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被封印的身体

林术上任工部左侍郎,开始为翎国生产细盐。林术提供的炼制方法极为有效,简单易懂,很快就可以在全国的盐场推行。

翎国总共就六个盐场,管理起来还是非常方便的,并不担心管理不当会泄露秘方。

月初,第一批由翎国朝廷生产的细盐在国内售卖,仅卖八百文一斤,不过比粗盐贵三百文罢了。

金国的细盐即使在金国内售卖也达到了百两一斤,这个可是天价,平头老百姓根本不可能卖得起,仅有王公贵族可以享用。

卖八百文一斤的细盐,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还是有点吃力,不过,咬咬牙,买一些,省着点吃也不是不行。

食盐供给能够有效提高翎国人民的身体素质,特别是前线的军队。

在解决本国人民的吃盐问题之后,女帝又授命给林术,让他尽早打通商道,将翎国的细盐销售到别国去。

这个不难,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林术从此也算个大忙人了。

然而,桑九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在眼里,他有些担忧,可是,他一个净身房的主刀,不可能随便乱跑找林术说话,只能在宫外和海棠苑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也只有这个办法可以偶遇林术。

今天,林术从城外盐场回来,显得疲惫不堪。最近洛悠和苏雅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她们是没有体验过男女之欢的小白,一旦被林术的手头技术服务过之后,就变得欲罢不能,就像第一次吃了糖果的小孩子,时时刻刻都想吃。

说实话,作为假太监,林术倒是很喜欢左拥右抱小美女的生活,可是现在的问题是,除了他自己和桑九,谁也不能知道他是假太监,一旦暴露,必死无疑,所以,即使美女在怀,也只能动手,不能喊好兄弟出来同乐,说到底,也是一种折磨。

“少爷!”

正想着,路边一个太监轻声喊住了林术,林术转头一看,竟然是桑九。

桑九是林术重生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且是前身的人,差不多一个月不见,再次见面,难免亲切,林术赶紧将其拉到了一边,找了个没人的墙根说话。

“少爷,您是不是忘了您当太监的目的了?”自打送林术进来净身房之后,桑九就忧心忡忡,每天都担心林术会暴露,但是,听闻林术的各种优异表现,他又松了口气。不过吧,看着林术在翎国皇宫混得风生水起,他又觉得不对劲,好像林术已经忘了金国那边的仇家,沉沦在翎国皇宫中了。

“怎么会?”林术狡辩道,“我这不是在一步步计划着嘛。”

“哦?少爷有什么计划?”桑九惊喜,自家少爷有计划,是个好兆头。

“林家以前的势力全部被金国给消灭了,站在整个林家,就剩你和我,仅凭你我,别说报仇了,就是保命都费劲。”

“对,的确如此。”桑九认真的听着。

“你看我,从一个小太监慢慢成了副总管,又成了左侍郎,你知道有何用吗?”

“有何用?”

“翎国虽然是女人当家做主,实力不如北金、东宁,但是也是天下三足鼎立的一个强大国家,我一步步往上爬,取得翎国女帝、公主的信任,再借她们之手,帮我们剿灭北金,报仇雪恨。”

“好计策啊,少爷。”

桑九拍了拍脑门,心想还是自家少爷聪明。

“话说回来,老桑,我为何不懂武功啊?”林术想起这个问题,他很纳闷,一个人人尚武的世界,就连侍女都会一点武功,他前身作为一国丞相之子竟然手无缚鸡之力,有点奇怪啊。

“啊?少爷,您忘了?是老爷不让你习武的啊。”桑九解释道,“也不怪你不记得,主要是你很小的时候,老爷就察觉到金国皇帝可能对林家不利,你的兄长每个都是武学奇才,招来了朝中大臣的诋毁,也让金国皇帝有了猜忌,为了缓和陛下的猜忌,老爷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让江湖高手封住了你的一些筋脉,让你没办法习武。”

“原来如此。”林术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难怪感觉这个身体这么弱鸡,原来是被封印了啊。

“少爷,报仇的话,你的确应该练武,可是……老仆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开你的筋脉啊。”桑九忏愧。

“容我再思考,思考。”

林术喃喃,对于这个世界的武功他还不甚了解,所以也没有什么头绪,只能先缓缓,反正现在还算安全。

“好,那少爷多加小心,在此不便多说,老仆先行告退了。”

桑九撤了,林术自个儿在墙根蹲着思考了一会儿,没有进展,只能先回海棠苑。

御书房。

“一个月前,金国那边派出重兵搜捕金国前任丞相林玄德之小儿子林术,追至金、翎边境的时候追丢了,不久以后,净身房就出来了一个小太监林文。”红鸾将调查到的消息汇报女帝,“林文最早接触的是三公主殿下,在三公主的审问中,他对自己的真实姓名都是含糊其辞,一会儿叫林动,一会儿又说叫萧炎、唐三什么的,各种杂乱的信息太多,让我们的人很难追查,就像是他刻意乱说的,让我们根本查不下去。”

“有意思。”女帝淡淡一笑,对林术真的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林玄德之小儿子林术人间蒸发后不久,林文就出现了,而且,二人年纪相仿,所以,我斗胆猜测,就算林文不是林术,也很可能和林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嗯。”女帝点了点头,沉思片刻,道,“调查就此作罢。”

“为何?”红鸾不解。

“林文前能文斗逼退东宁使团,后能制盐造福我朝,这样的人才,朕是不会放弃的。而且,就算他是林术,或者说他和林术有关系,不正好为我们所用吗?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可是,如果金国那边知道林术的身份,会不会对我们发难。”

“金国此时发难的话,的确让我们有点吃不消,所以,安排下去,给林文安排一个身份,摆脱和林玄德丞相的关系,越扑朔迷离越好。”

“是,陛下。”

红鸾领命,自是退下办事。

“林术。林文。呵呵。”

女帝想着,不由得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