忙。”

“我觉得需要开一下作战会议。如果您有什么对策,可以告诉我吗?”

“……好,是可以。”

咲月感觉很勉强地答应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