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霸总被拉黑了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林蓉的经纪人。她来到停车场的红色跑车上,“林蓉,你知道我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林蓉正拿着小镜子在补妆呢,漫不经心地问:“听到什么了?”

“时欢想要跟你争女主的角色,说一周内会让自己的口碑逆转,人气上升。”

“什么?!”林蓉合上了小镜子,不由轻嗤:“就她,一周内口碑逆转,人气上升,简直是做梦!”

经纪人犹豫了一下又说:“不过,我听导演的口气,对时欢是相当满意的,夸她形象符合女主,而且表演的也十分精彩。

如果不是因为她没了人气,还有黑料,导演就定下她当女主了。”

林蓉不由来气,时欢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长得漂亮点,演技好点吗?

但那有什么用,一身黑料的离婚妇女,谁会用她,‘哼’了一声说:“她怎么那么有信心自己可以口碑逆转?不会真有什么大动作吧?

刘姐,咱们不能坐以待毙,明天你找几个YXH放点小道消息出去。

就说《豪门弃妇的春天》这部剧可能会选我或者时欢来演。

再买些水军和热搜,捧一下我,踩一踩时欢,到时候这么一闹,这样剧组肯定就不会用她了。”

“嗯,这方法不错,雇些水军支持你来演,把她再搞臭一点。”

……

第二天,网上就放出了消息,说《豪门弃妇的春天》这部剧的女主很可能会让林蓉或者时欢来演。

消息一出,一直期盼着这部戏女主人选的网友们,都疯了。

导演是部部精品的陈佳年,男主则是当一哥凌川,所以备受关注。

女主怎么也得是林蓉吧,时欢算什么啊,三年不拍戏,还一身黑料,凭什么让她演女主,她就是个大糊逼啊!

水军还有那些不愿意让男主和时欢演戏的粉丝,去官博下面骂翻天了。

「我靠,导演和制片方是疯了吗,竟然想请时欢这个糊B当女主!老子坚决不看!」

「呕死了,我哥哥如果要跟这个恶心的女人一块演戏,我受不了,千万不要啊!」

支持林蓉出演,让时欢这个小垃圾滚远一点,不想看她!

「弃妇演弃妇,这是要本色出演吗?还是让林蓉来演吧,小姐姐演技好,长得的又美,最适合不过了」

「垃圾,垃圾!如果她要是和我家哥哥演对手戏!我希望哥哥辞演」

「剧组这是吃错药了吗,竟然想用时欢演戏,是怕自己的剧不糊吗?我敢断言,此剧未拍先糊!」

「靠,她要是能演上女一号,那八成又抱上哪条金大腿了。林蓉还是不错的,还是她演比较好!」

……

很快,时欢就被骂上了热搜,当然这热搜是林蓉帮忙买的。

贺铭坐在公司的办公桌后,看着时欢阴晴不定的脸,低低问:“小欢,你没事吧?”

太太昨天说,一周内口碑逆转,人气上升,他还没开始运作呢,这就来热搜了?

不过,是被骂上热搜的。这不算口碑逆转啊,反而越来越黑了!

“小欢,这热搜怎么回事啊?”贺铭毕竟不是娱乐圈的人,有些事,还不那么清楚。

时欢头也没抬:“这YXH太缺德了,找了我一张超丑的照片发上来,真过份。”

贺铭:“……”为什么太太的关注点跟别人的不一样?挨骂了,不难过吗?

时欢知道很是怕她受不了网上这些谩骂。

笑了笑说:“放心,我的心脏可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连这点骂声都承受不住,我还怎么出来混?”

贺铭更难过了。

太太这些年在陆总的身边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和伤害,才能变得如此坚强啊!

时欢微微一笑,像只小狐狸似得狡黠:“这热搜估计是林蓉送的,老套路了。”

昨天,时欢说要找导演谈谈,是故意说给林蓉和她经纪人听的。

本来还怕她们不上钩,没想到,比她想的容易多了,这就迫不及待地送她上了热搜。

“这个林蓉,真是心术不正。”为什么围着陆总转的女人,就没有个单纯点的呢?

唯一那么一个就是时欢了,陆总还跟人离婚了,真是不懂珍惜。

时欢问:“粉丝长了吗?”

贺铭看了看时欢的粉丝,短短几个小时,从五百万涨到了五百一十多万,“长了有十万个吧,不过,应该都是黑粉。”

“黑粉也是粉,别管。”时欢转而打开了一本电子书,看了起来。

贺铭则拍了个时欢的背影,发朋友圈:太太,别哭,你是最棒的。

他编辑完文案后,点了‘只对陆战骁可见’后才点了发送。

……

陆战骁早上就看到了时欢的那条热搜,下面骂声不堪入目。

他拿起烟火,点了一支烟吞吐几口,另一只手不受控制地拿起了手机点开围脖。

关于时欢的热搜还高高地挂在第一位,这都快被骂一天了。

陆战骁心头有股子无名之火,这个贺铭,说什么鞍前马后,鞠躬尽瘁,就这?

他随手点开了不怎么玩的VX,想看看朋友圈是不是也在议论这事。

翻了几下,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倒是贺铭发了一条朋友圈。

一张时欢的背影照片,配着一句话:太太,别哭,你是最棒的~时欢哭了?

陆战骁的心忍不住揪了一下,是被这些骂人的话骂哭的吧?

记忆中,时欢在他面前都是笑盈盈的,好像什么烦恼都没有。

他还真没见过她哭,想象不出她哭泣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可贺铭见到了。

陆战骁打开了通讯录,找到了时欢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只听手机里响起了冰冷的女声: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反复地拨打了几次都这样。又点开微信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回应他的是:您和对方还不是好友关系,请添加后再发信息。

陆战骁的脸色一片铁青,时欢竟然把他拉黑了,是不是过份了?

死丫头,活该被骂!

陆战骁气的站了起来,原地踱了几下,找到了贺铭的号码拨打过去。

很快,那边就接了。

贺铭有些意外的声音传过来:“陆总,您怎么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陆战骁惜字如金:“时欢住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