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金国间谍

今日早朝特殊,女帝特地要所有官员归位,一般而言,平时的朝会只需要常驻官员到位议事就可以,除非遇到头等大事,不然不会轻易召集所有官员。

不仅如此,三个公主也全部到齐,可以想象,今日朝会所要议论的事情有多重要。

林术站在凰蓝瞳身后,有些精神不振,主要是昨天被洛悠、苏雅当成犯人折磨得够呛,最可气的是,凰蓝瞳还在一边看戏,非人哉啊。

“小林子。”朝会开始之前,凰蓝瞳悄悄对林术道,“你年纪轻轻,又不是名门望族,却给我翎国带来制盐秘法,绝对会遭到许多官员的怀疑,你到时候可要万分注意啦。”

“公主殿下这是关心我吗?”林术笑问。

“哼。本公主怎么会关心一个太监。”凰蓝瞳脸色微红,嗔怒道,“少自作多情,本公主不过是觉得你对翎国有大作用,死了可惜。”

“好的咯。”

林术无奈道,自打提供了制盐秘法,凰蓝瞳对他也不是那般冷漠无情了。

朝会议政,女帝开门见山,让人把一大盆细盐抬到了大殿上来。满朝文武看到这么多细盐,眼睛都直了。

“众爱卿,朕有幸宣布,从此之后,翎国再也不缺细盐,而且,上到皇亲国戚,下到市井小民,都可以吃上细盐。”

女帝一番话让整个朝会都沸腾起来。可见,大家早就对粗盐忍无可忍了,那玩意儿,不好吃不说,吃多了还容易闹肚子,憋屈得要死。

如今可以过上细盐自由的生活,谁能不开心呢?

“陛下。”这时,工部尚书蔡平站了出来,道,“一直以来,工部一直在想方设法炼制细盐,可是多年来毫无进展,如今突然宣布细盐人人可吃,不知是不是金国那边又开发出了新的细盐生产工艺,让细盐价格下来了?”

一直以来,细盐都是金国专属,而且还是极为珍贵的东西,产量低,价格高,供不应求,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自然而然,一旦有细盐,大家就会联想到金国。

“蔡爱卿为何不想想,这些细盐乃是我翎国自己人炼制的?”女帝笑道。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满朝文武皆是大惊,议论之声此起彼伏,蔡平担任工部尚书之职,不断招贤纳士,甚至不惜派间谍前往金国,却还是没办法炼制出细盐来,他不明白,工部人才济济都没办法制作的细盐,到底是谁攻克了这个难题呢?

“陛下,微臣斗胆一问,翎国内何时有了这样的人才?”蔡平问道。

“林文副总管,还不出来让蔡大人看看。”

女帝一说到林文,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站在凰蓝瞳身后的林术身上。

“又是他。”

“竟然是他。”

大家又开始嘀咕起来,无不惊叹这个人的厉害。

“微臣领命。”

林术站了出来,就像一个宝贝一样摆在大殿中央,供人观看。

可以写诗作词,又可以炼制细盐,这样的人才世界上真的可以存在吗?蔡平不信,这个小太监的出现太过蹊跷,感觉就是故意在表演,体现他的价值,从而取得翎国上下的信任。

金国想要吞没翎国的野心向来有之,正好,也只有金国懂得炼制细盐,突然冒出来的林术,不对,应该称之为林文,竟然懂得炼制细盐,很难不让人怀疑他是来自金国的间谍。

“陛下,微臣认为,林文副总管身份不明,突然就出现在宫中,恐怕有问题,不应被他的表现所迷惑,应当彻查他的身份,再做定夺。”蔡平提议道。

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林术心里直骂娘,老子给你吃上安全的细盐,你他喵的不感恩就算了,张口就怀疑老子的身份,实在可恶。

“臣附议。林文副总管虽然炼制细盐有功,但是其身份不明,十分可疑,对其不可松懈啊。”

“臣附议。”

接着又是几个大臣站出来附议,一并都是说不能轻易林文。

“母皇,儿臣认为小林子没有问题。”凰蓝瞳见状,站出来替林术说话,“小林子早就交代过,他的确是金国人,但是是被金国财主害得家破人亡,不得已流亡到翎国,而且,炼制细盐,乃是大功一件,要知道,在此之前,细盐为金国独有,每年可以为金国朝廷带去不可想象的利益,如果小林子真是金国派来的间谍,就算是为了打入我朝内部,大可用其它方法,而非用细盐如此机密的手段。”

“母皇,儿臣也同意三妹的说法。”一直沉默的二公主凰紫沐竟然也站出来替林术说话,“如果我朝也会制作细盐,对金国而言是极大的威胁,金国皇帝不会这么愚蠢,为了让一个间谍打入我朝而泄露细盐秘方。”

两位公主都为林术说话,一众官员也是哑口无言。

“林文副总管的身份,朕已经命人查过了。”女帝郑重说道,站在其身边的红鸾愣了一下,她十分纳闷,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都没有回来呢,怎么可能查过了?

红鸾很快明白,女帝通过凰蓝瞳的分析可以确定林术不是金国皇帝派来的间谍,但是,也没有到完全信任的地步。

女帝也没有说太多,言外之意就是不必揪着他的身份不放。

随后,就是在满朝文武面前褒奖林术的功劳,并将其命为工部左侍郎,品级次于工部尚书,主要负责翎国细盐的生产。

蔡平看着林术,心里还是觉得这个人有问题,不过女帝已经发话了,他也不好继续盘问,当然,这不代表他轻言放弃,以后林术作为工部的人,有的是机会对他刨根问底。

朝会过后,林术被凰蓝瞳带回了北幽宫。

“你啊,平日里油嘴滑舌的,怎么面对那些老头儿就不会说话了呢。”凰蓝瞳指着林术的脑门责备道,“若不是本公主今天替你说话,你铁定要被当成金国间谍锒铛入狱啦,一旦进了天牢,你就再无翻身之地了。”

凰蓝瞳是觉得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庙堂上的人心眼多,一不小心可能就要针对到死的。

“嘿嘿,这不是有公主殿下您嘛。”林术憨笑道,似乎还是不理解刚才的情况有多危险。

“还笑,洛悠、苏雅,继续伺候他,让他长长记性。”

凰蓝瞳嗔怒道,急不可耐的洛悠和苏雅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