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6章 三孙骂咱,咱该作何表情?

「老朱,这是想救我!」

「但是,不能让老朱救我!」

「那就让老朱彻底对我死心,烦我!」

「那就骂老朱,骂他个狗血喷头!」

「反正,我再大逆不道,老朱也不至于砍了亲孙子!」

「只要砍不死,流放我就没事。」

「有了系统,什么事解决不了?」

朱元璋心头一紧,三孙,真的要骂咱了?

大庭广众之下,被孙子骂!

咱将作何反应?作出什么样的表情合适?

大发雷霆?

这岂不是伤了三孙的心?

三孙骂咱,是为了让咱烦他、从而不再管他,顺理成章地放走窝寇。

但三孙,这是为了打窝寇,是为了咱大明的将来!

任其怒骂不吭声?

好像也不对!

“爷爷,我早就对你不满了!”

“与我二哥相比,我就是个窝囊废!”

“我为什么到这个地步,不就是因为我母亲死得早吗?”

“谁都排挤我!而你却时时处处在出我的丑!”

“在朝堂之上,每次都让我和二哥站到一起比较!”

“你故意让我跟你天天在一起,就是为了欣赏我的无能,从而满你的虚荣心!”

“皇爷爷,你联合着朱允炆,还有其他文臣,让我上朝,就是为了羞辱我!”

「我这么真真假假的一顿骂,老朱该恼羞成怒了吧?」

「老朱一怒之下,所有的人都不敢救我了吧?」

「这样一来,窝寇就可以放走了!」

「等到无人的地方,我直接把窝寇放走。」

「再回来找沐瑶。」

「沐瑶来求陛下,带着船,载着矿工,适时灭了东极岛上的窝寇!」

「顺便干掉桃花岛上的陈友谅余孽。拿回造宝船需要的技术资料。」

「沐瑶来求陛下,陛下自然是满口答应。」

「通过这次救驾,沐瑶的能力应该已经得到了陛下的肯定。」

「沐瑶用什么方法打窝寇,陛下一定会全力支持、不遗余力。」

「老朱是怎么了,还不发怒吗?」

朱元璋此时真的为难了,不是不发怒,而是没想好。

没想好,到底是发怒,还是不发怒。

再一看窝寇手中的窝刀闪着寒光,朱元璋不禁为朱允熥的担心起来。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是锋利无比的窝刀!

三孙这么做,是不是太过托大?

这群窝寇能跟着窝国太子前来,肯定是经过千挑万选的。

于是,朱元璋有了定计。

那就大怒!

勃然大怒!

直斥三孙为废物!对于皇家来说,三孙没有一点用处!

这样一来,窝寇就感到自己抓到一个无用的王爷,根本要挟不了大明。

到时候,窝寇就不会对一个无用之人下狠手!

把三孙说得越是无用,窝寇对三孙的防备之心就越是松懈。

到时候,三孙就更容易从窝寇手中逃出。

朱元璋拿起了窝刀,猛地往地上一砍,将一块石头砍成了两半!

“朱允熥,你这个不孝孙!气死咱了!”

“你说得没错!你就是个废物!”

“从小胆小怕事,唯唯喏喏,根本不像是咱皇家子孙!”

“你文不成、武不就,一无是处!与允熥相差十万八千里!”

“咱想试试你,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就是白痴!”

“现在,我完全失望了,你就是一段朽木,不可雕琢,没有任何价值!”

“你,活着,还不如死了!”

“从今以后,你想去哪里去哪儿,想干什么干什么!你的生死,与我无干!”

“但是,你毕竟是咱孙子。要死,也不要死在咱面前!”

“滚!滚得远远的!”

朱元璋随即扬起刀说道:“全体听令,让出通道,让他们滚!”

所有人都没有动。

天啊,这是什么情况陛下和孙子当场怼起来了!

特别是吴王朱允熥,简直是发疯了,发狂了!

他怒骂他的亲爷爷,简直是丧心病狂!

他怒骂当今的皇帝,简直是疯狂作死!

也许是朱允熥对陛下早就心存不满,眼看着落在窝寇手里活不成了。

于是干脆就把心中的不满一古脑地倒出来!

朱允熥的话,让朱棣前一段时间的疑惑散开了。

原来如此!

一直搞不明白陛下为何对朱允熥这么好!

原来是陛下是把朱允熥当作废物来用!

一个废物在面前晃来晃去,让父皇很受用。

这个,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就像是大人都喜欢小孩,因为小孩单纯!

小孩为什么单纯呢,那是因为智力发育还不全!

智力发育还不全,放在大人身上,那就是白痴、废物!

没想到父皇的虚荣心这么强!

仇占可想起了三天前的一幕:朱允熥劝陛下逃跑,激怒了朱元璋。

当时朱元璋怒吼,让朱允熥滚,用的也是同样的一句话:滚,滚得远远的!

三天后,滚得远远的朱允熥又滚回来了,带回来一支精兵!

恰恰就是这支精兵干掉了让陛下头痛不已的六百名窝寇。

不管是不是朱允熥的功劳,毕竟朱允熥参与了!

这次,陛下又让朱允熥滚得远远的。

朱允熥还回得来吗?

不可能了,应该是不可能了。

因为,是窝寇劫持了朱允熥!

朱元璋杀死了窝国太子,要把首级送到应天,到太子朱标的墓前祭奠。

那么窝寇俘虏了吴王,带回窝国,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就凭着朱允熥那身子骨,不可能逃掉。

朱允熥要么是被窝寇杀死在半路,要么从此就囚禁在窝国。

太好了!

自己还欠着朱允熥两千五百两黄金。

朱允熥回不来了,这笔巨额欠款自然就不用还了。

朱允熥回不来了,那,储君就是朱允炆的!

至于朱棣,肯定是没戏了。

曾经大败于窝寇之手,曾经率领百姓攻击杭州城,打败了李景隆!

最关键的是,陛下正在杭州城。

朱棣这是打败了陛下,儿子打败了老子!

这就是典型的外战外行、内战内行!

朱棣哪怕以前立过再多战功,也被这些天的表现给抹杀了。

这样的燕王,根本不配当大明的储君。

自己作为文官,自然是二皇孙朱允炆的拥趸和铁杆。

朱允熥一被俘虏,自己的钱途和前途都豁然开朗!

忽然有一种阴云扫净、金光铺地、时来运转的感觉。

看所有人都不动,朱元璋吼道:“耳朵都聋了吗?让出一条路,让他们走!朱允熥,你就好自为之、自求多福吧!”

「痛骂一顿,终于成功地激怒老朱!爽呆了!」

「终于迈出了实现战略目标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