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她是我陆家私人物品!

“川儿,来,用这个,为了这贱货把你手打疼了可不值得。”

这时候,去而复返的张梅回来了,手中拿着一块滚烫的烙印,上面居然烙着四个大字:陆川之奴!

张梅拿出来时,烙印还散发着滚烫炽热的气息,她一脸歹毒,根本也就没拿夏晚秋当一个人看。

陆川大喜过望,立马从张梅手中接过烙印,望着视线中不停退后,直直退到一处石梁旁才能勉强站定的夏晚秋,他露出残忍的笑容朝她走去,“夏晚秋,这是你自找的,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上就将烙印下永恒属于我的印记!”

那扑面而来的滚烫热气让夏晚秋模糊的意识都有所清醒,猛地一抬头,一个滚烫十足的烙印就朝她血肉模糊的脸庞落去!

夏晚秋眼瞳骤然放大,在这面前,她终于是恐惧了,她不怕死,但怕自己不干净,更不想受陆川这等羞辱!

可是她根本就避不开!

绝望之际,夏晚秋嘶吼:“陆川,你不得好死!”

陆川满脸全是疯狂,拿着滚烫烙印狠狠落向夏晚秋脸庞,“认命吧,我的女奴!”

夏晚秋神情若狂,可却无力躲避,但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胳膊,突然出现在视线之中,令她全身犹如一股股电流窜过一般,娇躯柔软,再没了支撑力量,直挺挺朝旁边倒去,眼中流淌出如释重负的泪水。

哧!

那出现的手臂猛地抓住陆川手腕,将他动作挡下,而另一只手则是闪电般抓去,将即将摔倒的夏晚秋抱住,随即重重搂入怀中,全身血液都在此刻燃烧、沸腾起来!

那双明亮深邃的眼眸,更是瞬间被滔天杀意覆盖、填满。

“啊!!”

王辰猛然仰天怒吼,手上狠狠用力,还处于震惊中的陆川当即惨叫一声,右手手腕当场粉碎,那滚烫的烙印也从他手中掉落,被王辰接过,死死抓在手中!

“王,王辰!!?”

陆川惨叫着惊恐退后,满脸的不可思议与惶恐,“你不是在看守所里面吗?你怎么出来了?难道你逃狱?你,你...”

陆川脸色唰一下白了。

是了,逃狱!

以王辰的身手,他在明知是死的前提下,或许真会选择逃狱。

他为什么没考虑到这方面上问题啊。

而真正看到王辰就这样活生生出现在他眼前后,他慌了,真的慌了,再没了前面对夏晚秋时所表现出来的霸道、强硬。

哪怕这里是他家!

“王辰,你这死囚犯怎么出来的?你逃狱?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就报警,你别想跑。”张梅也震惊,一边大声呼喊叫来保镖,一边赶紧退后拨打报警电话。

王辰没有搭理他们,而是紧紧抱住意识模糊的妻子,望着她那张血肉模糊,近乎快要看不清原样的脸颊,他身子在颤抖,心在抽搐,怒火凝聚到顶点。

他王辰,生长于这天地之间,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可为何却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会令其遭受如此羞辱!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晚秋,对不起,我来晚了。”

王辰颤抖着,泪水不停从他激动的眼眶中飞溅落下,紧紧抱住她,疯狂催动全身的力量注入到夏晚秋体内去,以此为她消除掉脸庞上那火辣辣的疼痛。

原本绝美动人的玉颊,现在竟完全破相到不堪入目。

陆川,你好大的狗胆!

夏晚秋下意识紧紧抱住王辰,低声喃喃:“王辰,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傻瓜,傻瓜,是我对不起你,是我,都是我的错。”

王辰泪水更加止不住了,自责到死,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放下妻子不管,天大地大,对他来说,什么都没有妻子最重要!

夏晚秋却是微笑,然后慢慢安详睡去。

王辰单手抱住睡去的妻子,另外一只手拿着那根烙印,一步一个脚印,朝着陆川方向走去。

“王辰,这里是我陆家,你想在这里撒野吗?”

看着王辰气势恐怖的朝他走来,哪怕周围聚集着数十位保镖,陆川心中照样没底。

因为周家不光有数十位保镖没能拦住王辰,好几位枪手,还有未知的强者也没能拦住啊。

他心中已经悔恨无比,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再多等两天?

“王辰,我现在跟你可没什么冲突,我去夏家准备要回前面给出的彩礼,但是夏烈他不退,更还要强行将夏晚秋硬塞给我,说夏晚秋以后就是我的私人物品,随便我怎么驱使,这,这都是夏烈等错,跟我没关系!”

“好了,既然你来了,夏晚秋也没出什么意外,就当我陆家吃个哑巴亏,那两千多万彩礼不要了,夏晚秋也不要了好吧,你带她走,我们从此之间一笔勾销,行了吧!”

陆川激动大吼,不停朝后面退走,还一边招呼所有保镖上前,一定要拦住王辰。

同样心中懊恼无比,早知道就先不让马三带着唐婉清回姜家了,若是马三在这里,岂能让他王辰这么嚣张?

张梅跟着大叫:“王辰,夏晚秋可是我们陆家花了两千多万买回来的私人物品,按理来说就应该属于我陆家了,跟你没半毛钱关系,但是现在我法外开恩,准许你带她离开这里,钱我也不追究你了,走吧!”

张梅理直气壮,似乎还让王辰占去了多大便宜。

“私人物品?”王辰犹如死神一般恐怖的声音响彻陆家:“我明媒正娶,苏杭千万人共同见证的老婆,什么时候成了你陆家的私人物品?”

“是夏烈亲口说的,夏烈是夏晚秋爷爷,更是夏家家主,难道他说的不算吗?”陆川大声反驳。

“呵呵,他夏烈算什么东西,也配替我老婆做主?”

王辰愤恨一笑,老匹夫,你找死!

“我本以为,周家的死足以震慑尔等宵小,却没想到,这才过去不到几天,你们陆家就敢这么猖狂的跳出来,伤我妻子,辱我妻子,陆川,你说我该怎样回应你?”

陆川眼瞳骤然收缩,全身寒芒都耸立起来,预知到强烈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