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清理门户

看到孟坤带人赶来,陆川激动到快要哭了,这真是比看到自己亲爹还要亲切啊,“孟局,你总算来了,快,快将王辰给就地击毙,他太危险了!”

陆丰年也激动不已,关键时刻,还是公家好使啊!

他刚要松口气,认为渡过一劫。

王辰轻飘飘的话就传入他的耳中,“你以为他来了,你陆家三口就不用死?”

陆丰年:“。。。”

随即他猛烈挣扎起来,想要逃脱王辰掌控,并且要大吼,以此揭发王辰,可当抬头对上王辰那双犀利金目后,全身猛地一震,眼神瞬间呆滞无神,下一刻,人一个箭步去到陆川身旁。

陆川还以为陆丰年冲过来是要保护他的安危,见王辰也不敢阻拦,就傻愣愣等死的站在那里,这一刻他心情大爽:“哈哈哈,王辰,你再狂啊?到最后,你还是输家,等你被击毙后,夏晚秋她照样逃不出我的...”

咔擦!

陆丰年突然当着已经迅速冲过来,将王辰围拢起来的孟坤一众人的面,直接捏碎了陆川的脖颈。

陆川声音戛然而止,脸上癫狂的笑容也都还没散去,就这样凝固的直挺挺朝地上倒下去。

陆川死了!

死在了他的亲生父亲手下。

而他死之前似乎都不敢相信陆丰年会杀他。

“陆丰年,你在干什么!!”

匆匆赶来,自信以为控制了现场,这回他王辰说什么也都没用了,根据情况再将他就地击毙也毫无问题的孟坤就亲眼目睹到这诡异,无法理解的一幕。

他傻了,以至于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而且这样一幕,何其之相似!?

所以他暴怒,也有恐惧。

现场近乎所有枪口全都对准了陆丰年,只要他有任何举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将他击毙。

孟坤狂要疯了:“陆丰年,你疯了吗?”

陆丰年毫无情感地道:“陆川丧失人性,我陆丰年自行清理门户。”

孟坤瞪大眼睛,只感觉丝丝寒气入体,这种鬼话他能相信?

“王辰?这又是你在搞鬼?当天你也是利用同样手段杀死了周家四口,今天你还要当着我面故伎重演吗?那你可就多想了,只要我们将陆丰年给带回去,这一切也就...”

孟坤马上冷静下来,陆丰年只要清醒过来了,自然会说出原委,可他还在正说着,陆丰年就突然一拳锤在自己的胸口,瞬间轰爆自己五脏六腑,在孟坤惊悚注视下,吐血而亡。

周遭一众身经百战的战士们也全都傻眼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一幕?

他们全都下意识咽下去一口口水,然后死死包围王辰,警戒他的一举一动。

孟坤猛然抬头,控制着心中的恐惧与愤怒,咬牙切齿地道:“王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先是逃狱,现在又杀死陆家三口,我孟坤若不将你绳之以法,我...”

“我是不是逃狱,难道你心中会没有数么?”

王辰漠然出声,将他愤怒的言论打断:“至于陆家三口,你们全都看在眼里,跟我王辰有什么关系?我来陆家,仅仅只是接我老婆回家,仅此而已。”

“你们真正应该调查的是为什么我妻子会被陆家绑架劫持到此,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王辰说话间,已经准备离场了。

“站住!”

孟坤怎么可能会容许他离开,这让他老脸往那搁?

王辰嘴角掀起一抹讥讽弧度,“孟坤,不,现在应该提前称呼你孟上校了吧?呵呵,希望明天一切都能如你所愿,我等你。”

孟坤面色猛地一变,王辰知道了?

他表情阵阵变幻,阴晴不定,这件事王辰肯定是知道的,原本是想着将王辰暂时关着,等国安部的人离去后,一切尘埃落定,也就没了后顾之忧,随便处置王辰都行。

可是现在王辰被华应岳下令释放,并且宣布无罪,哪怕他心中知道为什么,却也不敢张扬,更得装作未知!

“王辰,你杀了人,逃不掉的。”

孟坤深吸口气,心中已经有了其他考量。

他指了指现场,冷冷道:“这里一切全都是新的证据,就算陆家父子的死可以跟你逃离干系,那张梅呢?她的死,你敢说跟你没关系?”

王辰无所谓的耸耸肩:“那就等孟上校调查清楚后再来找我吧。”

孟坤面色猛地下沉,可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王辰这样抱着夏晚秋潇洒离去。

“可恶!”

孟坤心中那个恨呐,王辰这个该死的家伙就像是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一样,将他给拿捏到死,这种人,就不该活着!

看来,唯有暂且隐下此事,明天平安送走国安部同志后,再对王辰动手,否则的话,这里事态闹大,对他没有一点好处!

在孟坤权衡利弊时,王辰已经带着夏晚秋回到唐家。

经过王辰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精心呵护,夏晚秋脸上伤势已经恢复七七八八,虽还有一些痕迹,不过这些擦点药也就能好。

“晚秋,晚秋回来了。”

看到王辰将夏晚秋带回来,一直在门口盼望的夏正权和谭云都赶紧迎上前去。

“晚秋没什么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王辰后面的一句话也是让两人彻底安心了,谭云不停点头,“好,好,那这样我就放心了。”

夏正权则是抓住王辰的胳膊,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清风从后面走出来,“解决了?”

王辰对唐清风缓缓点头,“陆家的事暂时解决了,至于唐三小姐,我也会将她平安带回来的,唐老爷子别担心。”

唐清风微微安心:“那一切也全都拜托你了。”

王辰转身就准备走,谭云却叫住了王辰,“王辰,你老实告诉我,陆川他们怎么样了?”

王辰想了想后,说出了一个让谭云又解气又感到发怵的回答,“已经步了周家后尘。”

全死了吗?

谭云全身微微一颤,望着王辰的背影,她只觉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这个男人,当真是在她夏家受气了三年,却始终都没敢跟她红脸,连一丁点怨言都没有的废物男人吗?

现在动辄就灭人全家,她怎样都联系不上。

“王辰,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你杀了周陆两家,会导致什么后果?你还能回来吗?”谭云追问道。

夏正权也目光灼灼的望去,这才是他们的最重视的一件事。

王辰笑笑,没有正面回应:“我答应过晚秋,会保护她一辈子,说过一辈子,那就一天都不会少!”

说完,王辰的身影就迅速消失在唐家,直奔那个他生活了足足十多年的姜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