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7章 陛下,这是要闹哪样?

沐瑶迷惑了!

陛下不是很喜欢吴王的吗?

还给吴王精心挑选了一个人,正是自己。

为此,陛下还封自己为安宁郡主。

这怎么又吵上了?

吴王如此有本事之人,怎么会作出如此不智之举?

骂得如此难听!

这和正常的爷孙两个绊嘴,完全不是一回事!

再一想,总感到哪一点不对劲!

朱允熥的力气那么大,怎么可能被窝寇给抓住?

难道朱允熥是故意的?

刚才,自己冲过去救他,他却大喊着“不要过来”。

虽然朱允熥的样子很慌张,但明显有些夸张。

夸张的慌张,应该就不是慌张!

吴王的葫芦里究竟装着什么药?

陛下又一次怒吼,逼大家让开通道,放窝寇走。

并且让朱允熥自生自灭、好自为之!

这话,说得简直是太绝情了!

皇家自古无亲情,一点都没错。

让出了一条通道,朱允熥看向沐瑶,眼珠子转了转。

沐瑶从朱允熥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调皮。

果然,朱允熥是装的!

他又在装!

窝寇带着朱允熥远去了。

其余窝寇个个表情复杂,也许逃出去一个人,会给他们带来获救的希望。

忽然,义乌矿工的刀疤脸纪老三扑通一声跪下了:“皇帝大老爷,俺求你了,救救吴王吧!”

有人带头,其他矿工也都跪下了!

“皇帝大老爷,吴王说话算话,说给金子就给金子!”

“皇帝大老爷,我们来杭州前,吴王就把金子发了!每人二两!”

“听说王爷都是吃人的鬼,喝血的人!我看吴王不是这样的人!”

“吴王,多好的人呐,不能让窝寇带走!”

“皇帝大老爷,让我们上吧,救回吴王!”

“哪怕是俺死呢,吴王也不能死啊。”

……

矿工们群情激奋,都要求追上去救回吴王。

朱元璋没想到,三孙在这群矿工中的威信还很高!

三孙一直苟着,鸳鸯阵、狼筅都是通过沐瑶和郑和搞出来的。

哦,三孙之所以有威信,一方面他是吴王,还是沐瑶和郑和的主子。

最重要的是,吴王给他们黄金!

等于是提前给这些矿工兑现了赏钱,实打实的金子。

朱允熥为了打窝寇,为了缓解咱的尴尬,舍得下本钱!

一千名矿工,一人二两黄金,最少得两千两黄金!

这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啊!

三孙说给就给了,真把金子不当金子!

想起金子,朱元璋就想起了朱允炆。

为了从三孙心声中套出金矿的信息,当时让朱允炆找一些金子。

朱允炆把他母亲的一块狗头金拿过来了。

当时他转手送给了三孙。

哪知道朱允炆和他母亲吕氏嘴上不说,但眼中全是不舍!

看向三孙的眼光,都快杀死人了。

看看,三孙,为打窝寇,为了大明,千金散尽!

而,朱允炆和他母亲,把金子看得那么重!

人与人真的不能比啊。

这一比较,境界的高下马上显现出来。

朱元璋忽然又想,三孙的金子从哪里来的?

想想不外乎两个渠道,一种是蓝、常两家给的。

蓝、常两家都是朝廷淮西武将集团的主要支撑,拥有田产无数,家底很是厚实。

皇长孙夭折之后,他们就把朱允熥当成了心头肉。

时不时地给他一些金子是有可能的。

再想想前几日锦衣卫反映的情况。

仇占可、李景隆、朱棣组织了一个小小的赌局,想让三孙参加。

实际上是想赚三孙的钱。

哪知道三孙让郑和代表他参加,设下了一个大局,让这几个人上了一个大当。

一下子赚了好几千两黄金!

最惨的就数兵部左侍郞仇占可。

就数这家伙最为贪婪,哪知道最后输得连底裤都没了。

三孙当时应这个局,下这么大的赌注,应该早就想好了。

短期内激发这些矿工的战斗力,金钱重赏这个手段最直接、最管用。

三孙当时就是想从这三人身上把准备舍出去的金子给赢回来。

再看看仇占可这几天的样子,为两千五百两金子,愁成什么样了!

这几个家伙,想坑咱三孙?!

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也不想想自己的智商够不够!

居然还想打三孙的主意?

吃大亏了吧?活该!

这世上,能让三孙吃亏的人,恐怕还没有。

三孙这次为了打窝寇,舍出这么多银子,咱也不能让他吃亏!

朱棣、李景隆欠三孙的金子,不能就这么算了!

特别是仇占可,虽说是没什么家底,但不能因为没钱而一笔勾销!

有多少,那就还多少!

此事先放一放,最重要的是跟着那个被三孙故意放走的窝寇!

朱元璋没有搭理矿工们的呼喊,喊来了沐瑶和郑和。

看了看李景隆、朱棣、仇占可,又朝城内走了几个,向沐瑶和郑和招了招手。

离开李景隆、朱棣、仇占可足有十丈远!

几个人顿时心塞!

我们几个如此不受陛下待见!

陛下看见我们几个就烦!

看看吧,陛下拉着两个小太监远离自己,去说悄悄话,不让旁人听见!

朱棣立马有一种被父皇遗弃的丧感!

其余几人都从心底泛起一股无言的悲凉。

我们,不敢说是朝廷重臣,也算得上是朝廷高官,居然连小太监都比不上!

我们在大明朝廷,难道是来凑数的?

朱元璋在和沐瑶、郑和两个小太监耳语,离这么远,还生怕其他人知道!

朱允熥是废物,现在看,我们比朱允熥还要废!

终于,朱允璋向沐瑶、郑和交待完毕。

沐瑶和郑和叫来了刀疤脸纪老三。

纪老三听后大喜,朝跪下的矿工们大喊:“兄弟们,大活来了!大活来了,开工了!”

“都跟着沐统领、郑指挥,上船!出海!打窝寇!”

矿工们大喜,个个伏地,直谢皇帝大老爷。

矿工们从义乌赶到杭州,乘坐着大小不一的船只,都还在河中停着。

沐瑶、郑和带着矿工们乘船走了。

朱棣、李景隆、仇占可等人又愣了!

他们又去打窝寇?

出海?出海打窝寇?!

不是吧,这群矿工在陆地上,用狼筅和鸳鸯阵可以派上用场。

你出海去打窝寇?

也不看看你们坐的是什么船?

恐怕还没见到窝寇,船都要被风浪给掀翻!

陛下,这是要闹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