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魔教余孽

自从上次沐府被夜袭已经过去十余日了。

而自己已经踏入了一品武者。

更何况那大内总管呢?

作为大内总管什么样子稀世灵药找不到啊。

可见,此人极有可能先自己一步踏入了一品境界。

只是,作为一个太监,能修炼夏家的家族秘法吗?

定然不可能啊!

那么袭击自己是谁?

不管是谁,反正肯定和他又一丝牵连。

所以,沐剑屏当即便敲定了注意。

同时,他也朝着吴为深深一拜道:“吴老,谢谢您!”

“不客气,都是互有所求,既然你觉得此信息有用,那么麻烦你在一月之内提供同等级的消息一份吧!”

“吴老,你放心,小女定然会准时送到!”沐剑屏说完便要离开这里,刚走到门前,又想到了什么事,然后再次开口道:“吴老,这几日小女还要安葬双亲,故此要耽误一些时间,还望理解。”

听到沐剑屏的话,吴为也是叹了口气,然后挥了挥手,便让其离开了。

离开这里后,沐剑屏连忙赶回了沐府。

此时沐南风早已醒来,跪在灵堂内,双目布满血丝且无神!

“哥!”沐剑屏走到沐南风身后小声的喊了一句。

然而,沐南风根本就没有搭理她,一动不动!

沐剑屏叹了口气,跪在了另一旁。

最为这京师内的四品官员,出现这种事也是震惊京师的一件大事。

一日之内,无数的官员都纷纷登门叩首。

随后便叹着气离开了。

三日后,安葬了双亲之后,沐南风便留在了墓地附近守墓。

而沐剑屏这三日则想了许多。

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宫内。

但是想要进宫可不是简单的事。

更何况作为一名江湖人士,本就受朝廷排挤呢?

所以,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放弃自己的身份,通过选秀女进宫。

所以,沐剑屏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自己的师傅沧海生。

其实沧海生也是有所怀疑。

但是他毕竟是六扇门的门主。

是绝对不可能去质问陛下的。

眼见自己爱徒受到了如此沉重打击,所以他也没有拒绝。

当即就断绝了两人的师徒关系。

同时也发布通告,将其驱逐出了沧浪宗。

沧浪宗首席弟子被驱逐了,这可是大事。

一时间,京师的江湖人尽皆知。

“沐侠女!”

沐剑屏只身一人来到京师负责选秀女的京兆衙门。

见到沐剑屏后,那京兆尹赵阳赵大人也是颇为意外。

因为,陛下选秀女已经过去十余日了,已经进入了筛选阶段,不在接受报名了。

但是,沐剑屏毕竟极为优秀。

而且,长得如此仙女一般的她,一旦被送入皇宫,必将受到陛下喜爱。

而他赵阳,作为选送如此优秀女人的官员,也将受到陛下的重用!

衡量一番后,赵阳当机立断,直接将沐剑屏纳入了京师秀女。

剩下的,只用等待礼部挑选了!

沐家被夜袭的事无疑是给京师整个官员都打了一针强心针。

一时间,所有的京师官员都在花费大价钱聘请高手守护。

所以,京师更乱了。

而,沐府的消息也被小顺子送到了夏无言的手中。

夏无言看着密信上的信息,心中也是愤怒不已。

“可笑,天子脚下,竟然能出现这种事?”

夏无言以内力将手中的密信化为一片飞灰。

“陛下,经东厂暗查,当日袭击的人均为五品以上的武者,为首的事一位一品武者,这个组织很强啊!”

小顺子开口说道。

“查到是什么人了吗?”

夏无言冷声问道。

“唉,查了,但是什么都查不到,这群人似乎根本不属于大夏皇朝,哪怕当时的六扇门门主沧海生亲自前往,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小顺子叹了口气。

“难道,那大周魔教又来了?”

夏无言想到了之前夜探皇宫的那个小老头,心中不免有些怀疑。

“不无这个可能,陛下,而且以魔教的手段,派出这样一组人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陛下您看要不要针对魔教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

「叮,激活任务」

「任务1:彻查魔教一事,国运+1000,江湖威望+20。」

「任务2:拒绝彻查魔教,将此事压下去,国运-1000.江湖威望-50,朝野威望-20。」

就在小顺子话音落地的时候,系统声音再次响起。

这也令夏无言有些诧异。

没想到,这次沐府的事竟然能激活任务,这充分证明了这事不一般。

不过,自己肯定不能彻查魔教。

但是,如果不彻查的话,如何才能令小顺子信服呢?

夏无言有些纠结啊!

毕竟是自己朝廷内的官员被杀,如此大事,自己无动于衷的话,必将有人怀疑啊。

所以,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啊!

想了半天,夏无言双眼一亮,开口道:“小顺子,此时你暂时先不要管。”

听到夏无言的话,小顺子也是心中一惊,随后更多的一丝失望。

因为,他之前探查过这个沐长河。

发现他是一位非常不错的官员。

两袖清风,忠心耿耿。

如果连他被刺杀这种事都不能引起陛下在意的话,那这位陛下可就真的说不清是圣还是昏了。

夏无言此时已然踏入宗师,所以一眼就看穿了小顺子的心事,随后开口道:“你立即安排人手放出口风,就说京师有魔教余孽,需对各官员府邸加强保护。”

“这....”

听到夏无言的话,小顺子瞬间就愣住了。

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但是,以小顺子的聪明程度,很快就想清楚了。

当即深深朝着夏无言一拜道:“陛下圣明,奴才这就去安排!”

夏无言点了点头,随后挥了挥手,示意小顺子离开。

而小顺子也连忙返回了东厂。

一如东厂,另外几名核心千户便赶了过来。

“厂督,如何了?”

一名千户小声的问道。

“陛下令我们派人将魔教余孽在京师的事情给传出去!”

小顺子朝着养心殿的位置抱拳说道。

而,就在他说完之后,一群人都迷糊了。

不知道,陛下这是何意。

传魔教余孽的消息和寻找真凶到底有何关系啊?

“呵呵,陛下圣明啊,结合此次沐府的事件将魔教余孽消息给传出去,那么京师百官如何想?”

小顺子环顾一圈,神秘的说道。

“厂督大人,您是说?”

小有子是小顺子近些日子收的干儿子,脑子也极为灵活,当即就想到了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