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7章 方孝孺发飚

孙掌柜进来了,紧紧跟在后面的,是吏部尚书康桢的儿子康大佑。

康大佑是都察院的照磨。

康大佑学问并不突出,甚至是平庸。

前年,由于查处的贪腐案件太多,官员被处理了一大批。

在官员紧缺的情况之下,朝廷直接从国子监中挑选了一批监生,直接授予官职。

康大佑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朝廷选中的。

作为吏部尚书康桢的大儿子,康大佑的入选再也正常不过。

康大佑被安排在都察院。

照磨一职,虽说是正八品,官职不高,但权力却是极大。

整个都察院里,从左右都御史到左右佥都御史,均无定员。

而照磨,只有一员。

照磨在整个都察院掌管磨勘和审计工作。

“纠弹百官非违,刷磨诸司文案”,这就是照磨的职责。

但康大佑此时却只能求着孙掌柜。

并非孙掌柜有多大的势力,而是因为在洪武一朝,只要是正常诚信经营,官员都不敢欺负。

因为朱元璋对欺负百姓包括商户的官员,十分痛恨。

康大佑进来一看,吴王朱允熥和翰林院方孝孺都在。

康大佑连忙施礼:“吴王、方夫子,下官冒昧了。”

朱允熥说道:“无妨,无妨。你父亲出书了吗?让我看看?”

康大佑拿着书稿递给了朱允熥。

朱允熥拿起一看,就是康桢写的,书名叫做《老子王弼疏义之疏义》。

翻了翻,简直了。

这书的四分之一是在复述老子的话。

四分之二是在复述王弼对于老子《道经》与《德经》的注释和理解。

剩下四分之一部分,是康桢对于王弼对于老子著作的理解的理解。

「我可奥,这书,真特么拗口!」

「下一本书有了!我对康桢对于王弼对于老子的理解的理解的理解。」

「这么下去,一本书接着一本书搞下去。」

「这么搞,国家所有的木材都砍完,都不够用!」

朱允熥把书还了回去:“哇,真的是好书啊,好书,值得出版!”

康大佑看朱允熥表扬了,替父亲感到高兴。

“敢问吴王,我父亲的著述,好在何处?”

朱允熥点点头:“好,好,字很大,字很黑!”

康大佑满脸黑线。

后院的朱元璋听得好笑,三孙损起人来都不带脏字的。

“方夫子,听说您要出书了,我今天赶过来,也想先看为快。”

康大佑前些日子与孙掌柜谈的时候了解到,吴王的老师方孝孺来过,说是要出一本书。

这本书很受欢迎,孙掌柜准备再多花点钱,把十年之内所有的版权全部拿下。

方孝孺说道:“此书名为《西游记》,并非下官所作,而是吴王所作,下官只是代笔罢了。”

“方夫子,你就不要谦虚了。你的学问,老夫岂能不知?”

院外响起一个声音。

是吏部尚书康桢。

“父亲,您怎么也来了?”康大佑连忙退在一旁。

康桢没有理康大佑:“孙掌柜,老夫写此书之时,翰林院、国子监都曾参与,其价值你可能并不知晓。”

康大佑说道:“孙掌柜,这书的销量你根本不用愁,翰林院、国子监,还有各省的府学、县学,你想想吧!”

「我的天,康桢,你纯粹是利用职务影响力啊。」

「你作为吏部尚书,管官员的,你说你准备写书,让大家提个建议,翰林院、国子监哪肯说真话?」

「哪怕你写的是狗屎,这些官员也得说成是麻花。」

「康桢,这是被捧得找不到北了。」

「听康大佑的口气,这是准备强行摊派给各级教育机构!」

「康桢,这简直就是合理合法地赚钱。」

「一是赚了书商的钱,二是赚了各级教育机构的钱。」

「国子监为了不赔钱,说不定就强制让监生买。」

孙掌柜笑道:“康大人,您的书,最好找官刻,民刻恐怕不合适。我所刻印的书,都是卖给老百姓的。”

康大佑没想到孙掌柜连一点面子都不给!

“孙掌柜,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脸不要脸!”

康大佑平时被人吹捧惯了,此时被一个小小的书商给拒绝了,火气立马上窜。

孙掌柜不卑不亢:“康大人,我有一帮人要养,总不能做赔钱的买卖。”

“你是说,出我父亲的书,这是在赔钱?”康大佑不依不饶。

“在商言商。康大人的书,不适合普通百姓。出此书,我没有丝毫把握。”孙掌柜说得也很委婉。

康桢心里不痛快,转头向方孝孺:“方夫子,我听说你出书了,叫《西游记》,可否让老夫一观?”

方孝孺将《西游记》递上。

康桢翻了翻,哈哈大笑:“方夫子,这是你写的吗?”

方孝孺道:“在下的水平写不出《西游记》。此书,实为吴王所著。”

“哦,原来如此。”康桢顿时了然。

“康大人,吴王此书,寓意深远,立意高远。这个暂且不说,您看看这个,确为一大创新。”

方孝孺指着《西游记》说起来:“当时,在下颇不理解,后来才明白吴王的用意,这对于我大明来讲,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在后院的朱元璋听得奇怪起来,方孝孺居然对吴王的《西游记》给予如此高的评价。

居然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吴王写的《西游记》只不过是话本而已,既不是老子的《道经》与《德经》,也不是《诗经》。

怎么可能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康桢看后道:“方夫子,老夫平时一直对你很佩服的,现在嘛,你已经变了许多了。这本《西游记》,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

方孝孺的牛脾气上来了:“康大人,大雅之堂难道就是国子监、翰林院吗?”

“书是让人看的,不是摆在那里落满灰的。请恕下官直言,您的书就算是摆在翰林院、国子监,结果也是束之高阁、落满灰尘、无人问津!”

康桢哪知道方孝孺居然是这个态度,气得指向方孝孺的手都抖了起来。

方孝孺现在对于朱允熥是越来越佩服了。

现在有人看不起朱允熥,他是怎么也忍不了了。

朱元璋此时奇怪了,方孝孺居然对吏部尚书发飚了!

方孝孺是咱派给朱允熥的。

方孝孺怎么对三孙如此佩服?

难道三孙向他显露过才干?

不会,三孙是不会轻易显露的,特别是在文才方面。

如果想让方孝孺服气,就必须在他最擅长的地方超过他。

难道就是因为《西游记》折服了方孝孺?

也不对,咱听沐瑶给自己讲过《西游记》的片断,故事很精彩,但是遣词造句方面,跟大白话没多少差别呀。

方孝孺,绝对是耿直坦率、宁折不弯之人,他对三孙的《西游记》如此佩服。

这说明,三孙在文才方面,也不装了!

在文才方面,三孙也要显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