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整编

朱由模骂的是高无忧,扬言要责罚的也是高无忧,但高达等众将佐的脸上全都火辣辣的,朱由模这招指桑骂槐还是很明显的。缴获的账目都是他们弄的,高无忧就是帮着过了个数,又秉笔给整理成文了,骂高无忧和骂他们哪有什么区别。

“殿下,高公公督军阵前颇有功劳,今日只是小有错漏,还请殿下宽饶于他吧!”这个金银细软无算,便是高达等人弄出来的,虽然高无忧、梅春旺等人也分润了一些,但大头儿还是他们,他们自然得给高无忧说个人情。

开始说农具、衣物、兵刃什么的,用的量词也是无算,朱由模那个时候不吭声,却突然在金银细软一项上发了火,这事可是怎么说都行啊!可能是朱由模爱财,所以钱财上说不清楚不行,也可能是朱由模看出了他们在钱财上的贪墨,这才大发雷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这可都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我自幼在宫里读书,最讨厌的便是虚数,什么数百、数千、数万、千余、万余、无算,这些我是最为讨厌的,为什么呢!因为说不清楚,不精确!古时的书中却不是这样的,虽然不甚精确,但好歹有个实数在,即便不精确但还能求证一下。这虚数本是诗词歌赋中体现气势的形容词,怎么就能了量词了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上谕、公文,朝臣奏疏,全都变成了虚数。我们做事要脚踏实地,虚数要不得,会害死人的!”朱由模今天就是要立个规矩,文人模糊概念、虚言饰非那一套,他的军队里绝对不可以有。

“原来如此,确是标下等一群丘八无知了。不过金银细软什么的,形制各异,成色不同,确实是不太好数,殿下还是饶恕高公公这一回吧!”一众将佐浑然没有理解朱由模的深意,只是一个劲的给高无忧求情。

“人说不痴不聋不做阿家翁,我虽年少,但这个道理还是懂的。但规矩就是规矩,如果从前没有,今天我就给你们立个规矩!我的治下,从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虚数,一切文档记录,必须是实数,该多少就是多少,一丝一毫也错不得。”朱由模也是无奈,这帮丘八的理解能力属实是不到位啊!被逼无奈,朱由模只能把话给说明了。

这话都出口了,自讨没趣的一众将佐,这下全都乖乖的闭上了罪。心里也多少泛起了一些黄连的滋味,朱由模管的实在是有点严啊!当兵打仗也是为了点钱粮,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一场,连点钱都不能往荷包里塞,这不是要人命嘛!

“今天高无忧和你们一块做账,一句无算,两头的人情,你们是高兴了。可将来万一是高无忧给你们送军饷呢!他一句漂没无算,你们找谁说理去!不是断你们的财路,而是孤凡事都要讲个规矩。大明就是因为没了规矩,今天一个漂没,明天一个丘八武夫,才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朱由模巴掌要打,甜枣自然也要给,不然这帮人可就散花了。

“春望,你去监督高无忧盘点,形制、成色不好核对的,直接送去融了铸造成统一大小、成色的金币、金币,到也好给兄弟们分配赏赐。”朱由模深知高无忧最近和将佐们走到太近了,所以得敲打敲打了,不然尾大必然不掉。

“是!”梅春旺和高无忧一样一直陪在朱由模身边,但外派的差事却少,难免矮了高无忧半头,如今他去监督高无忧,可是把身份狠狠的提了一下。

将佐们十分尴尬,很想退出去,但却实在不好走。他们之前商议好分层贪墨的比例,便急匆匆的过来汇报了,贪墨的金银还没取走呢!如今两拨太监过去,肯定是带不走了。可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出去,又难免有去转移赃物的嫌疑,一时给自己弄了个进退两难。

“不仅物资得有实数,部队也得有个实数,编制调度,兵种必须明确下来。孤有了个腹稿,你们刚好过来一起参详一下!”朱由模刚刚几乎点明了众将贪污,但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另起了一个话头,说起了部队整编的事情。

“是,是,标下等听候殿下调遣!”众将听了这一句如蒙大赦,赶紧借坡下驴。

“编制上还是按照戚少保的编制来,不过孤改了些称谓。”朱由模没把自己熟悉的东西直接搬过来,因为将佐和士兵们并不熟悉,接受起来有难度。戚继光留下的编制,几乎和朱由模的大同小异,朱由模拿戚少保说事也就更容易了。

“戚少保以十二人为一队,设队长一人,伙夫一人。咱们是集中的炊事,这个伙夫就没必要了。咱们也是十二人,不过不称一队了,改称一班,设正副班长各一人。”戚家军的基层编制完全和朱由模的步兵班一样,朱由模可是省了大事。

“四班为一排,设正副排长各一人,文书一人,卫生员一人,合计五十二人!”朱由模这里的改动也不大,戚继光的一旗是四十八人,而且明军现在操演一排刚好站五十二个人。

“三排为一连,设正副连长,文书一人,通信一人,卫生员二人,六人炊事班一个,合计一百六十八人。”朱由模没有支撑火力,自然只能高密集火力群,所以他的连队全是加强连。

“四连为一营,设正副营长各一人,参谋军机司务长一人,参谋六人,十二人警卫班一个,十二人通信班一个,十二人卫生班一个,六人炊事班一个,合计七百二十三人。”朱由模营一级的编制也有扩大,不过他夸大的不多。

“后续的编制虽也有腹稿,但我们兵力还没有那么多,一时到也不急了!咱们眼下得利的战将,便是高达、沐辰、韩知遇、贾可言、张北、李向忠六位,六个营长也便是诸位了。其余副官及其余将佐,诸位自行甄选报孤,待孤访谈之后再行任用。”朱由模起家的底子就是这六位,自然没得挑选,只能以他们六位为主力。

“殿下,咱们这个兵力……”高达众人核算了一下,他们根本凑不出四千五百多人的兵力,伤兵全数归队了,也就三千人上下。

“土匪里能出七百人左右,百姓里也能出个两三百人,剩下就靠你们自己了!”朱由模手里的资源有限,他也没辙。

一直忙到下午才把人事问题初步搞定,朱由模兴冲冲的带着新组建的军官团,开始在俘虏里招人。听闻官军要招安一部分人,俘虏们大为兴奋,毕竟当兵吃粮,吃的有保障。不过俘虏们虽然自发的踊跃报名,但朱由模挑人还是有条件的。精研人体构造的沐辰、高达等人带队,第一批投诚的小郎中柯一平辅助,按身体条件先筛了一部分的人下去。

七百多个被挑选中的俘虏个个兴奋不已,能摇身一变从土匪变成官军,对他们来说可谓喜从天降。

“于思源你过来。”朱由模没关注兴奋的中选者们,而是向第一波投诚的于思源招了招手。

“请殿下吩咐!”吃饱了的于思源也学会了如何称呼朱由模。

“你去把这些人里面当过土匪小头目的人找出来。”朱由模指向了中选的人群。

“殿下?”沐辰等人很是不解,小头目平时吃的比喽啰和饥民要好,身体素质无疑是俘虏中最好的。

“我不要跟土匪混的明白的人!”朱由模的声音又变得不容置疑。

“是!”高达等人领命的同时,于思源居然也学着答应了一声。

于思源很快找出了几个自己认识的小头领,落选的俘虏们也抱着要死一起死的心态,帮忙找了几个出来。警卫班的人又赶来命令中选的人自行检举,很快又有几个小头目被找到,送回了俘虏堆里。

本着尽职尽责的原则,于思源还想再仔细找找,忽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曾经让他弟弟杀人,曾经给了自己三个饼子,曾经是自己的小头领,还曾经在一个夜里差点打死自己。这个人正没落的看着自己,于思源还记得他的名字——明孝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