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天诛起义

李睿渊显然是打定主意要去亲自上阵,所以济老话还没说完,李睿渊就挥手打断了济老。

“济老无需多言,朕自有决断,你去持朕手谕,让兵部抽调五万羽泽军旧部,开往繁莞城,与卫泽将军汇合剿匪,明日你随朕亲自出京。”

说完,李睿渊提笔写了一页手谕交给了济老。

看李睿渊如此坚持,济老知道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了,无奈只能心中叹气,接过那页手谕退回到了黑暗当中。

济老离开这边后,李睿渊坐在龙椅上揉了揉眉心,缓了片刻后,起身离开了御书房。

兰慧殿那边这几日偶尔还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再加上那里是婕妤的寝殿,所以李睿渊今天已经让人把淑德殿打扫好,把曹知慧安顿到淑德殿了。

除了还没有昭告天下封曹知慧为皇后,她的待遇其实已经与皇后一般无二了。

很快,李睿渊就回到淑德殿这边。

在济老的调整下,曹知慧的身体也已经没有大碍了,除了不能做某些剧烈运动,和背上那条狰狞的伤疤,她已经和一个正常人无异了。

李睿渊到了这边后,二话不说直接枕在了曹知慧的腿上,他太累了,只想好好休息会儿。

从他穿越以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李桓造反遗留下来的问题才刚开始解决,贵族门阀就又蹦跶起来了,大豪国和大羡国对他的土地虎视眈眈,整个大盛国宛若海上风暴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被海浪吞噬的什么都不剩。

曹知慧什么也没有问,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李睿渊,帮他整理衣服上的褶皱,柔情像是一团水一样,轻轻的把李睿渊包裹住。

许久,李睿渊才感到好受一点,睁开了眼睛。

“知慧,朕从明天起就不能陪你了。”

听到李睿渊的话,曹知慧的心中像是闪过一道晴天霹雳一般,一瞬间她的心里有无数念头闪过,把各种可能都罗列了一遍,脑子有些浑浑噩噩的,手上的动作也僵了下来。

“别瞎想,朕不是不要你了,只是大盛国大厦将倾,那些逆贼已成气候,其中关系错综复杂,朕便不多说了。

朕说不能陪你了,只是要亲自上阵把那些逆贼诛杀。”

李睿渊不说还好,一说曹知慧简直要哭出来。

“陛下万万不可,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而且战场上刀尖无眼,不会像那些造反的大臣一样站在那里让陛下一个一个的砍头,那些亡命之徒恨不得把陛下碎尸万段。”

曹知慧若是什么都不说,李睿渊才真的失望,听到这些话之后李睿渊心里暖洋洋的,在这个异世界,终究还是有人在乎他的生死,而且是无关其他的那种。

“放心吧,济老会保护好朕。”

“那也不行,陛下上阵了,帝都内就群龙无首了,文武百官本来就对辛宰相有意见,他们怕陛下,但是并不代表他们怕辛宰相,陛下一旦离开,帝都内恐怕会乱成一团。”

看曹知慧急的真的要哭出来,李睿渊心不由得软了,而且曹知慧说的确实也有道理,没有他,辛宾鸿确实难以服众。

若是有些居心叵测的人千方百计让他死在战场上,说不定他还没死,帝都就被人家一窝端了。

就算他成功回来,也不过是再上演一次兰慧殿之变。

想到这里,李睿渊叹了口气,这么说来,他还真不能离开帝都半步了,他只能在帝都内主持大局,他不能再走错任何一步了。

而且就在刚才,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如果他和济老都离开帝都,被敌国的高手摸进皇宫的话,曹知慧的安危怎么保证?

若是放在以前,他会把希望寄托在鬼卫身上。

但是在兰慧殿之变后,李睿渊实在是不敢再相信鬼卫的战斗力。

就在曹知慧即将哭出来的时候,李睿渊突然说道:“行行行,朕听你的,不去了,别伤心了。”

听到李睿渊的话,曹知慧顿时破涕为笑,“好。”

“既然朕听你的了,那你也得听朕一次吧。”

说话间,李睿渊看向曹知慧的目光明显不怀好意,看的曹知慧顿时一阵面红心跳,脸皮发烫。

“臣妾伤还没好,陛下轻点。”

本来曹知慧是想拒绝的,但是想到李睿渊为自己破例太多,而且她若是给李睿渊诞下皇子,外界对李睿渊的非议也能少一些。

“哈哈,知慧你想哪去了,朕只是想抱着你睡一觉,有些日子没抱着你睡觉了,又不对你干什么,而且朕像是那种不怜香惜玉的人吗?”

李睿渊这么一说,曹知慧脸更红了,谁让他过度解读了李睿渊的意思,顺带还给李睿渊丢了个白眼。

好像在说:“陛下怜香惜玉?在臣妾身上的时候怎么不见陛下怜香惜玉?”

盯着曹知慧看了会儿,李睿渊哈哈一笑,也不用曹知慧给他更衣,自己就脱衣服上了床,“来,陪朕睡觉!”

与此同时,吴定等一万大军还在护送粮草去磐城的路上。

因为前线战况紧急,再加上吴定立功心切,所以哪怕是晚上,也扎营休息,反而还下了急行的命令。

因为前面是一座大山,传闻这里曾经有仙人飞升,所以大山中有无数寻找所谓的武功秘籍的人,或是山贼流寇,或是刀尖上舔血的佣兵之流。

在这个灾年,这些人只要嗅到粮草的香味,别说一万大军了,就算是十万大军他们也敢上来抢。

总之这座大山是前往磐城最凶险的一处地方,就算他不下急行的命令,也没有一个士兵愿意在这里多待。

前一段路,他们一路还走的算是顺畅。

可是就在他们刚放松下来,四面八方的山头上突然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火把!

仅一眼,吴定就看出来这个数量绝对不是山贼流寇什么的,数量之多,让他头皮发麻!

“老子点不会这么背吧,第一次被陛下委以重任,就碰到那些造反的军队?”

吴定已经看到被火把照的发亮的钢刀了。

就在吴定思索着怎么办的时候,一道声音从旁边的一个山头上传了下来。

“把粮草放下,滚回帝都,吾等天诛军绕你们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