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抓阄

“他是个头目,我认识他,他叫大蚂蚱!”于思源还在犹豫得时候,一个刚刚被挑出去的小头目,已经跳出来检举了明孝猛。

“你是头目吗?”于思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一句话。

“我想当官兵,不想当土匪!”明孝猛答非所问,但说的很诚恳。

“你认识他吗?”朱由模不知什么时候溜达到了于思源的身后,突然问了一句,吓得于思源浑身一激灵。

“回殿下,小人认识他。”于思源很纠结,他当然记得明孝猛是头领,而且还就是他的头领,明孝猛狠毒的殴打过他,但明孝猛还给过他三个饼子。朱由模现在是他们兄弟俩的再生父母,而且也是可以一句话就让他们哥俩人头落地的人,于思源不知该如何选择,该说些什么。

“他是头领吗?”朱由模的脸上还带着和煦且温暖的笑容。

“他叫明孝猛,不叫大蚂蚱,我给贼寇做喽啰时的头领就是大蚂蚱,不是他!大蚂蚱还因为我捡他吃剩的骨头打过我呢,不是他!大蚂蚱已经死了!”于思源还是更多的记下了明孝猛的好处,他给了自己弟弟一条活命。

“真的?”朱由模眨了眨眼睛。

“小人不敢欺瞒殿下!”于思源狠狠的握紧了拳头。

“殿下,是真的,他是我的老乡。他叫明孝猛,不是大蚂蚱。”正在一边给中选者检查身体的柯一平,也赶紧跑过来给自己的老乡作证。

“哦!”朱由模点了点头就走开了。

于思源又找了一阵,抓出了两个躲在人堆儿里的小头目,才收工回去给朱由模交令。路过明孝猛身边的时候,小声的说道;“我弟弟的命,还你了!”

“多谢!大蚂蚱死了!”明孝猛悄悄的答道。

于思源看着明孝猛点了点头,默默的走向了朱由模。

“你认识他啊!”没等于思源近前行礼,朱由模就神秘的问道。

“他是我以前的头领。”看着朱由模的笑脸于思源脱口而出,“他很照顾你!”朱由模很好奇。

“他曾经差点打死我,不过他给过我三个饼子,不然我弟弟活不到今天,他是个好人!”于思源等待着朱由模的选择。新降之人就欺骗主人,朱由模随时可以杀了他。

“我给了你很多饼子啊!以后别骗我了!”朱由模拍了拍于思源的肩膀。

“谢殿下,小人一辈子都是您的奴才!”于思源干脆的跪在了地上,眼里已满是泪水。

朱由模没觉得于思源做的有什么不对,一两个漏网之鱼他也并不在乎,不过有些受不了于思源过分的感动。见中选者的队伍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便溜达了过来,看各部挑人。

各部都需要大量的兵力补充,但是谁先谁后,如何分配可就是个麻烦事了。沐辰是只要骑兵的,土匪俘虏他一个也用不上,戚家军也没几个会骑马的,自然只想从老辽军里挑人。高达和韩知遇这只想要戚家军出身的老兄弟,少补充一些百姓什么的也行,辽军的人他们就不怎么看的上了,毕竟南北兵的积怨还是有一些的。张北、贾可言、李向忠则是只想要辽军老人,别人谁也看不上,实在兵力不足,兵力不够便补充些百姓和俘虏,戚家军的人反而一个也不想要。

“你们这么吵下去,什么时候能分出个队伍来啊?”朱由模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个局面,所以才特意溜达过来的。

戚家军、辽军各成体系,兵归将有,朱由模今后还怎么混,所以必须得把他们给打乱了,大家必须得以他朱由模为核心。但是大家一路走来感情很不错,朱由模贸然提出打散整编来,必然引起众将反感离心,所以朱由模今天才特意弄了这么一出来。

所有将佐都想要和自己亲近的人,但人一共就这么多,必然会起纷争,有些事就不好调和了。朱由模这时候出来做好人,定然不会引起大家的反感,他那个打散整编的计划也能落实了。

“殿下,这……没法……弄啊!”高达等人感情也不错,不想闹了半红脸,的确不太好处理。

“对了,刘本阁的炮兵很重要,我们除了之前谈的建制之外,还要增设一个炮兵营,编制压缩一下,两个连吧!”朱由模没直接回答,反而提出了增加炮兵建制的想法。

“殿下远见卓识,标下等并无异议,只是这兵……”炮兵要不要加人,高达等人根本不在意,他们只是烦心兵员分配的问题。

“这样吧!骑兵需要会骑术的人,炮兵需要识数的人,他们先挑吧!他们挑完了,我再安排你们!”沐辰是贺世贤留给朱由模的人,刘本阁是朱由模自己提拔的,两人没有自己的根基,算是朱由模比较放心的嫡系,所以朱由模优先安排了他们。

骑兵和炮兵有特殊要求,众将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由着他们先把自己的建制补全了,然后他们剩下的选择就更少了。

“殿下,这不公平!”高达和韩知遇一对眼神,便准备两人分了戚家军,然后补充几个百姓完事,但张北这个不让人的却站出来表示了反对。

“众口难调,你们自己商议不妥,我给你们分,你们又要说我偏心,这个……不好办啊!”朱由模拉了长声,注意他早就想好了,但是不能张嘴就说。

“殿下最是公道,标下等岂敢埋怨殿下!”高达等人连称不敢。

“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你们还是抓阄吧!抓阄最公道!”朱由模推出了自己的方案。

“抓阄,这怎么抓?”高达等人一时还没想明白。

“唉呀!你们五个都是步兵将领,有什么可挑剔的,带兵靠的是你们自己的手艺,挑兵干什么呢!所有的士兵、百姓、俘虏,全部点好人数,编好号码,把号码做成阄,没人按编制抓,最后打开谁是谁!”朱由模推出了自己的方案,兵员全部打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后全是朱由模的人。

众将听了都觉有理,马上便欢天喜地的抓起阄来,最后一开宝,却是几人欢喜几人愁了。五位步兵将领都不太高兴,他们手里都有些自己想要的人,但大部分却是自己不想要的。自己的老兄弟们都给分走了,新人里有些不错的,但却不是很熟悉。欢喜的自然是朱由模,这帮人抓阄的手法真是绝了,比朱由模人为调配的还均匀。

“帝王心术啊!”高达和沐辰是明白人,迷茫了一会,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这一切都是朱由模刻意为之,但两人却什么也没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