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白宸

白宸一出手,就是绵密的进攻,吴庸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看了不少关于法术的书,白宸的套路是用木系的藤缚限制住对手,然后再用火蛇术发动进攻。

火蛇术是模仿妖兽开发的一种法术,包裹在外面的火焰是用来掩人耳目的,真正的进攻是内部的火蛇。

不出吴庸所料,宁媛谢浩南两人结起屏障,准备抵挡从天而下的火球,白宸看了他们的举动,不屑地笑了笑。

火球在撞击屏障后,内部的火蛇四散开来,落到地面后直直地朝着两人撞去。

千钧一发之际,吴庸动手了。

吴庸左右手操动着金灵气和水灵气,两者结合,一道水系屏障护在谢浩南,宁媛两人身前,火蛇撞在屏障后,消失无踪,只留下惊魂未定的两人。

白宸本想转身离去,可吴庸的举动让他很是惊讶,从吴庸身上的气息来看,他只不过是个炼气初期修士,这种级别的对手,根本无法看破自己的攻势。

而且吴庸借助金灵气增幅了水的威力,凭借着炼气初期的修为挡下了自己的进攻,虽然自己只用了五成的实力。

一旁围着观看的一干弟子都很震惊,他们没想到吴庸还有这么一手,竟然抵挡住了外门第一的白宸的进攻。

“你,叫什么名字。”白宸问道。

“吴庸。”

“好,有胆子的话再接我一招,只要你能接住,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可以吗?”

谢浩南忙说道:“吴庸,别……”

话还没说完,吴庸就答应了下来,这一举动更让弟子们感到不可思议。

不少人纷纷说道:“这小子是疯了吧,我看他修为不过炼气初期,怎么可能挡下白宸的进攻,刚才是侥幸吧,白宸根本没出全力。”

吴庸心里也知道,刚才白宸的攻击并没有使出全力,但自己也没有使出全力,毕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吴庸敢答应下来,他自己也是有底气的,在这几个月不断的雕刻中,他发现体内的五个小球释放的灵气是有限度的,但里面所蕴含的灵气似乎无穷无尽。

现在吴庸处于炼气期,那五个小球最多只能施展炼气期的法术,炼气期以上的法术是放不出来的,但经过尝试,自己最多能调动相当于炼气后期的灵气。

至于自己体内的那个小气旋,还在缓慢的成长中,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突破境界。

白宸见吴庸答应了挑战,心里收起几分轻狂,之后运动体内灵气,白家独特的神通应手而发。

只见白宸双手变得火红,而后逐渐变化成了火焰,他的两只手熊熊燃烧,巨大的火能量好似立刻要喷薄而出。

吴庸没见过这个法术,但心知对手实力强劲,不可轻敌,随后静心凝神,运动体内那个水属性小球,小球收到感应,水灵气同样迅速沿着经脉充斥全身。

集气完毕之后,两道火柱从白宸手中喷出,速度非常之快,与此同时,吴庸也动了,他后退两步,双手往前一拍,一道更加浑厚的水屏障凭空而出,横在身前。

水火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撞在一起,发出水烧开了般的声音,两人就这样对峙了一会儿,突然天空中飞来一道身影,是陶长老。

还没等落地,陶长老一挥手,一股强大的力道将吴庸和白宸两人掀翻在地,随后落地,陶长老左右手一压,吴庸和白宸立马动弹不得。

陶长老厉声问道:“你们两个,想干什么?宗门有规矩,任何人不得在斗法台以外的地方私自动武,跟我走,我会让外门长老来处置你们。”

说完,又喝散了围观的弟子。

吴庸和白宸被压到了外门长老面前,外门长老似乎很尊敬陶长老,一番交流后,白宸被送去后山禁闭七天,而吴庸则被禁闭一个月。

“长老,为什么我要被关禁闭一个月啊。”吴庸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上次你和杜平就因为私自动手而被教训过,这次又犯,我看你根本没把宗门的规矩放在眼里,快去禁闭去,再啰嗦,给你加一个月。”

听了长老的话,吴庸没办法,只得老老实实去后山禁闭。

七炎谷的后山是一个冷僻的场所,茂密的灌木丛覆盖住了道路,一路的陡峭不言而喻。

吴庸准备先回住处收拾点东西,刚到门口,就看见谢浩南和宁媛两人站在门前,脸上很是焦急担心。

看见吴庸后,两人迅速跑了上来,谢浩南急切的问道:“吴庸,你没事吧,长老们怎么说。”

“一个月禁闭,哎,倒霉。”

“啊,怎么这样,我去找长老说说,你知道吗,白宸出来后,直接下山去了,根本就没惩罚他,这太不公平了。”

说完,谢浩南作势要去找长老,吴庸伸手拦住了他,说道:“算了,白家势大,给予了七炎谷许多资源,白宸是白家的人,自然不会惩罚他的,禁闭而已,你们别担心。”

宁媛很不好意思,说道:“吴庸,真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缘故,害得你要去关禁闭。”

“别这么说,谢浩南兄弟听说你和别人起了冲突,火急火燎的跑来找我,要我去帮你,要说起来,还是他欠我的呢,哈哈,我先走了,你们小心。”

说完这番话,宁媛看了看一旁的谢浩南,谢浩南发现宁媛在望着自己,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吴庸告别了两人,一路来到了后山关紧闭的地方,关禁闭的地方是在一处洞内,外面设有阵法,时间没到是出不来的,每天的饮食自有人送去。

到了门口,负责的弟子对他交待了一番,吴庸正准备进去时,身后一人叫住了他。

回头一看,是陶长老。

陶长老伸手示意吴庸过来,吴庸走过去后,说道:“参见陶长老。”

“嗯,你对法术的领悟力很好,不过修为才是修炼的根基,我看你是块好材料,你可不能走偏了路。”

“是,多谢陶长老指点。”

“这本秘籍你收好,它很适合你,算是我对你的一点帮助。”

“这,谢过长老。”

吴庸也懒得和陶长老客套,他一个金丹期修士愿意指点自己一个炼气期修士,这种事谁都不会拒绝的。

收下了秘籍,吴庸进入到了山洞中,外面的禁制立刻启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里,吴庸不能离开这个山洞一步。

“真是不公平啊,算了,现在我一个小老百姓,哪能和白家的公子相提并论,正好利用这段时间专心修炼吧。”

和白宸的过招,虽然只有两招,但给予了吴庸不少的启发,特别是白宸双手变为火焰的神通。

“这神通很厉害啊,能将一部分身体元素化,既增强了攻势,又能保护自己,看看能否如法炮制,秋季就有新生大会,要是能学点新东西,胜利的把握也会大不少。”

通过吴庸的不断尝试,他已经能将某种属性的法术改换为其它属性,比如火焰屏障,只要学会运气方法,那么吴庸就能转换为其他属性的屏障,这么一来,学一个就相当于会五个。

只要在战斗中灵活使用,就能弥补修为的差距。

陶长老给的秘籍是本内功,名叫长春诀,人阶上品的内功,品质比归元功好了不少。

“长老的出手就是阔绰啊,随便一本品质都比我现在会的好。”

内功的品阶决定了修炼聚气的速度,对修真者而言非常重要,吴庸没有着急学这门内功,而是先尝试研究将身体元素化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