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犬马之劳

“对,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眼线给埋到文武百官的府邸中!”

“而且,他们不会说出任何一个不字!”

“同时,他们还会极力的保护我们安插的眼线,以防止眼线出事后,将沐府事件给牵扯到他们头上!”

小顺子一连说了好几句话,可算是给几人震住了。

“陛下竟然如此厉害?”

听到小顺子的解释后,这群千户长这才恍然大悟啊!

“这还不止呢!”

小顺子又卖了一个关子,说完之后便看向了众人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一群人刚刚恍然大悟,再次陷入迷茫。

不止?

难不成?

还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呵呵,你们觉得以一个沐府的事就会令那些朝堂老油条忌惮吗?”

听到小顺子的这句话,他的干儿子小有子的双眼立马就亮了起来,连忙开口道:“厂督,你是说,那群老油条会将此事和之前皇宫被魔教夜探的事给联系起来?”

小顺子赞赏的看了小有子一眼。

毕竟是自己的干儿子,脑子果然够灵活。

竟然一下子就想到重点所在。

“对,沐长河毕竟是一个四品员外郎,哪怕被夜袭死了对于这些老油条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但是皇宫被人闯入,这可就严重了啊!说大了点,那就是涉嫌刺杀陛下啊!”

“再结合前段时间先皇以及八位殿下身亡!”

“可想而知,这群老油条会吓成什么样!”

小顺子笑了起来。

而,这群东厂的千户也笑了起来。

只要利用这次机会将京师百官眼线安插完毕,那么他们东厂以后会越发权势的!

而且,哪怕曝光了也不怕。

毕竟,这已经算是阳谋了!

开玩笑!

陛下怀疑有人和魔教勾结,意图谋反,然后派人去你家调查。

你不让进一个试试?

能在朝堂混这么多年,这京师的文武百官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不过,我们没有那么多高手啊!”

另一名千户露出一丝疑惑的目光。

是的!

他们东厂成立至今,总人数已经快达到千人了!

但是,大部分眼线的实力都只是普通人。

只是乔装打扮打探消息而已。

想要进入京师百官家中,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除非,有一大批高手为他们所用!

“这个不是什么难事!”

小顺子笑了笑,卖了一个关子,便离开了东厂。

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

时间一晃就来到夜间。

来自八音山的李平峰刚刚赶到京师落塌。

作为八音山数得着的高手,在听说京师官员高薪聘请江湖侠士之后,当即就下了山。

毕竟,他们江湖人也是要赚钱的啊!

指望门派?

别开玩笑了!

门派不从他们身上扒一层皮就算不错了!

入住客栈后,李平峰简单吃了一些饭。

然后便离开了客栈,前往狮子楼打探消息。

毕竟,作为一名六品高手,在京师也算是非常不错的实力了。

应该能选择一个价格更高的雇主。

一个时辰后,李平峰返回了客栈。

不料刚刚走进房间,一把短刀就放在了自己脖子上。

刀虽然很短,但是极为锋利。

那刺骨的寒芒令李平峰胆战心惊,生怕对方一不小心失了手。

“大,大侠,有话好好说...”

脑门子满是汗水的李平峰,艰难了说出一句话。

“少废话,服下此物!”

拿刀的小顺子掐着嗓子说了一声,随后便从怀中摸出一小包药粉。

“这是什么?”

看到药粉的那一刹那,李平峰整个人都不好了。

作为江湖人,他肯定知道这种不明药粉,不是毒,就是毒!

只是,他心中还有所幻想,希望对方不会这么害死他。

“服下去你就知道了,放心,洒家不会害你!”

“洒家?”

听见小顺子自称洒家,李平峰瞬间就懵逼了。

别说大夏了,哪怕大乾和大周,只要是自称洒家的。

那么只有一种人!

那就是皇宫的公公!

只是,公公为何要跑到客栈来要挟自己?

一脸不解的李平峰,连忙摆出一副苦瓜脸,开口道:“公公,我就是一个穷侠士,我没钱啊,要有钱我能到这京师找活吗?”

“呵呵,不需要你有钱,只要你服下这个,以后有用不完的钱!”

小顺子冷笑一声,直接从怀中摸出一块二两分量的黄金,丢到了桌子上。

黄金那灿烂的色彩在烛光的照耀下,愈发的璀璨!

令李平峰眼花缭乱啊!

“公公,您说的可是真的?”

良久,李平峰总算是下定了决心!

“服下去,这金子就是你的!”

小顺子再次开口。

而李平峰也从小顺子的话中听出了话!

看来这位公公只是要利用自己。

而且,还有如此多的钱。

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李平峰当机立断,直接伸手将粉包接了过来,一口塞入了嘴中。

无色无味,一旦感觉都没有。

正在李平峰疑惑的时候。

不知道为何!

突然间,特别想笑。

但是,此时他脖子上还放着一把短刃啊!

如果自己笑场的话,此人恼羞成怒直接干掉自己可就亏大了。

但是,此时他根本就憋不住。

哪怕运转内力强行压制都不可能!

无语了!

李平峰感觉自己越来越难受,必须大笑来释放体内的能量。

而,就在此时,小顺子也拿开了自己的短刀。

赶到自己小明安全之后,李平峰再也坚持不住了,张开嘴,就大笑起来。

“别笑了,服下这个吧!”

看到对方的样子,小顺子才算是放下心,然后将解药递给了他。

李平峰笑着借着解药,直接一口服下。

药效就是快!

刚服下,那笑声就停止了。

简直神奇!

“呵呵,此物叫欢乐散,是我东厂独有药物,从即日起,你只要听东厂的话,那么,我便每隔三天派人将解药送到你手里,当然,如果你不想活的话,也可以不听我们的话。

不过,恐怕你的时日,就只剩七天了!”

小顺子说完便站在一旁耐心的等着。

结果,让他没想的是,这个李平峰竟然如此的没骨气。

直接就跪了下来,磕头道:“公公,小的定当为您效犬马之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