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不灭你陆家满门,我良心难安!

“上,全都给我上啊,谁打死王辰,我赏谁五百万!!”

陆川对着一群发愣的保镖大吼。

一群保镖对视一眼,财帛动人心,更何况他们还有这么多人,凭什么怕王辰?

决定下来后,一群保镖同时怒喝,然后抽出电棍就朝王辰蜂蛹冲去,气势汹涌。

张梅连声大叫:“打死他,给我把这小畜生打死!”

轰!

王辰只是脚下一剁,一股可怕的力量在脚下形成,然后飞速震荡地面,所有冲来的保镖全都被瞬间掀飞出去,惨叫一片,瞬间丧失战斗力。

“啊...”陆川怪叫一声,再次见识到王辰这恐怖的战斗力,他彻底没了心气,只想逃跑。

“跑?跑得掉吗?”

轰!

王辰脚下再一剁,瞬间地面崩裂,出现一条迅猛暗雷,当即冲到陆川近前,将他直接炸飞数米之高,落地后更是将他摔得七荤八素,肋骨断裂无数。

“咳咳咳,疼,疼死我了。”陆川痛苦的捂住腰身,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一只脚却无情落下,正中他的脑袋,将他狠狠踩了下去!

陆川再次惨叫,地面上的碎石不但划破了他英俊的脸庞,更是刺瞎了他一只眼睛,让他惨叫凄厉,拼了命的挣扎哀嚎。

“王辰,你这狗东西,还不快放开我儿子!”

张梅见状,愤怒的冲向王辰,尖锐的指甲就朝王辰脸上抓去,“我儿子千金之躯,哪里是你这杂碎能比的,快给我滚——”

噗嗤!

王辰面无表情,看也未看的抬手落去,那滚烫烙印正中冲过来的张梅脸庞,只听一声滚烫热气烫坏皮肤的滋滋声应声传来,愤怒的张梅马上痛苦哀嚎的倒在地上,死死捂住那张被烫到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脸颊,惊恐愤怒的怪叫:“我的脸,我的脸啊!王辰,你敢这样对我,你死定了,今天谁都别想救你,我要你全身都被烫下烙印——”

噗嗤!

王辰面无表情挪开踩着陆川的脚步,一步步朝怪叫,近乎快失去理智的张梅走去。

张梅望着走来的王辰,她放下捂住脸庞的手,那半张被烫坏,显出四个血淋淋大字的丑陋脸庞也出现在了王辰视线中。

陆川之奴!

他胸膛之中的火气腾一下又冲上头脑,该死的歹毒娼妇!

你们竟然比如心狠手辣,丧心病狂,既然你们想刻字,那我今天就成全你们!

“王辰,你——”张梅似乎意识到什么,下意识在地上朝后退去,话还没出口,就看到一抹暴戾之气从王辰脸庞上飞速涌现,跟着手臂一动,那滚烫烙印再次落在张梅身上,正中她的嘴巴。

张梅拼了命想要躲避,而且疯狂摇头想要摆脱。

王辰就暴怒向前,死死跟住,最后用滚烫烙印按住张梅脑袋,将其死死抵在地上,烙印烫坏了张梅的嘴唇,又烫坏了她牙齿、舌头,最后王辰猛地一用力,这滚烫烙印直接冲进了张梅口中喉咙,张梅身体疯狂颤抖,眼中已经看不见往日中半点尖酸刻薄与狠毒,只有惶恐和死亡降临前的无尽灰暗。

渍渍渍!

半响之后,张梅彻底没了动静。

王辰将那滚烫烙印从她嘴中缓缓取出,然后漠然转身,望着身后刚刚坐起来,分明满脸鲜血,疼痛到灵魂都抽搐地步,却愣是半个字都不敢哼出来的陆川。

他就这样坐在后面,用仅存还能视物的右眼惊悚的看着王辰这样将他母亲杀害,手段极其残忍!!

然而他的心中竟然没有愤怒,只有惊恐与悔恨。

他为什么要去惹这个煞星?

刚刚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夏晚秋,现在搞成这样,他完全是咎由自取啊!

“叫人。”

王辰没有急着再动手,而是漠然对陆川说道:“将你陆家所有人全部都叫过来,同时你也可以叫其他所有认识的人,能叫来的全部叫来,我王辰今天若不灭你陆家满门,天下之人,怎样看我!”

杀气腾腾,四周树木跟着躁动,无边落木萧萧,破碎花叶漫天飞旋。

陆川心头何等悲凉,何其颤栗。

“王,王辰,你非要把事做绝?你可要知道,现在整个苏杭的人全都看着呢,你根本就没有——”陆川还在做垂死挣扎。

王辰漠然道:“既然我王辰已经万劫不复,那再多你陆川一条人命又何妨?还不明白吗?你陆川想要活命就只有一个办法,弄死我。”

陆川:“。。。”

是啊,王辰已经穷途末路了,跟他讲道理,讲这些有用吗?

他侧头,母亲凄厉的死相还历历在目,他全身一个激灵,他可不想被这样对待。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陆川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赶紧联系他的父亲,陆丰年。

简单阐述这边事情后,陆丰年暴跳如雷,千算万算没想到家中会发生这么大的事。

通知完陆丰年后,陆川又赶紧通话孟坤,而这时候孟坤都还不知道王辰被无罪释放了,得知这消息后,极其震怒,扬言马上带人杀过来,让他先稳住。

有了孟坤做担保,陆川这也就有了底气,没再联络姜千秋,认为用不上。

王辰便抱着夏晚秋在一旁等候,经过他一直传输真气,夏晚秋脸上伤势已经得到治愈,但还是留有许多红印记,能看出被掌掴过的痕迹。

王辰心头怒火冲天,外伤可以治愈,可对内心所造成的创伤又怎样康复!?

就这样等待莫约半小时后,陆家别墅中陆续有车辆开进来,陆川激动的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就要朝那边冲过去。

王辰一步向前,挡在陆川面前,陆川还没说话,双腿就突然没了力量,一阵天旋地转,让他摔倒在地上,紧接着剧烈的疼痛迅速席卷全身上下,让他发出杀猪般的嘶吼惨叫。

同时死死捂住断裂的两条大腿,难以置信。

“我想,你还是跪在地上接受你的审判,来的更好一些。”

陆川愤怒的抬头望向近在咫尺,可却令他只能仰望的王辰,本想说什么,可王辰一道冷漠眼神落下,他瞬间灵魂都被冰封。

王辰从他身旁经过,丢下轻飘飘的一句话,随后直面下车,快速朝这边冲过来的大批身影。

为首一位中年男人,正是陆丰年,五十出头,气势逼人,英武不凡。

“川儿!”

他刚下车,什么狠话都还没来得及放,就亲眼目睹到了自己儿子双腿被废?他心中愤怒可想而知。

“王辰,你这该死的杂碎,竟敢这样欺辱我陆家,你真当我陆家是吃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