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那人的声音落在,大军顿时骚动起来,不是他们打不过这些人,实在是这座飞升山的传言太过骇人,导致他们未战就已经先怯了。

感受到身后大军的骚动,吴定知道军心不能乱,所以连忙传令下去,“从即刻起打起精神,一股气冲出飞升山,若有逃兵,斩立决!”

命令传下去,大军才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骚乱。

山包上的那些逆贼看到护送粮草的大军逐渐稳定下来,知道他们是打算负隅顽抗了,所以也不等吴定给出回应,直接下令道:“天诛军!杀!”

话音落下,山包上的火把俯冲下来,除此之外,山包上还不断的有新的火把冒出来,宛如野火燎原一般,夜幕被照的通红。

看这架势,恐怕是打算抢不到粮草就直接全部烧掉。

吴定自知一场恶战避免不了,下令直接向前突围。

“带着粮草的紧跟突围队伍!余下的人随本将军断后!”

布置好了之后,一万大军分成两部分,吴定首当其冲,冲向了那些猛虎下山一般的火把。

“杀!”

果不其然,天诛军的那些人冲到半山腰的时候,就把火把向着粮草扔了出去。

虽然大部分扔偏了,但是还是有不少火把落在了粮草上,一时间,汹涌的烈火将下面的军队瞬间吞噬。

那些被火焰吞噬的粮草他们直接选择了放弃,一匹匹烈马在见了火光之后像是发了疯一样狂奔而去,终究还是有一半的粮草冲出了包围圈,远远的离开了那片火海。

很快,天诛军和武定军就厮杀在了一起。

只是天诛军准备的比吴定想象的还要充足,山包上的火把像是无穷无尽一般。

一开始吴定还想着能脱身再去和护送粮草的大军汇合,但是在看到越来越多的天诛军和燃烧的越来越凶猛的火海后,顿时放弃了这种想法。

“兄弟们!给本将军死战!我们武定军也不是吃干饭的!吾等英魂终究会葬在大盛国的土地上!杀啊!”

“死战!”

“死战!”

“死战!”

......吴定的吼声瞬间鼓动了那些残存的部下,一时间吼声震天,四周的火海似乎都被他们的士气所震撼,退避三舍!

刀光剑影之下,一颗颗头颅飞起,一具具身躯倒下,融入了那无尽的火焰之中。

即便知道不敌,依旧无一人退缩,死死地拖着天诛军,不让他们脱身去追护送粮草的军队。

大概小半个时辰后,吴定的双眼已经杀的通红,长戟挥舞又挑飞一个人头后,天诛军的那些将士终于被杀的胆寒,一时间竟然无人再敢上前。

“来啊!都来啊!与本将军一战!想玷污大盛国的土地,先过老子这一关!来啊!”

肺部剧烈收缩,吴定的吼声似乎将周围的火海都震散一些。

“哈哈哈哈,杂碎们!怕了吧!兄弟们,给我杀啊!把这些杂碎送到地狱去!”

只是这次,已经没有人在回应吴定了,仔细听去,四周已然没有了厮杀的声音,只能听到火焰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炽热的风吹散吴定散乱的头发,环顾四周,全部都是躺着的武定军兄弟们的尸体,他们再也不可能站起来了,五千多将士,杀到最后,只剩下了他一人!

一时间,吴定悲从中来。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放弃抵抗。

长戟抡圆一圈,吴定双眼通红的冲了出去,“杀啊!”

吴定的嘴里一声接着一声的“杀啊”喊出来,似乎是在为那些死去的弟兄喊的。

哪怕声带破损,喉咙渗血,吴定也始终没有停下。

只是等他一戟挑飞一个人头之后,声音戛然而止,两边嘴角鲜血汩汩的流出来,本来平举的长戟被他收回插在了地面上,才堪堪稳住身形。

剧烈的喘息了几口气,低下头来才发现,他的肚子上已经被数根染血的长矛从后面洞穿。

吴定知道自己再也杀不了这里任何一个人了,所以长戟就没有再次递出去,右手顺着长戟往上摸索,吴定的身躯逐渐挺的笔直。

又大口的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吴定不顾嘴里一直往出溢血。

趁着还有力气,披头散发的吴定嘴里继续传出了模糊的“杀啊”的声音,他要向他们证明,武定军是绝对不会消散在这天地,不会被他们天诛军所打倒。

武定军,会一直注视着他们,注视着他们所谓的天诛起义被陛下亲手覆灭!

喊着喊着,吴定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脑中陛下任命他去护送粮草,和孙嘉轩沈万钧两位将军一起守卫磐城,一幕幕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在脑海中浮现。

两行带血的浊泪从吴定的眼角淌出,终于,他的生机彻底流逝,喉咙彻底发不出声音来了。

身后长矛拔出,轰的一声,吴定直挺挺的向后仰躺在了地上,双眼直勾勾的望向那无尽的夜空,至死都没有瞑目!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不过如此。

直到确认吴定真的死了,天诛军的那些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实在是被这个人杀怕了。

“还愣着干什么?等着尸体蹦起来把你们杀了!?给老子滚去追粮草去!完不成任务就等着承受天诛大人的怒火吧!”

听到首领的话,那些人才终于不再愣在原地,风风火火的离开了这边,向着磐城的方向追去,甚至连这边的火都没有灭。

火焰越烧越猛烈,吴定的身躯最终被火舌席卷而过,甚至连骨架都没有剩下,全部燃烧殆尽,只剩下那杆长戟在火焰中被烧的赤红。

没有人发现,在那汹猛的火焰中,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宛如浴火重生,在火焰之中承受煎熬炙烤,随风飘摇。

最终还是一场大雨降下,才将这足以烧山的火焰扑灭,随着火焰被浇灭,那道虚影也随同火焰一同消失在了这边天地之间,只留下了一地的焦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