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8章 陛下编的书,不是东西?

“此等拙劣无比的书,居然与老夫的书相提并论,耻辱,耻辱!”

康桢说道:“吴王,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是读书人读的。这《西游记》只不过搏得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一笑罢了。”

“寻常百姓看的书,能有什么好东西?”

方孝孺没料到康桢居然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吴王,简直是一点都不客气。

正想替吴王辩驳,吴王忽地一下站起来了:“康大人,在我看来,万般皆上品,唯有读书糟!”

“特别是读你这种注释的注释的注释的注释的注释的注释的,这叫一个糟糕!”

“特别是读你这种理解的理解的理解的理解的理解的理解的,真叫一个糟心!”

“书,是读书人读的。老百姓,特么就不配读书了?”

康桢没料到朱允熥言辞如此犀利!

完全把传统的观念给反过来了!

他居然说:万般皆上品,唯有读书糟,特别是自己准备出版的书糟糕、糟心!

老百姓读书有什么用?

康大佑见父亲被怼,不爽了。

你一个吴王有什么好拽的?

等到二皇孙朱允炆当上储君,看你还狂不?

文不成、武不就,还时不时地打人、骂人!

着实可恶。

“吴王,老百姓读个屁的书?!要是都读书了,都当官了,谁来种地?谁来作工?谁来打仗?”

康大佑说完,康桢不禁点点头,社会有分工,人伦有纲常,千百年来都是如此,岂能乱变?

“放屁!”朱允熥怒道:“老百姓难道就不能读书了?种地、作工、打仗都不用看书了?”

“种地不看书,《齐民要术》给谁看?”

“作工不看书,黄帝如何作轩辕?”

“打仗不看书,关羽为何读《春秋》?”

“岳飞不看书,何来《满江红》?”

几句话一出,方孝孺不禁赞叹。

吴王的怼人功夫,果真是天下无敌。

朱允熥换了一种口气:“康大人说,寻常百姓看的书,能有什么好东西。这话说得好啊,这话说得真妙。”

康桢没有接话,感到朱允熥并非是真的赞扬,而是不怀好意。

“康大人,依你的意思,陛下亲自编写的《大诰》就不是好东西,在你看来,恐怕连东西都不是!”

啊,康桢愣住了。

朱元璋于洪武十八年亲自编定了《大诰》,并且要求每家每户都要有一本。

《大诰》不仅是一部刑法典章,而且还有对各阶层人们的行为规范,甚至涉及到家庭教育等方面。

朱元璋希望百姓能够各安其分,遵守自己的伦理道德。

《大诰》还对百姓使用的器物、服饰的花色、饰物等都进行了详细的规定,比如规定百姓房子不允许雕花,否则都要处以重罪。

朱元璋规定如果老百姓犯罪,只要家里有《大诰》就可以减轻罪行。

如果老百姓能够念出《大诰》内容,甚至可以免罪。

方孝孺真想击节赞叹!

吴王的脑子,反应真是太快了!

抓住康桢话中的漏洞不放,直接把康桢怼到了墙角,想转圈都转不过来!

朱允熥继续穷追猛打:“《大诰》在寻常百姓家里,就算不得好东西!陛下编的书,康大人居然说不是东西!”

康桢的汗都出来了,天啊,怎么就掉到了朱允熥设置的陷井里?

不是说了,朱允熥就是个废物吗?

口才怎么如此犀利?

想起来了,朱允熥曾在朝堂上发飚,就“奇技淫巧”怼过不少大臣。

朱允熥文不成、武不就,嘴上功夫倒是一流。

今天,算是栽到这里了。

此地,再也待不下去了!

康桢拉了一把儿子康大佑:“我们走。”

朱允熥呵呵一笑:“恕不远送。”

康桢走到门口,忽听得背后有人说道:“康大人,就这么走了?”

猛地回头!

康桢的脸,刷地一下就白了!

康大佑吓得,从康桢身上滑了下去,软了,瘫了。

天啊,刚才与吴王的互怼,被陛下给撞见了!

刚才发话的,正是当今圣上朱元璋!

陛下居然把康桢叫“康大人”,这不是尊敬之语,而是罚人之兆!

康桢脑中一片空白,“康大人”,陛下喊自己为“大人”。

可见陛下有多么的恼火。

康桢立马跪下:“陛下,臣,微臣刚才是无心之言、无意之举,罪该万死,垦求陛下恕罪。”

康大佑带着哭腔:“陛下,不是《大诰》不是东西,不,《大诰》是好东西,《大诰》也不是,我,我不是个东西!不是我爹!都是我。”

“你们两个都不是个东西!”朱元璋怒了:“你们竟敢来吴王家里辱骂吴王!岂有此理?!”

“你们辱骂咱三孙,也就罢了!”

“但是,你们辱骂的是国法!你们眼里,已经没有了《大诰》吗?”

康桢和康大佑伏地,像触电一般浑身颤栗不已,显然已经怕到了极处。

朱允熥一点都不同情。

这种人,表面上显得很清高,其实内心龌龊,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你出书,当然没问题。

但是你的水平如此低劣,写出来还要逼着书商给你出版。

并且还准备强行摊牌到翰林院、国子监,还有下面的府学、县学。

这样一来,全国的学子岂不是都要买?

这是典型的利用职务影响力为个人谋利益!

最让人厌恶的是,此人还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普通的老百姓就不配读书!

对于这种假清高、实龌龊的货色,怎么能忍呢?

哪怕暴露一下咱的文才,也在所不惜!

怼他!

怼不死他!

朱元璋脸色阴郁:“蒋瓛,你带康大佑去康家,对康家全面搜查!”

康桢吓坏了,陛下这是要对自己抄家吗?

不经过刑部、不经过都察院、不经过大理寺,直接让锦衣卫去全面搜查!

自己家里,还存着一个顺天府治中送来的玉佛,盐课提举司同提举送的狗头金等等。

这要是让查到了,恐怕吏部尚书是做不成了。

蒋瓛没有动,感到陛下的话没有说完。

因为全面搜查,总得有个重点。

“蒋瓛,你看看康家有没有存《大诰》。”

康桢和康大佑,一下子软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