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卫泽密信

何永康一开始还是不知道怎么写,李睿渊把所有的事情都推了,从下早朝到现在,御书房里加上岁公公始终就三个人,一直掰扯到晚上,何永康才勉强知道这正史和野史该怎么写。

临走的时候,李睿渊还特地嘱咐了一遍写完之后一定要给自己看一下,若是敢乱写,就是掉脑袋的下场,若是写的好,直接把他的岁俸提升到一百八十两,听得何永康眼睛直冒光。

要知道,岁俸一百八十两,那可是正一品官员才能享受到的啊!

除去这些,李睿渊还让他给户部捎个话,就是今年是灾年,老百姓赋税可以免一半。

一再保证会仔细斟酌,谨慎下笔,绝对会让李睿渊满意,何永康才离开了这边。

何永康离开这边后,济老从阴影处现身,走到李睿渊不远的地方问道:“陛下,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老百姓都忙着农作,哪里有时间去关心这些。

而且编写正史就已经是浩大的工程了,更别说费尽心思写一本野史,实在是有点......划不来。”

在济老看来,只要撑过这次大豪国攻打磐城,大盛国在李睿渊的带领下走向繁荣不过是时间问题,只要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太平,他们哪个不会记着李睿渊的好?

说白了,只要结果是好的,济老觉得过程并不是很重要,更何况这个过程还要大盛国本就不富裕的经济条件更加雪上加霜,实在是划不来。

听到济老的话,李睿渊摇了摇头。

“整个皇宫,估计也就济老和知慧敢这么和朕说话。”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李睿渊没有丝毫责怪济老的意思,他倒是希望多几个这样的人。

“济老,朕先问你个问题,你觉得现在大盛国这个散烂摊子,能熬得过去吗?还有就是距离派兵剿匪到现在,少说也快有十日了,为什么一万多兵马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动静?

恐怕占山为王的这些土匪,背后有人支持,才能和朕的大军抗衡。

国内尚且这样,国外呢?

大豪国把我们打的抬不起头来,大羡国难道不想插一脚吗?”

李睿渊一番话下来,济老沉默了,确实,大盛国能不能熬过这一劫都是两说。

“既然如此,那陛下就更应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抵御外敌,治理内患身上,而不是在老百姓身上浪费人力财力。”

济老还是不明白李睿渊为什么那么做,因为曾经李氏皇室还是上国的时候,就根本没有在百姓上下过功夫。

“济老,这不是在百姓身上浪费人力财力,百姓乃是国家之根本,若是他们觉得朕是一个不明事理的暴君,他们会怎么想?

他们恨不得换成别的君主来统治他,若是他们觉得朕是一个明君,情况便截然相反,全国上下内心都会拧成一股绳想着对抗外敌,这样一来大盛国挺过这一劫就更有希望了。”

顿了顿,李睿渊又说道:“朕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缝补这万里河山,只能从小事做起,先去缝补这万里河山上百姓的内心,让他们团结起来。”

济老虽然还是不太认同李睿渊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好歹听出了些道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李睿渊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大盛国还是上国的时候李氏天子的影子。

“老奴是个粗人,俗人,不知道里面这些弯弯道道,既然陛下有决断,那老奴就不多嘴了。”

突然,济老的眉头皱了皱,对李睿渊说道:“陛下,有个鬼卫传回了卫泽将军的密信。”

“让他进来。”

李睿渊话音落下,一个黑影走了进来,单膝跪在地上将卫泽的密信呈给了李睿渊。

拿过那封陛下亲启的密信,那个鬼卫退了出去。

“陛下,微臣抵达江中等地之时,酆碑率领的兵马已经折损过半,而且那些逆贼的装备精良,粮草充足,马匹粗略估计不下几一万,而且那些逆贼还在不断招兵买马,臣怀疑他们身后有财阀或者其他势力的支持。

虽然臣剿灭了一些山头,但是剩下的那些逆贼已经团结起来,粗略估计有五万之众,甚至更多。

而且似乎还和大羡国有勾结,臣不敢贸然出击,故请朝廷出兵增援,这些逆贼不尽快剿灭,恐给大盛国带来天大祸患!”

除去这些,卫泽还在信中提到这些逆贼在向靠近大羡国的繁莞城靠拢,此城乃兵家险地,若被大羡国拿下,就等于是国门大开,大盛国朝不保夕!

看完信,李睿渊把信递给了济老,让济老看完后顺手把信烧了。

谁知道济老扫了一眼后,手中内劲爆发,那封信直接化作了齑粉散落在地,显然是气愤到了极点。

“哼,之前还搞不清楚大豪国为何突然要谈判,原来打的是这种主意!”

这下一切就说得通了,大豪国突然想谈判,恐怕就是想着让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到大豪国这边,等到那些逆贼拿下繁莞城,把大羡国放进来,大盛国顷刻之间便会覆灭!

“就是不知道有哪几家贵族豪阀在支持这些逆贼,朕对他们还是太宽容了啊。”

李睿渊静静的摩挲着一个砚台,双眼中的杀意几乎化作实质,甚至给济老一种回到了那天晚上的错觉。

“济老,你医术高明,有没有能让朕快速恢复的药,朕这次要亲自上阵!”

李睿渊现在迫切的想杀人,他要把这些祸害他江山的人通通杀了!

听到李睿渊的话,济老愣了一下,有些犹豫。

“朕在问你话!”

“回禀陛下,老奴确实有能让陛下快速恢复的药,但是刀剑无眼,陛下没有自保的能力之前老奴是不会让陛下上阵的,卫泽将军很强,只要给他足够的兵力,老奴相信卫将军会让那些逆贼伏诛的。”

济老当然知道李睿渊除了想亲自杀人之外,还想更进一步的缝补人心,但是这太危险了,他苟延残喘到现在,不是为了看李睿渊因为一时意气用事去送死的。

李睿渊是他全部的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