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震慑的手段

俘虏数量过多,己方必须严加看守,这是统兵将佐都知道的事情。高达是想建议朱由模把后面李向忠暂时统带的冷兵器二线部队调上来,原来的伤兵们也整训的不错了,虽然没有足够的火器给他们用,但也能算是一等一的强军。

“让他们把腰带都交上来,跪地,双手抱头!”朱由模很清楚高达的意思,但他不想折腾二线部队,伤兵们虽然号称都好了,但能多休养,还是多养着点好。而且朱由模的性格一惯如此,能取巧的事情,干嘛要费力呢!

“腰带?”高达对于跪地没什么意外,打败了你得认罪不是,老子是官军,一群乱民自然该跪着听候发落。可收腰带是什么意思?一帮老爷们儿的裤腰带有啥可收的?

“七八百人和你拼命,你怕不?”朱由模眼下心情正好,自然有心情启发一下高达、韩知遇等将佐。

“怕!”高达自认也是勇武善战之人,寻常一二十人他还真不在话下,可若是以一敌七八百,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七八百人提着裤子和你拼命,你还怕吗?”朱由模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很喜欢这种感觉,一时间甚至可以让他放下被东林党欺负的压抑。

“噗!……呃,嗯!嗻!殿下高见!”一向在朱由模面前执礼甚恭的高达等人,也被七八百个提着裤子的人的画面给逗乐了。

而且这画面高达还真见过,不过没有七百人,只有三个人。那是高达小时候,淘气的他曾经把一挂鞭炮扔进了澡堂子,然后就有三个提着裤子头上冒着热气的人便找他拼命来着。少年高达在大街上戏耍三个大汉也是毫不费力,正和朱由模收腰带的策略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那次高达虽然没被大汉们抓住,回家后也被老爹揍的两天没下了地,不过此时怕是没人能再揍高达一顿,给受害者们出气了。

收缴腰带的命令下达后,俘虏阵营一阵骚动,不过最后在雪亮的刺刀面前,俘虏们再一次当了好汉。一条条腰带被扔出了人群,个别想耍小聪明的人也被抓了出来。跪在地上还要双手抱头,别人裤子都掉了就你不掉,你穿越过来的裤子有松紧啊!一抓一个准。朱由模正在欣赏着战后的沙场,不远处却传来了一阵喧哗。

“就是这小子,刚才就他反抗了!”韩知遇的一名士兵,正试着把一名提着裤子的俘虏拖出人群。

“把他拉出来!”贾可言所部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他本人则正拿着一把大关刀端坐在马上。

被数名士兵拖出来的倒霉蛋还想辩解什么,贾可言已经纵马冲向了他。他本能的转身想跑,可提着裤子耽误了速度,贾可言纵马从背后赶上,刀借马势一刀挥为两段。战马又冲出去了一段贾可言才圈马回来,横刀立马抚须大笑。

“再来一个!”朱由模一直以为贾可言是步兵将佐,不想这个大胡子马术也这么了得,这都快赶上沐辰了。

俘虏群中一阵骚动,但还是没人敢反抗,很快又一个瘦弱的汉子被拖了出来。贾可言带马又溜了一圈拉开了距离,才又纵马横刀冲了过来。那汉子不知是认命了,还是被吓得不敢动了,竟然只是提着裤子呆呆的站着。不过贾可言这次出刀算错了距离,刀锋贴着那汉子的后脑斩了过去,贵武再想调整时战马已经跑开来不及了。

“换一个吧!”贾可言撇了撇嘴,好像对自己刚刚这一刀很是不满意。朱由模却是暗暗点头,这贾可言胡子粗犷了一点,但一线上来的将佐经验就是丰富。

相继又有几个人被拖了出来,命好的虚惊一场又被放了回去,运气差点的难免身首异处。被俘的人们眼神空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这都是命运的安排,没有一个人试图反抗。而且发现官军老爷们只抓刚才反抗的人之后,大部分人居然都放松了下来,看戏一样看着贾可言来回驰骋斩下一颗颗首级。

“老贾不错经验老道啊!这有杀有放,玩的不错!杀刺头立威,这个度掌握的不错,这帮王八羔子眼下比孙子还老实了。看这意思,老贾身手可不比沐辰差,好几刀孤都以为要砍上了,这念想够这帮王八羔子记一辈子的了。”朱由模也是经历过几辈子乱世的人,所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杀人立威,震慑降兵这种事,他干的多了。自然不会觉得贾可言残忍,反而觉得老贾的尺寸掌握的特别好,不由得夸奖了起来。

张北带二线部队上来帮着搬运缴获物资,正见朱由模夸赞贾可言,居然也一时手痒难耐了。他和王知春是朱由模麾下最不服输的两个人,如今老王没了,失去了知音张北不仅觉得孤独,好胜之心也是更强。虽然就是打土匪而已,但也是朱由模整训后第一次作战,好胜的张北只能和李向忠看家,好容易出来也只是帮帮战利品,这让好胜之人如何能忍。

“我也去走一圈!”朱由模又夸赞贾可言,张北自然也要出马去逞一下威风。

张北借了一名骑兵的战马和马槊,直接纵马加入到贾可言的杀人游戏中去了。明军边军的尤其是辽东边军的整体素质还真是不低,贾可言和张北都是步兵将佐,可在马上驰骋依旧身手利落。而且张北的长枪使得比贵武的关刀可要花哨的多,不仅能一枪将人挑飞五米开外,还能只挑破衣物而不伤人,绝对堪称一流高手,当然这也是张北这个好胜之人有心卖弄武艺。

“启禀主子,俘虏带到!”战事一了,梅春旺便开始挑选俘虏,想挑选几个看着不错的俘虏出来,供朱由模问话。

“嗯!你叫什么名字啊?”朱由模端坐在马上,看着眼前这个俘虏。俘虏年纪不大,而且穿着也相对好一些。虽然提着裤子,但白净的面皮看着更像一个秀才而不是一个土匪。

“回少爷的话,小人叫柯一平!”柯一平见朱由模年纪幼小,猜测是那位大大老爷的儿子出来得瑟,所以称呼上用的是“少爷”。

“罪囚不得无礼,此乃我大明皇子殿下!”梅春旺直接对着吴秀明的后背就是一脚。

“小人有罪,有眼不识泰山!殿下恕罪啊!”柯一平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同时心里一片混乱,大明的皇子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算了!我看你像个读书识字的人,怎么做了土匪了?”朱由模挥手阻止了梅春旺,意思一下就得了,他不想再在他的身份上废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