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仁慈需要唤醒

朱由模其实并不准备从俘虏口中问出许多,这些升斗小民能知道什么呀!不过朱由模已经在荒野坞堡中蛰伏了两个多月,外间的许多变化他都不了解,随便问问就当看路边小报了。

“回殿下的话,草民乃是鞍山驿人氏,家中祖辈以行医为业,草民则自幼蒙学,无奈学识不足,如今仍是童生。建奴进占辽阳之后,辽南各地无力抵抗纷纷投降,建奴残暴杀戮无度,草民等众乡邻侥幸逃生,便抛家西逃想入关求生,不想便遇到了这伙匪徒。这伙匪徒洗劫了草民等的财帛粮食,便被裹挟了草民等入伙。草民等也是为保全性命才失身从贼的,心底还是想做安善良民的,求殿下明鉴啊!”柯一平很担心官军会拿他们杀良冒功,朱由模这个大明皇子便成了他求生的一条大路。

“你在这伙土匪里是做什么的?别说你是喽罗兵啊!你这衣服就露底了?”朱由模不是很喜欢柯一平鼻涕虫的样子,但这家伙儿能从沦陷区逃奔关内,也算是未失大节。

“回殿下的话,草民虽然自幼蒙学,但祖辈皆以行医为生,草民也粗通些医理,这伙匪徒劫持了草民,让草民做个郎中,给他们瞧病看伤。”柯一平发现朱由模并不严厉,把头抬起来了一些。

“这伙土匪一共多少人,还有没有同伙接应?”朱由模也知道柯一平为啥能在一群土匪里混的不错了。

这年头秀才是值钱的,因为秀才识文断字有见识可以做军师。这年头郎中也值钱,厮杀场上谁都不能保证全身而退,有个郎中诊断救急,起码能保一条命。柯一平是准秀才,多少还懂点医术,身具两者之长,自然是土匪领导核心里的常备人物,肯定多少知道些土匪的内情。

“回殿下的话,草民是在辽河渡口附近与这些匪徒遭遇的,并不知他们是从何处而来。不过这些匪徒起初人数不多,不过百多人的样子,这许多人马都是他们陆续裹挟的难民。这些匪徒虽然不比建奴天良丧尽,但也是天怒人怨,断然不会有同伙接应他们。至于这人数,草民实在不知,请殿下饶恕。”柯一平答不上问题生怕朱由模杀他立威,急忙连连叩首谢罪。

“怎么会不知道?”朱由模也想威吓下柯一平,故意涨了一个调门。

“回殿下,这伙匪徒沿途不断裹挟难民,一路劫掠而来,大队裹挟百多人,小队裹挟十数人,实在无人知晓具体的人数。草民私下猜想,一千多人总是有的。”柯一平可谓知无不言了。

朱由模打发了柯一平,便开始漫无目的的东瞅瞅西看看,毕竟战场上已经没他啥事了。战斗已经全部结束,土匪大部投降,其他的早就跑的没影了。高达、韩知遇所部在看押着俘虏,骑兵在战场上搜索着装死或者躲藏的残敌,贾可言和张北在打扫战场,一切都井井有条。

“殿下,您也试试手吧!”已经玩的一身透汗的贾可言,驱马来到了朱由模的面前。

“我?”朱由模完全没想过去杀俘虏玩,用弓箭射还行,他现在这小身板实在不适合抡刀片。

“殿下,试试吧!好玩的很,和步下杀敌完全不同!您看标下的!”高达见朱由模惊诧,也劝了一句,竟也纵马冲了过去。拔出腰刀将贾可言选好的一个俘虏,一刀砍下了脑袋。

“殿下,试试吧!”高无忧、梅春旺等小太监见几位将佐校杀得痛快,一时心热也劝了起来。

“那就试试,高无忧去挑一个!”好像和朋友去唱ktv,见别人都唱的开心,没拿过麦克的朱由模,也有了试试的想法。

“快!殿下试刀,挑个像样的!”高无忧驱马来到了士兵们挑俘虏的地方呼喝了起来,他当然不会亲自去挑人。

“嗻,嗻!”听说殿下亲自试刀,几个士兵急忙挑了个大个子出来,押到场中。

“把尸首都清一清,别绊到殿下的马蹄!”高无忧见场上有不少尸首,急忙叮嘱道。

“是!是!”几个手脚麻利的又把场上的尸首都拖到了一边,同时心里也没少嘀咕,这太监是不一般,一点点小事都能考虑进去。

早就抽出了雁翎刀活动着肩膀的朱由模,见高无忧等人都准备好了也不多话,提刀纵马直接冲向了目标。战马风一样从俘虏身边掠过,朱由模刚想挥刀的时候,感觉刀身好像挂到了什么东西。一时反应不过来,战马已经跑出了好远,朱由模正想找个借口给自己找点面子,身后已是一片叫好声。

“好!殿下好刀法!”

“好刀法,殿下好啊!”

“好……”

“殿下威武!大明威武!”

原来刚才朱由模没有挥刀,但是端着的雁翎刀已经刮到了俘虏的脖子。战马的速度让脖颈如枯草般被刀锋斩断,一颗头颅早已在尘土中滚动多时。

“殿下,再来一个!”张北也赶来凑趣。

“高无忧,这个高了,挑个矮点的!”朱由模很想体验挥刀的感觉,毕竟电影里都要挥刀的,他之前成年之时也是挥刀更爽利一些。

“麻利点,快挑个矮点的。你傻啊!这牲口比马都矮,殿下够着多累,找个和马差不多高的,快点!”高无忧可是把太监对上对下的两张面孔演绎了个淋漓尽致。

“大老爷……”士兵们挑了一个身材刚好的少年,一个黑瘦的汉子却想上来阻拦。高无忧催的正急,哪个有时间听他废话,那黑瘦汉子话还没说完便被一脚踹在了脸上。

朱由模近前用刀在挑出来的少年头顶比量了一下,觉得这次挑的这个人身高刚好,这才圈马拉开了距离,再次纵马冲了上来。就在朱由模靠近少年,刚把刀扬起的时候,一个黑瘦的身影突然从俘虏堆里冲了出来,横在朱由模的马前一把扑倒了少年。朱由模万没想到会有这一出,本能的一勒缰绳,战马整个人立了起来才算停住。

“你找死啊!”就像开车和人晃了一下,朱由模当然没有好脾气,这路怒症可是常见病。而且朱由模年纪太小,刚刚那一下他差点被从马上甩下来。

不待周围的士兵们反应过来,高无忧早就带着护卫中的几个人,牢牢的把那黑瘦汉子按在了地上。

“让他说话!”朱由模很想听听这位拦惊马的英雄的临终遗言。

“大老爷,小人这弟弟身子骨太差,小人怕他脏了大老爷的刀啊!”黑瘦汉子嚎哭道,脸上满是被护卫们扑倒时打出的鼻血。

朱由模没说话,而是看白痴一样看着黑瘦汉子。这家伙儿是拿自己当傻子吗?自己若是被他两句废话糊弄过去,以后也就不用混了。

“殿下,小人身子骨结实,小人给殿下试刀!”黑瘦汉子哭道。

“我要的是个矮的!”朱由模的几个字如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他感觉这黑瘦汉子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小人能矮身,小人能迎着大老爷的刀锋,绝对让大老爷满意,求大老爷饶了小人的弟弟吧!”黑瘦汉子已声嘶力竭。

“放开他吧!”朱由模忽然觉得那里不对,心里酸酸的难受。

“谢大老爷啊!能给大老爷试刀,真是小人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黑瘦汉子跪在地上嘭嘭的磕着头。

“哥……,不……”少年也同样嚎哭着,抱着那黑瘦汉子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滚!滚回去!别耽误大老爷试刀!滚!”黑瘦汉子突然暴起,对着少年连踹了几脚。

“哥!……”少年死死的抓着黑瘦汉子的衣角,无论哥哥如何踢打自己也不肯放手。

“快滚啊!”黑瘦汉子死命的想推开少年,生怕迟则生变,朱由模杀心再起。

“嗯!”高无忧清了清嗓子,也有些难受的意思。

“军爷莫急,他马上滚,马上滚!”黑瘦汉子转向高无忧立马换了一副谄媚的笑脸。

朱由模收起了雁翎刀,几经杀戮,屍山血河,朱由模早就不拿人命当回事了,但是杀人取乐实在是过了。天道不仁,但天心最慈,震慑也好,娱乐也罢,到此结束吧!

“封刀!救治伤患!都是大明子民,诛杀首恶,胁从便不问了!”朱由模意兴阑珊,摇头下达了停止屠戮的命令。

“殿下仁慈!”将佐们全都赞颂起了朱由模的仁慈。

“大老爷万年,大老爷宽仁慈善,一定公侯万代,封妻荫子!”俘虏们也赞颂了起来,不过他们说的话,可没有半点是朱由模爱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