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林南立功

赵利一脸愤怒的冲着林羽说道:“林羽,你叫我来这个地方,难道就是为了带我看这个小乞丐杂耍吗?”

“我对你是失望透顶,以后千万不要叫我岳父大人,我感到恶心!”

赵利丝毫不给林羽留情面,直接对着林羽就是一阵谩骂。

林南的眸中始终保留着一抹杀意,赵利对林羽不敬,按照暗影的规矩,理应格杀勿论,要不是林羽阻拦,恐怕现在赵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林羽并没有理会赵利的愤怒,而是问道:“岳父大人,你觉得从这里到稻草人大概有多远的距离?”

赵利能够成为大奉国的丞相还是有真才实学的,他只是看了一眼稻草人,便一脸不屑的说道:“二百一十二米,前后差距不超过三米!”

“好,岳父大人还真是好眼力!”

林羽大笑,将一枚手枪放在赵利面前,说道:“现在三个稻草人身上都穿着大奉国军用的锁子甲,岳父大人信不信用这个东西能够在这里将锁子甲穿透?”

闻言,赵利连连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别说是这个铁疙瘩了,就算是用大奉国的最好的弓箭,让秦业来了,也不可能在两百米之外射穿锁子甲!”

赵利说的不错,现在大奉国已有的兵器水平,自然是没有东西能够在两百米之外穿透锁子甲的。

可他不知道的是,林羽手中的东西根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

林羽嘴角微微上扬,一边把玩着手枪,一边说道:“倘若是岳父大人如此有自信的话,我们不妨就来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赵利倒是想要看看,林羽究竟能够用什么办法能够在两百米之外穿透锁子甲,倘若是林羽不能的话,他以后都不会在帮助林羽。

“刚才岳父大人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这田园山庄的规模如此巨大,所消耗的银两甚是巨大,这样吧,我们俩就赌一万两白银!”

“倘若是林南能够用这个小东西在两百米之外将锁子甲穿透,那么岳父大人需要给一万两白银,反之我给岳父大人一万两白银。”

一万两白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贾玉用来贿赂朝廷官员的银两加在一起,一年不也就一万两白银吗?

在赵利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有谁会选择自己的钱不够呢?

既然有人要给自己送一万两白银,那么赵利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殊不知此时在林羽的心中已经将赵利当成了送财童子。

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左丞相,更不是岳父大人,而是活生生的一万两白银,而且还是送上门来的!

要是不要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赵利了?

“请吧!”

赵利伸出一只手,做出一副请的样子,他也是看在一万两白银的份上才给的林羽这个面子。

林羽冲着林南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嗯!”

林南会意,双手拖着手枪,聚精会神的看着两百米之外的稻草人。

“砰!”

“砰!”

“砰!”

……

一连六声枪响,能够清楚的看到,稻草人头上的鸡蛋都被打破了。

单单是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手枪的不简单。

就算是赵利再自信,此时也开始有些不自信了,毕竟以大奉国现阶段的条件,就算是弓箭也绝对是射不到这么远的。

更何况还要在这么远的距离之外射中鸡蛋,而且三枚鸡蛋全部都被射碎了。

什么倘若是此刻站在两百米之外的是人呢?

赵利深吸了一口气,连忙抓住林羽的手问道:“林羽,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林羽笑了笑,指着远处的稻草人说道:“岳父大人还请看看锁子甲吧!”

事已至此,能不能将锁子甲射穿已经不重要了,单单是有如此射击距离和精准程度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再加上林南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射出六发子弹,此物要是用到战场上,定然是一大杀器。

赵利连忙快步走到稻草人的面前,去查探一番锁子甲。

不光是赵利,就连秦慕雪也是一脸的好奇,难不成这手枪真的有如此威力不成?

赵利迫不及待的将锁子甲给脱了下来,对着太阳光才发现,前后处各多了一个小孔,剩余的两个锁子甲全部都多了两个小孔。

在两百米之外还能够有如何的威力,要是被有心之人利用,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此刻,赵利终于是意识到了林羽的不简单,他之所以能够安逸的在田园山庄之中和秦慕雪在一起,说不定有什么依仗。

看着眼前的林羽,赵利试探性的问道:“林羽,这东西究竟从何而来,你现在还有多少?”

林羽并没有接着理会赵利,而是看向了一旁的林南,夸赞道:“不错,你的射击水平非常不错,给你记上一功!”

所谓的功劳不是林南的射击水平,而是今天彻底震慑到了赵利。

赵利可是一只老狐狸,要是能够震慑他一番,定然是能够老实一段时间,倘若要是不敲打敲打他,定然又想着对付自己。

“谢义父!”

林南的眼中自然是也是没有赵利的。

赵利心急了,此刻他迫切想要知道林羽手上的东西是从什么地方获得了,还有多少,倘若是这种东西可以批量制造,绝对能够改变各个国家现在的形势。

他再次问道:“林羽,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林羽笑了笑,镇定自若的看着赵利说道:“岳父大人,愿赌服输,你输给我的一万两白银还没有给我!”

“还有,你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一万两白银一个问题,爱问不问!”

说着,林羽就没有接着理会赵利了,刮了一下秦慕雪的鼻子说道:“怎么样,这东西要是送给你一支用来防身,以后还还是你的对手?”

“多谢夫君厚爱!”

秦慕雪一脸幸福的从林羽手中接过手枪,开始摆弄了起来。

整个靶场也不过只有林羽四人,可在场压根就没有谁把赵利当做一个活人看待。

要知道,赵利可是大奉国的左丞相,平日里走到哪里不是万众瞩目的存在,可如今却直接被无视。

一个失宠的太子,一个女人,一个小乞丐,还有什么能够比他们的无视更加侮辱人吗?

可赵利又不能对林羽发脾气,既然林羽敢如此的无视他,他就有理由相信林羽有无视他的资本。

刚刚就是因为轻视了手枪的威力,所以才输给了林羽一万两白银,这次赵利可不能够再轻视林羽了。

可还没等赵利说话,耳边就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拿钱说话,没有钱你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