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想要什么,我给你

贺铭却说:“陆总,如果您找时欢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转达。”

“贺铭,你还想不想再京都市混了?”陆战骁波澜不兴的言语,却透着浓浓的威胁和霸道。

“嘿嘿,陆总别生气,看来是不方便告诉我,我这就把地址发给您。”

贺铭很快把时欢现在住的地址发了过来。竟然住在锦绣城,这是陆氏集团开发的一处高档小区。

从公司开车过去,大概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原来,她离他这么近。

……

傍晚的时候,时欢从公司回家。

养父看她丝毫没受离婚的影响,打算今天要走。

时欢陪养父吃完饭,便去送他。

挽着父亲的手臂,从家里出来后,却见对面房子的门突然打开。

一个高大挺拔,俊美不凡的男人走了出来。

她先是一愣,继而惊讶地顿下脚步。

这不是陆战骁吗?

他穿着一身休闲服,浑身散发着优雅公子哥的气质,只是眼神不太友善。

他怎么在这儿?!

陆战骁完全没料到,时欢的屋子里会出来一个男人,两人还那么亲密。

目光一沉,薄唇也抿紧了。

那男人虽然保养的不错,但看得出已经上点年纪了,怎么也得四十来岁了。

这男人是谁?

陆战骁剑眉紧皱,心里升起一阵烦躁。

时欢以前拍戏,应该赚了几百万。但这套房子买下来,少说也得两千万。

以她的经济能力,不可能自己买这里的房,除非是有人帮她买。

是这个男人给买的吧?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陆战骁这些日子一直想不明白时欢为什么突然要和他离婚。

此刻,他好像找到答案了。

结婚三年,他没碰过她,所以,她这是耐不住寂寞了,找个有钱的老实人做接盘侠。

陆战骁的脸色难看起来,那深邃的桃花眼中,透着些戾气和敌意。

“我们走吧。”时欢别开了视线,就当不认识他,挽着父亲走了。

在电梯里的时候,她忍不住想,陆战骁是故意住她对面的吗?

不太可能,他又不喜欢她,犯不着故意住她对门,巧合,一定是巧合。

送走了养父,时欢回到16楼,见陆战骁站在他家门口,炬,目光阴沉可怕。

她扫了他一眼,便去开自己家门,可背后一阵凌人的气势逼近,接着手腕一紧,被一只古铜色的大手抓住。

时欢被吓了一跳,转头,满眼恼怒地看着他:“陆战骁?你干嘛?”

陆战骁俊美的脸阴沉冰冷,深邃的黑眸仿佛寒潭一般,泛着冷光。

他一言不发,不由分说就拽着她就往对面的屋子走去。

“陆战骁,你放开我!”

时欢拼命地挣扎,可他的手好像在她手腕上生了根似得,怎么也挣不脱。

陆战骁有些粗鲁地将时欢推了进去,她身体一个不稳差点跌倒。

等稳住了身体,一抬头,却见他将门关上,安保系统也启动,没有密码是出不去的。

时欢拢了一下散乱的头发,杏眼圆睁,怒目而视:“陆战骁,你发什么神经?!”

陆战骁浑身散发着冷厉的气息,黑眸死死地盯着她,脚下一步一步逼近。

那模样像一头发现了猎物的豹子,矫健、危险、好像随时要扑上来将她咬死。

时欢吓得想要跑,可他却摁住她肩膀用力一推,她的后背便重重地贴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陆战骁,你别乱来,有话好好说!”

时欢眨巴着满是慌乱的眸子看着他冷峻的脸,完全不知道他生气的点是什么。

陆战骁嘲讽的道:“时欢,你还真是什么人都不嫌弃,跟我离婚就是为了一个老男人?

想要钱,想要房子,想要资源,我给你,犯不着这样糟蹋自己!”

“老男人?”时欢反应了一下,他口中的老男人是养父,而且,还认为他们有不正当的关系。

狗男人,思想真是龌龊!

“说话!”陆战骁看时欢满眼鄙弃,心中说不出的不爽来,双手一拽,直接将她禁锢在怀里。

这是他第一次将时欢抱在怀里,她的身体柔弱无骨,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隔着单薄的衣服,他能感觉到她玲珑的曲线,还有淡淡的体温。

他突然就失了神,她好软,好香,抱在怀里的感觉,很舒服。

时欢这一刻除了羞怒,还是有些难过的。

曾经,她多么渴望被他抱在怀里,能听他温柔地喊一声老婆。

多想这样贴在他怀里,感受他身体的温度和气息,寻求那份安全感。

可是,他对她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连衣角都不屑让她碰一下。

他当她是什么了,不爱搭理的时候当她是空气。现在突然想逗逗她了,就为所欲为,太欺负人了。

“陆战骁,放开我!”

时欢挣扎,可他的怀抱犹如铜墙铁壁将她紧紧包围,她的挣扎,反而让两人的身体摩擦着,生起暧昧的波澜。

陆战骁的喉间却是一阵发紧,身体也窜起一股子热浪,他喉结滚动,心脏也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他是个清心寡欲的人,对女人从未有过欲望,唯一的一次是几年前和时玥的那一夜。

那一夜美妙的难以忘怀,可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过欲望,甚至对时玥都没有过。

可此刻,怀里的时欢,却成功挑起了他的欲望,而且,她身上的味道,莫名有些熟悉,仿佛是催情的药,刺激着他。

陆战骁的内心此刻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将她占为己有,哪怕只是身体的欢愉。

他沙哑着声音问:“你说,你想要多少钱,要什么资源,我都给你。与其让一个老头子包养,不如,我来包养你,怎样?”

啪……

时欢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陆战骁的头微微偏了一下,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打了耳光。

刺激!

原来,他印象中乖巧温顺的前妻,竟然是一只不驯小野猫。

他唇角微扬,邪魅一笑,“这就解气了,再打啊,老子受用的很。”

这个无赖!

时欢气的小脸都白了,在他眼里,她是这样人尽可夫的女人吗?

还被老头包养,他的想象力还挺丰富的,怎么不去当编剧!

她没好气道:“陆战骁我跟你已经离婚了,我怎样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管好你那生命垂危的前女友才是你的正事,还有,你才是老头,你全家都是老头!”

陆战骁咬了咬后牙槽,她还挺护着那个老头子,离婚前就搞一块了吧?!

他猛地收紧双臂。

“啊……”时欢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