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以后你只配钻狗洞

“贱货,到了这里还有你选择余地么?”

陆川一巴掌扇在夏晚秋脸上,满脸暴戾之气,“老实听话,不然的话你爹娘什么下场,也不需要我来过多阐述,你反抗一次,我就砍掉他们一根手指头,你要是想自杀,一了百了也行,反正你父母人就在那,他们跑不掉,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生不如死。”

陆川捏住夏晚秋下巴,望着眼前这张哪怕被他打的通红,留有手指印记,可仍然国色天香,还因为受到欺凌而变得更加楚楚可怜的脸蛋,不由内心又阵阵躁动。

他等着一天,实在太久了!

“陆川,你不得好死!”夏晚秋无奈只好放弃抵抗,可她绝对不会真正屈服陆川,更不会对他流露出一丝笑容。

“哈哈哈哈等下到了床上去,我看你的嘴巴是不是还跟现在一样硬。”对于夏晚秋的咒骂,陆川根本就不生气,她越是这样束手无策,他也就越是兴奋。

陆川带着夏晚秋进入别墅,马上就轰动到了不少下人和保镖。

正在上面房中做瑜伽的张梅也得到消息匆匆赶下来。

“呵呵,我道是谁,这不是铁骨铮铮,扬言这辈子都只会是王辰女人的夏晚秋么?怎么,这就对我儿子投怀送抱了?”

张梅看到夏晚秋后,刻薄的冷意马上堆满脸庞:“给脸不要脸的烂货,当初风风光光要迎娶你过门,大好机会放在你面前你不要,现在却又死皮赖脸贴上,呵呵,可惜我陆家的大门,已经不是你可以踏足的,以后你夏晚秋进出我陆家,只能走狗洞,正门后门和侧门,全都不是你可以走的,听清楚没有!?”

夏晚秋玉拳紧攥,俏脸含怒。

陆川笑道:“妈,咱家可没有狗洞给她钻。”

“这有什么关系?管家,管家过来,马上去后门旁边凿一个狗洞出来,去,就按照她的身材比例凿,一天之内我就要看到成效。”

张梅唤来管家对他下达命令,管家马上应下去办。

顿时间,夏晚秋那一整张脸全都失去了人色,娇躯不停颤抖,就连大脑仿佛都快要陷入绝对的窒息中。

羞辱。

实在是太羞辱人了!

这是真要逼死她不成么?这一刻她真想就跟陆川母子拼命,一了百了算了。

可只要一想到父母的安危,她就又只能含屈容忍,因为她的心中还存在着希望之光!

陆川笑了笑,并没有反对,因为他也没把夏晚秋当做自己的女人去看待,而是当做花费了两千多万买回来的奴仆。

既然花钱买回来的,那当然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怎么?还不服?哼,别忘记了,你只是我陆家花钱从夏家哪里买回来的奴隶,我陆家甚至有权利决定你的生死,记得以后看到我就先跪下请安。”

张梅趾高气昂,对着夏晚秋喝令:“来,现在就先给我跪下请安,趁此机会好好打磨,省得以后不懂规矩!”

夏晚秋深深吸气,将头侧过去,装作没有听见。

这不可能!!

张梅眼神一下变得凶恶起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夏晚秋被打的眼冒金星,足足退后五六步远,可她却是倔强的死死捂住脸庞,低声回应,“不可能!”

“陆川,看看你带回来的什么女人,她竟敢忤逆我的命令!”

张梅气炸了,对着陆川大呼小叫:“你来说,这怎么解决!”

“妈你别生气,我来处理。”陆川赶紧劝阻。

他快步走到夏晚秋旁边,粗暴的抓住她头发,凶神恶煞的怒视她,“你敢不听我命令?我妈让你跪下,你聋吗?”

夏晚秋头皮都快要裂开,疼到她抽搐。

可她却依然紧要着牙齿不叫出来,不但不屈服,反而还怒视着陆川,“陆川,你这样百般羞辱我,真就没想过王辰回来后,你将要承受的后果吗?”

陆川眼瞳本能微缩,被夏晚秋如此凌厉的凝视着,他心中还真出现了一丝惊慌。

不过马上,他恼羞成怒的又一掌落在夏晚秋脸颊上,“王辰那废物东西明天就得死,臭婊子,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不准在我面前提他?”

夏晚秋嘴角溢出鲜血,她冷笑,依旧冷眼凝视陆川,“懦夫,只敢拿我撒气算什么本事。”

啪!

陆川暴怒,即将失去了理智,难道他堂堂陆川,真就比不过王辰那家伙?

又是恶狠狠一掌落下,打的夏晚秋连吐两口血,本以为这样足够让夏晚秋恐惧,没想到她眼神却更加的冷漠和讥讽:“陆川,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打不死我,等王辰回来,就是你的死期!”

“周雄正打断我妈一只手而导致全家被灭,你现在这样欺辱我,你认为王辰会怎样对付你?”

不知道为什么,陆川心头忽生一抹恐惧,王辰那疯狗似乎是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要是他真出来了还真不好办。

但马上这个可能就被他否定,等待王辰的只有法律裁决,他死定了!

陆川冷笑,用力拽着夏晚秋头发,粗暴狂躁,“那你知道我会怎样对付你吗?我要在你身上刻满字,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夏晚秋是我陆川的一条母狗,我要让你受尽屈辱。”

夏晚秋脸上已经没有了人色,嘴角更不停流出鲜血,可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有屈辱和哀求意思,死死忍住,不肯低头求饶!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陆川心中怒火彻底炸开了,夏晚秋越是这样,就越让他生气,明明是他禁锢了她,可她那眼神,竟然把他当做了小丑?

找死!

“跪不跪!”

啪!

“休想!”

“跪不跪!”

啪!

“不跪!”

“跪不跪!”

啪!啪!啪!

陆川疯狂出手,一下比一下凶狠,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一头丧失理智的凶兽,手掌不停落在夏晚秋脸庞上。

不过一会儿,夏晚秋脸庞就已经血肉模糊,意识消沉,人渐渐站立不稳。

可是她仍然死死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无论陆川怎样欺辱殴打,她不仅没有屈服,更还冷眼凝视陆川,带着嗤笑,好像一个疯子。

陆川愤怒到了顶点,这一刻杀了她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