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汹涌的冲动

陆战骁双臂收的更紧,仿佛想要将时欢揉进骨血,融为一体。

人生中第二次对女人有了冲动,可这个女人竟然会是时欢。

“你和他什么时候认识的?”陆战骁的脸凑近了时欢的小脸,发狠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时欢和陆战骁结婚三年,他对她一直冷冷淡淡的,连手都不屑跟她牵一下。

现在,他却死死抱着她,一向清冷孤傲的黑眸中汹涌着的是她从没见过的欲望。

时欢面色镇定,可内心慌得一逼,她已经放下对他的爱了,两人也已经离婚,他这样算什么?

对她来说,只觉得羞辱,可自己的力量又抵不过他,只能言语激他:“堂堂陆总,难不成想对我用强的?”

陆战骁看着时欢眼中的冷漠、厌恶和抗拒,欲望一点点散去。

是啊,他堂堂陆氏集团的总裁,有钱有颜,想要什么女人没有,犯得着去勉强她,真是笑话!

他现在是在做什么,对一个自己厌恶的女人余情未了吗?

不,充其量是身体上的需求罢了。

怀抱一松,时欢则急忙后退,小手慌忙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

她不想在这里多停留一秒,羞恼地问:“安全密码多少,我要回家。”

“我饿了,做饭给我吃。”陆战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这样一个要求。

或许,他只是太怀念她做的可口饭菜了。

吃了三年,已成瘾。

时欢咬了咬牙,他还想吃她做的饭,不怕她往饭菜里下药?

“我不是你的保姆。”都离婚了,还想让她伺候他,想的美!

陆战骁背脊挺直,微微侧脸看她,“有本事,自己去开锁。”

“自己开就自己开。”时欢走到安全密码锁跟前,思索了一下后,输入了时玥的生日。

只听机械的女声响起:安全警报已解除,安全警报已解除。

陆战骁:“……”

时欢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密码不就是白月光的生日吗,有什么难猜的。

她打开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陆战骁微微闭了闭眼,脑海中都是她刚才满眼厌恶和抗拒的神色。

离婚后,时欢收起了对他的所有温柔和爱意,干脆地将他摒弃在了她的世界之外。

真是洒脱啊,那个老男人有多大魅力,让她舍得放弃陆太太的身份?

手机突然响起,他从裤子口袋掏出来一看是母亲打过来的。

接通……

母亲有些怪怨的声音传来:“战骁,你在哪儿,怎么天天不着家,今天晚上回来吃饭,一定要回来,知道吗?”

“我知道了。”陆战骁挂了电话,去洗了个冷水澡,那燥热的感觉才消失。

驱车回到陆家位于湖畔的老宅,刚好不过才七点,进门之后,听到一阵欢声笑语。

家里开客人了。

他穿过玄关,走到客厅,见除了父母外,还有林叔叔、林阿姨还有林蓉。

大家正围着一个人在说话。

陆战骁定睛看了一下,竟然是三年不曾见面的四叔……陆之霆。

陆战骁和四叔年纪就差几岁,可他婚后没多久,四叔出国了。

家里人都不知道陆之霆为什么突然选择出国,只当他是去发展事业,唯有陆战骁知道其中缘由。

“四叔,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去,态度不冷不热。

“今天刚回来。”陆之霆拍了拍陆战骁的肩膀,“几年不见,壮实了很多。”

林蓉看到陆战骁出现,满眼欢喜和爱意,“战骁,好几天不见你,最近很忙吗?”

“嗯,比较忙。”陆战骁望向了林蓉的家人,也礼貌地打了招呼。

陆战骁的父亲陆国强忍瞪了陆战骁一眼:“再忙,也要知道回家。”

吴雪梅怕自己丈夫发火,便岔开话题:“四弟,你这次回来,也没带个女朋友回来吗?”

“没遇到合适的,这事不急。”

陆之霆虽然出生在这样一个豪门家族,可从小不喜欢尔虞我诈。

只持有公司股份,但并不参与公司的运作,而是成为了一名钢琴家。

国内的奖项拿到手软,还获得了三项国际大奖,国内外有过无数次的巡演,被称为东方的钢琴王子。

吴雪梅也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嫂子帮你介绍。”

陆之霆只得说:“大嫂,我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不过,还需要点时间。”

林妈妈笑着说:“哪家姑娘啊,这么幸运,能让之霆喜欢上。”

陆国强也说:“是啊,老四,谁家千金,带回来让我们见见啊。”

“暂时还不行,怕吓到她,时机到了再说。你们聊着,我和战骁出去抽支烟。”

陆之霆说完,便和陆战骁出去了。

两人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下,手中捏着烟,嘴里吞吐着缭绕的烟雾。

“四叔,这次回来,还走吗?这几年在国外,学到不少东西吧。”

“嗯,不走了。”陆之霆笑了笑,突然问:“你怎么会和时欢离婚,那么好的女孩子,你也舍得?”

陆战骁想起时欢和那中年男人在一起的画面,心中烦躁,面色也有几分不快,“怎么突然提起她来。”

“因为……我以为你会好好照顾她、爱惜她,可你没有做到。”

陆战骁冷冷一笑:“四叔这话说的,我不太明白了。我照不照顾她,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的,跟我没关系。”陆之霆微微顿了一下,“她现在和你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很好。”

陆战骁目光冷厉,双手握成了拳头,青筋迸出,骨节作响。

他狠狠吸了一口烟,冷笑一声:“你心中喜欢的姑娘,是时欢,对吗?”

“对。”陆之霆毫不犹豫地承认,“在你眼中,她可能一文不值,可在我心里,她是无价之宝。

以前,时欢喜欢你,是你的妻子,我敬而远之,现在,我不会再退让了。”

陆战骁心口发闷,拳头也握紧了,“四叔也不怕人耻笑?”

“呵……”陆之霆忍不住笑了,有几分嘲讽的味道:“你和时欢已经离婚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有权力追求她。”

陆战骁的脸一片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