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南斗武社

陆丰年咆哮,一声令下,瞬间身后冲出数十人,一位位全都气宇轩昂,太阳穴高高鼓起,眼神凌厉有神,像是围拢猎物一样将王辰包围起来。

陆丰年脱下西装,露出精悍结实的满身腱子肉,一股凶悍气息也从他身上弥漫出来。

陆川疯狂大叫:“爸,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他不光打断了我双腿,还杀死了妈,绝对不能放过他!”

陆丰年视线一转,马上就看到不远处躺在地上,早已断气的妻子张梅,他仰天哀嚎一声,怒不可恕,杀妻之仇,辱子之恨,万般不可饶恕!

“王辰,你本就是该死之人,却偏偏不认命,还要跑出来为祸人间,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孽种!”

陆丰年双手合十,高高举起,强大杀意爆发之际,吐气滚滚如雷动:“今日,我陆丰年在此,率领南斗武社众弟子,将你诛灭,受死!”

当日,他并未在场,而是前去了金陵,所以导致王辰破坏掉孩子婚礼,后面也得知到王辰瞬杀了铁手玫瑰他们,击退大片打手,实力不俗。

他不以为然,在苏杭中,论实力,南斗武社称第二,谁敢称第一?

看到陆丰年带着一众武社弟子赶过来,倒在血泊中的陆川顿时放声狂笑,“王辰你这狗东西就安心等死吧,我爸可是南斗武社中的精武级强者,位列第三长老,今天你死定了!”

现场气氛凝固,空气中仿佛都流动着森寒杀气。

“杀!”

周遭一众弟子纷纷口吐杀意,迅速而动,围绕着王辰跳动起来,速度之快,眼花缭乱,四周飞沙走石。

王辰依然单手抱住妻子,冷眼扫视众人,沉默寡言。

轰!

突然之间,身后一位南斗武社弟子窜出,五指成勾,强势抓向王辰后心,他速度极快,如闪电一般眨眼就爆窜到王辰身后,这一抓更是将他超过十年的苦修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阵恶风袭来,王辰后心都在发凉。

他看也不看,只是微微侧身就避开那人扑击,那人也没想到王辰会如此容易就避开,本想从王辰身边就一闪即逝,却被王辰手中烙印轻松击中后背,当场惨叫一声坠地,背后被烫的皮开肉绽。

王辰一脚踢在他腰身处,将其踹飞,又迎面击中两道身影,阵型大乱。

“一起上!”

陆丰年愤怒,这王辰果然有两小子,深吸口气后,一脚震碎脚下三米地面,人像是一枚炮弹出膛般,猛然冲杀向王辰,铁手散发着一股淡黄色气晕,直取王辰心胸,无视他手中烙印。

陆丰年一动,身外数十位弟子也全都跟着一动,如饿狼扑食一样全部扑向王辰。

王辰面无表情,不退反进,主动靠近陆丰年而去,脚下一震,气浪升涌,无数碎石子飞扬爆射四方,精准击中一位位武社弟子,从他们手臂、大腿等部位径直贯穿而过,一时间,所有扑过来的弟子全都惨叫哀嚎着倒飞出去。

围攻马上就变成了陆丰年一对一王辰。

后面涨红脸庞,本以为王辰马上就会被围攻打死的陆川表情瞬间变得惊恐,不可能,不可能的啊,这特娘的还是人吗?

但他坚信,他父亲是不会败给王辰的!

“王辰,给我死!”

他愤怒大吼,双眼死死瞪大,渴望看到陆丰年一拳打死王辰。

可惜,他注定失望。

王辰挥动手中烙印,陆丰年怒吼抓去,可没有他想象中的势如破竹,反倒是被烙印一击打破全身真气,当场气散坠地,捂住被烫伤的手臂,发出阵阵惊恐哀嚎。

“爸——”陆川傻眼了,他眼中战无不胜的父亲,居然一个回合不到就败了?

他无法接受!

他要疯了,真的要疯了,更是悔到肠子都发青,自己好端端为什么要去惹王辰?又为什么非要在这关键节骨眼上按耐不住的躁动?

就算现在王辰死了,被就地正法。

他双腿也再无法挽回,手还断了一直,瞎掉的哪只眼更加无法挽回,这将是他一生的痛!!

“王辰,你,你是玄境强者?”

被一下废去攻击的陆丰年瘫倒在地,一边流汗,一边震惊抬头望着走过来的王辰,他眼神惊恐,充满难以置信。

王辰抬起手中烙印,将它对准陆丰年视线,冷冷问道:“看清楚上面的字了么?”

陆丰年努力辨别,但看不太清楚,他正要摇头,王辰就在他手臂上落下,陆丰年全身一阵颤抖,却忍住了这剧烈的灼烧疼痛。

王辰拿开后再问他,“这回看清了么?”

陆丰年哆嗦着嘴巴,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臂上留下了四个鲜红大字:陆川之奴!

他呆滞了片刻,看了眼王辰怀中昏睡的夏晚秋,随即猛地将视线转移到陆川身上,“陆川,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陆川磕磕绊绊,根本就解释不了,“爸,我,我,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陆丰年怒吼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不害死我们一家,你不甘心是吧?”

他恨铁不成钢。

儿子这种做法,他不觉得有什么。

不就是一个女人么,就算真烙下了又如何?

气得是他就这么没耐心么?明明明天就能见分晓,这一天怎么就等不下去?

再多等一天会死?

现在搞成这样,王辰摆明了就是破罐破摔,要在死之前拉上他们做垫背!

他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陆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陆川露出恐惧神色,大脑也出现大片短暂空白,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孟坤终于是带着大批人迅速赶到这里。

瞬间,无数身怀荷枪实弹的身影从远方冲来,要第一时间包围接管这里。

前面车上,还有孟坤愤怒的声音传来:“王辰,马上束手就擒,你竟然还胆敢逃狱,我若是不将你绳之以法的话,我孟坤如何对得起苏杭所有人士的信任!”

他俨然已经将自己带入到苏杭英雄的身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