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外门排行

等柳开走了后,吴庸对谢浩南说道:“谢兄,你不觉得这和我们在千嶂林里遇到的那一帮人很像吗?”

谢浩南一拍脑门,说道:“古神教,对啊,上次过年回家,我爹还特意叮嘱我,说近来古神教活动十分猖獗,它们以吸食人的血气作为修炼的方法,很是邪门,刚才的描述,确实很像古神教。”

“嗯,我猜古神教利用了柳浮羽。”

“那可咋办,上次咋们碰到的三个古神教人员,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柳浮羽既然有能力在金丹期修士的眼皮底子下杀人,说估计是动用了某种邪法,咋们先提升实力,待下次碰见古神教,捉它一个回来,事情就好办了。”

谢浩南听了吴庸的话,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吴庸啊,没想到你比我还直接,古神教可不好对付啊,捉它的成员很难很难。”

“放心,我来想办法,古神教的动作一定不会那么简单,咋们先回宗门吧。”

“好。”

两人此番也不算白跑一趟,回到宗门后,吴庸一边修炼,一边关心着古神教的行踪,这天,他在练功场碰到了宁媛。

宁媛和吴庸打了招呼,问道:“吴庸,今年秋天的新生大会你要参加吗?”

“还没想好呢,你呢?”

“我要参加,反正试一试嘛,再说和不同的人较量有助于提高战斗经验。”

“也对,咋们外门中有哪些是值得注意的人呢,你肯定了解这些。”

吴庸除了修炼,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里看书搞雕刻,宗门的事情,他还真不清楚。

宁媛和谢浩南平日都喜欢搞宗门任务,因此对外门了解很多,宁媛介绍道:“你看那边,外门的长老殿前,有一个排名榜,那里列着外门排行前十的弟子,除了前三名以外,其它的经常变动,你只需要知道前三就行了。”

“前三名,是整个外门的前三吗?这么厉害,外门少说也有千余人。”

“当然,现在第一的是白宸,白家的人,他入门不过三年,就已经稳坐外门榜第一,新生大会是每三年召开一次,这次他是最有可能获得第一的人。”

“白家底蕴强大,能得第一不意外,第二名是谁呢。”

“第二名是闻人晴,貌似是个散修,似乎获得了某些奇遇,实力很强,不容小视。”

“第三名是王喜,这人来历很神秘,今年年初入门后,轻松的战胜了原来的第三,这事儿在外门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听了这个名字,吴庸眉头一皱,想起了那个杂役院和自己同住的那个杂役。

“莫非两人是同一人?”吴庸心里想着。

宁媛给吴庸又讲了报名的方法和一些相关事宜,吴庸听完后向宁媛道了谢,然后就各自练功去了。

练完功后,吴庸还专门跑去外门长老殿的门口看了排行榜,和宁媛说的一样,排行榜上写着前十的名字,看到王喜的名字时,吴庸愣了一下。

“好像真是当年杂役院的那个,没想到他这么厉害,原来住一起的时候我怎么一点都没发现。”

吴庸回想起当年的情景,王喜这个人木讷,话不多,做事勤勤恳恳,两人虽说住在一起,但没啥交情。

天色不早了,吴庸回到自己的住处,柳浮羽的床铺空荡荡的,这么些日子没有他一点消息。

吴庸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埋头开始研究自己的事情。

春天过去,夏季来到,这几个月里,柳开也没有传来柳浮羽的消息,宗门生活过的也很平静。

吴庸坐在桌前,娴熟的用手指操纵金灵气,在一块石头上刻着字,和刚刚尝试的时候相比,现在的吴庸已经相当熟练了。

“嗯,不错,差不多可以了。”吴庸看着自己手上的作品,心里相当满意,经过几个月的练习,刻字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站起身来,吴庸将石头放在一旁,因为石髓这东西不好买,只有在坊市举办的时候才能购买到。

为了方便练习,吴庸在七炎谷的山脉附近捡了不少表面光滑的石头,以此来练习。

“砰砰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吴庸说道“是我,谢浩南。”

吴庸给谢浩南开了门,谢浩南跑得满头大汗,见吴庸开了门,急切地说道:“吴庸,快跟我来,有急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宁媛和别人起冲突了。”

“那我们快走。”

吴庸听了谢浩南的话,立马跟在谢浩南的后面,两人一路小跑,来到了出事的地方。

刚一到,就看见不少弟子已经围成一圈了,隐约还听见有法术的碰撞声。

谢浩南跑在前面,抢先一步拨开人群,冲到了里面。

人群之中,宁媛正和一女子用法术对轰,两人出手毫不留情,皆是使出全力。

吴庸用神识感应了一下,和宁媛对打的这女子实力在炼气后期,但气息虚浮,很不稳固。

两人正打的有来有回,谢浩南突然冲了进来,对宁媛说道:“宁媛,我来帮你了。”

谢浩南嗓门也很大,这一吼,不少弟子纷纷偷笑起来,宁媛的脸上也是一红,说道:“你别管,不用你帮,这妮子说话太刻薄,今天我要教训他一下。”

吴庸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看清了对面女子的长相。

这女的长得挺不错,皮肤白皙,但眉眼之中透露出一股刁蛮之气,看人的眼神极不舒服。

这女的看谢浩南是来帮宁媛的,连忙说道:“好啊,你们两个合伙打我一个,待会我哥来了,看你们怎么办。”

话音刚落,一白色身影从人群后跳出,直接落到人群中央。

所有人的目光全数落到这个人的身上,有人说道:“哇,好强的身法,等等,他是白宸,他就是外门榜第一。”

听到白宸的名字,不少弟子都惊呼起来,虽说秋季召开的叫新生大会,但这个新生不是说新加入的弟子,而是指所有外门的弟子。

白宸是三年前加入七炎谷的,当时吴庸还在做杂役,而他仅用三年的时间就从炼气初期飞跃到炼气后期顶峰,此次新生大会的筑基丹他是志在必得。

白家掌控着商集镇的坊市和拍卖行,底蕴丰厚,白宸这般的修炼速度,在白家并不是顶峰,可见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白宸跳进人群,对着眼前的女子说道:“妹妹,谁欺负你?告诉我,我一定给他点教训。”

女子看见白宸来了,神色一下子轻松下来,随后换了一副嘴脸,装着哭腔说道:“哥,你看他们两个欺负我一个,把我衣服都打坏了,你看……”

白宸安慰了那女子两句,随后冷冷看向谢浩南和宁媛,不等开口,白宸闪身一瞬,身法诡异,两发火弹飞向谢浩南,宁媛。

两人结起灵气屏障抵挡住,还没等反应过来,白宸已经跃到了两人头上,一发超大的火球从头上砸来。

两人刚想闪避,只觉脚步一滞,低头一看,两腿已经被藤曼缠住,不能动弹。

白宸结起一个巨大的火球砸下,两人行动受限,无法躲避,只能硬接,可白宸身为外门第一,哪里是这么简单。

这发火球内部,还有火蛇扭动,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是火蛇术,这可是玄阶的火系法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