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左丞相来访

“林羽,我问你,蝶儿在这里吗?”

赵利就好像是没有看到秦慕雪一样,直接用一种质问的眼神看着面前的林羽。

做父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幸福,现在林羽竟然是公然在自己的面前搂着别的女人,不管她是什么身份,赵利的心中总归是不舒服的。

再加上林羽现在已经不是大奉国的太子了,而赵利依旧是大奉国的左丞相,所以在直呼林羽姓名的时候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妥。

“胆敢对太子殿下不敬,杀无赦!”

林南眸中闪过一抹杀意,向前一步就要对赵利出手。

还是林羽伸出一只手臂阻挡住了林南,笑着说道:“无妨,这是我的岳父大人,说我两句怎么了?”

闻言,林南这才重新回到林羽的身后,做好随时等待林羽命令的准备,只要林羽一声令下,林南定然是能够在第一时间要了赵利的性命。

可因为林南的一句话,直接激怒了赵利。

他可是当朝左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别说是在林羽的田园山庄,就算是在大奉国的皇宫,也都没有人敢对赵利这么说话。

他居高临下的瞥了林南一眼,怒斥道:“哪里来的小兔崽子,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说话!”

林羽赔了个笑脸,解释道:“岳父大人,这是我新收的义子,他之前本事皇城中的一位乞丐,我恰巧碰到他被户部尚书秦天的儿子欺负,就给救了下来。”

“岳父大人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以赵利的身份,倘若是有意和林南过不去的话,那就是在自降身价,这种事情赵利自然是不会做。

可是他嘴上依旧不饶人的说道:“原来是一位乞丐呀,林羽,没想到你和乞丐竟然是这么有缘分!”

言外之意就是说林羽适合去做一个乞丐,这是在侮辱林羽。

可对于眼前的赵利,林羽依旧是选择笑脸相迎:“岳父大人,今天怎么有闲心来这里看望小婿呀?”

“是不是想我了,还是说想要帮我重新拿回太子的位置?”

林羽才不会在赵利面前逞口舌之利,因为林羽知道,那样做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丝毫好处。

“就你还想重新成为大奉国的太子?”

“我看你这辈子都不要想了,蝶儿在什么地方?”

面对赵利的一再询问,林羽只好说道:“回禀岳父大人,赵蝶儿在桃源县的郡府,我和晴儿的婚事她不便参加,岳父大人应该能理解吧?”

什么不方便参加,就算是不方便让赵蝶儿参加自己的婚礼,最起码也能够将她接到这田园山庄来。

和桃源县相比,田园山庄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人间天堂。

本来赵利的心中就非常不平衡,现在他的心里极度不平衡。

“林羽,我实话告诉你,现在朝廷之中局势比较复杂,太子的位置你就不要想了,现在你应该想的是如何才能够保住性命!”

“我劝你要是识相的话,就借假死隐姓埋名,这也是我最后能够帮助你的了!”

身为大奉国的左丞相,赵利自然是知道这潭水究竟有多么的浑浊,也就是看在赵蝶儿的面子上,赵利才愿意给林羽一个保住性命的法子。

要是换做了别人,赵利才不愿意去多管闲事呢。

林羽依旧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赵利说道:“岳父大人,我平生潇洒惯了,就算是死也要做一个风流鬼,你看看这田园山庄如何?”

“这田园山庄堪比人间仙境,能够在田园山庄之中快乐一天,也比在外面苦了一辈子的要好!”

虽然现在的林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执绔子弟,可秦慕雪却知道,林羽不过是在做样子给赵利看。

要是林羽沉溺于荣华富贵的话,就不会费尽心机搞了一个田园学院,也不会选择和自己成亲了。

权利之中往往伴随着利益,秦慕雪是秦业的女儿,怎么会不明白这一点?

朝堂之中诸位皇子都想要争取到秦慕雪,如此以来才能够得到秦业将军的支持。

可秦慕雪只是心甘情愿的跟林羽一个人,在秦慕雪将身体给林羽的时候已经想好了,今后倘若是有林羽之外的男人想要对自己什么,那么秦慕雪宁愿去死!

在大奉国没有什么能够比女子的名节更加重要了,更何况是将军之女!

“真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我走了!”

赵利自此前来就是为了试探一番林羽的虚实,在听到林羽这么说话的时候,瞬间赵利没有了试探林羽的心思。

这家伙摆明了还是一位整日沉迷于酒色的纨绔子弟。

赵利做林羽的岳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深深体会过林羽的尿性,之前的林羽的可以说是烂泥扶不上墙。

有赵利的帮助,而且还是大奉国的当朝太子,最起码林羽也要在朝堂之中站住脚跟才是,可是林羽呢,竟然是白白将太子的位置给丢了。

林羽自然不能让赵利就这么白白的走了,他上前一步,走到赵利的面前,小声在他耳边说道:“难道岳父大人就不想知道我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吗?”

“哼!”

“还能够干什么,肯定是抱着你的美女,过神仙般的生活!”

赵利双手抱在胸口,冲着林羽翻了一记白眼,在他的眼中,林羽自会贪图享受,根本就干不成什么大事。

突然间,林羽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冲着赵利摇了摇头说道:“非也,非也!”

“想知道我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的话,还请岳父大人跟我来!”

说着,林羽就一只手搂着秦慕雪向着简陋的靶场走去。

赵利站在原地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跟在林羽后面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在卖的什么药。

来到靶场,看着远处摆放的三个稻草人,赵利沉不住气了,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林羽问道:“林羽,你带我这个地方干什么?”

“莫非你这段时间都在这里扎稻草人?”

靶场空空如也,只有远处摆放的两个稻草人,赵利是怎么都看不出来其中的玄机。

林羽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林南,说道:“义子,你这次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不然的话,我可是会在岳父大人面前丢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