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少年与少女(10)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前往拉格德的房间。

拉格德也许是看咲月没有能自由使唤的手下,竟然大胆地在宅邸里占了一间房间。

“那、那个~”

我前往拉格德应该在的宅邸一角时,貌似他手下的士兵们正在戒备。

不过,只有两名士兵在走廊上,而且模样放松地靠在墙上。附有刀穗的长枪尾端拄在地板上,他们以单手抱着。

“嗯?你是谁家的小孩?”

年轻的士兵做出反应。他可能以为是哪个贵族带来的孩子迷路了,随便应付我。

“我是若涵的儿子,叫若幽弥。”

我非常深深地低下头。

“咦?若涵是……”他们似乎有被告知说若涵是敌对的势力,一脸困惑。这两个人看起来本性不错。“呃,你有什么事?”

“那个,是我爸爸吩咐我来的,我有事要找拉格德大人,请问他在吗?”

我这么说后,两名士兵看着对方。

感觉像“派自己的儿子单独来这种地方?真的假的?”。

我是瞒着若涵过来的就是了。

“不,他不在,他外出了。”

和刚才不同,另一名年纪比较大的士兵回答。看来他果然出门了。

要说是理所当然是没错。在选举前一天闲闲没事的候选人非常蠢。

所以,这里只剩下两名士兵,因为应该保护的主公不在而松懈了吧。

“这是很重要的事,方便的话,可以让我等他回来吗?”

“唔……嗯……”

他们回应得暧昧不明,其中一人单手做出“等一下”的手势,两人背对着我,开始说起悄悄话。

不过,似乎很简单就讨论完了。

“可以喔。那么,你在这间房间里等。”

这么说完后,带我到就在身旁的房间。

走进里面时,房间里因为有暖炉的火,十分明亮。

虽然不到奢穷奢极欲的等级,但看得出家具都是专业工匠的精心作品,没有敷衍凑数的摆设。

感觉就像高级客房。果然是相当富裕的家呢。我不知道家族到底经营了什么赚钱的事业,但考虑到若涵为了维持贵族身份,似乎也有持续缴纳为数不少的税金,如果是从整个广大的领地征收税金,光是这样或许就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

“你可以坐在椅子上等。”

“谢谢。”

我再次过于夸大地鞠躬道谢,走在豪华的房间里,坐到沙发上。

年轻的士兵留下来,应声关上门后,在房间门口摆出待命的姿态。看来是要姑且监视我会不会做出奇怪的举动。

我反而很庆幸没有遭到怀疑。

“我可以叫你大哥哥吗?”

我对年轻的士兵说。他看起来真的只有二十岁左右。

“可以喔。什么事?”

这位士兵似乎很喜欢孩子,对我的态度相当亲切。

“现在有闲,可以和我聊聊天吗?我想了解一下骑士的事。”

“骑士的事?喔,你爸爸不愿意告诉你吗?”

看来他知道一点若涵的特殊经历。

“对,没错。依据情况,我好像会进入叫做骑士院的地方,所以有点害怕。”

事实上,比起害怕,我一直觉得很麻烦。

如果像这样和他聊天,让他卸下戒心,就算拉格德下定决心要暗杀我,他说不定会稍微袒护我。

“这样啊,骑士院……啊~啊~”

年轻的骑士突然开始含糊其词,低下头。

咦?怎么回事?

“啊~好想回去……真的……”

那是个带有迫切感的叹息,像是“那时候很开心……”之类的。

现在有那么糟糕吗?让我觉得有点可怜。

“那是那么好的地方吗?”

“小弟弟,你去过王都后应该也会明白。”竟然叫我小弟弟,“因为王都和这里完全不同……这里根本是乡下……”

应该就像从普普拉的大学毕业后在乡下工作的男人,在怀念都市的大学生活吧。

“那么有趣吗?”

“当然很有趣了。一早起来就能跟朋友混在一起,晚上能够玩到想睡为止。离开学院,出去外面也有很多玩乐的地方……真的,青春就是那样吧。”

看来这个男人非常融入骑士院的生活。

我连在普普拉的精采大学生活都一片灰暗,以我来说,完全无法想像那种生活。这家伙去读大学的话,应该会是也确实地参加社团,玩得很开心的类型。

看在这种类型的人眼里,像我那样的人生可能就像完全浸染成灰色的人生。就算我稍微回想起人生,也不记得我的人生里曾经有像他经历过的一样,如此色彩鲜艳,多采多姿的季节。

这样并不是不幸,应该说是因人而异,不过让我的心情有点难过。

“可以的话,请跟我多说一点。”

“嗯,好啊。”

我催促他后,青年望着远方,开始诉说。

“然后啊,那个叫达拉多的人是个笨蛋。呵呵呵!喝醉后睡在路边,全身被剥个精光,在黎明时偷偷回来宿舍。但是,他说没有那天上课要穿的制服,那时候闹得很大……哈哈!现在想起来也很有趣。”

男人像在怀念往日似的说个没完。嗯……他当时应该非常开心。

他似乎是两年前毕业后一直在家族里工作。他还很年轻,所以没有参加小刚死去的那场战争,被留下来守护本地。拉格德回来后,或许是完全不晓得战场上发生的事这一点很有利,他被提拔为类似近侍的立场。

在那之后,他一直在照顾很容易生气的大叔。那当然会厌烦了。

“对了,说到达拉多。”

就在男人继续说道时。

门砰地一声大大敞开,将残酷现实带到他眼前的恶魔出现了。

“喂。”

是拉格德。

“是!拉格德大人!”

男人安卓间站起身,不断深深地低头鞠躬。

“你这家伙在做什么?”

“不,我在监视孩子……”

“看起来不像啊。”

那当然,毕竟他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啊。夜里很安静,应该连外面都听得到说话声。

……我们变成了熟人的关系,这时候应该帮帮他吗?

不,就这样躲着会比较好。虽然对青年很抱歉,但要说程度的话,我这边的局面才重要。

“很……很抱歉……我有点松懈了……”

青年骑士道歉。

我也扮演一个被父母亲发现缺点的孩子,不断地低头鞠躬。

“……我之后会下达处罚。快滚出去!”

拉格德一声喝斥后,青年骑士像触电一般挺直背脊,急忙敬了一礼后快步离去。

门关上后,房里只剩下拉格德和我。

“所以,你有什么事,小子?”

拉格德重新面对我,不当回事地说。

继小弟弟之后是小子吗?好吧,没有被称为小鬼就算好了吧。

“我、我、我爸爸要我来传话给您。”

我的故意讲得吞吞吐吐。

我不是演员,所以没办法演出高水准的演技,不过应该有一点真实感。

如果是真正的我,无论如何都会变成大人的说话方式。那可不行,我必须让他感觉我是个构不成威胁,微不足道的存在。

“这样啊。告诉我内容。”

“他、他说想告诉您,关于咲月夫人的遗、遗嘱的秘密。”

“他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嗯,会想到这点吧。

“我、我爸爸被好几个人监视着。”

这是事实。为了戒备他的周遭,若涵身边跟着三名士兵。

“嗯……所以,关于遗嘱的秘密是什么?”

上钩了。

“呃、呃……那个……”

我演出慌乱的样子,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

走向正在燃烧的暖炉。

“……请看。”

我从怀里拿出一张羊皮纸给拉格德看后,靠近暖炉。

接近暖炉后,在一段距离下,边缘浮现出黑色的图纹。事先涂上的易焦物质在羊皮纸燃烧起来前先烧焦,涂抹的位置形成图纹。

是烤墨。

曾是白纸的纸上,逐渐烤出复杂的墨尔本家家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