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凰紫沐的苦恼

桑九说得不无道理,林术想了想,也确实应该早做准备,毕竟给自己留条后路嘛,谁能保证将来一定可以万无一失呢?

正打算多说点,凰蓝瞳却来了,二人听到动静,立刻就停止了这个话题,专心致志的干手里的活儿了。

“小林子?”

凰蓝瞳进来,呼唤了一声。

“在!”林术赶紧回答,放下手里的工作,前来迎接,桑九自然也要跟着来,“公主殿下,突然来访,所为何事啊?”

“哦,本公主就来看看,你的工作进行的如何。”

“嘿嘿,正有条不紊的进行呢。”

林术实话实说,反正对他而言,有些事的确不难。

凰蓝瞳瞥了一眼帐内的情况,都是木头还有各种木匠用的工具,也不知是在干嘛。

一会儿又铁匠的又一会儿木匠的,真不知道这些能够凑在一起干嘛?

“是吗?”凰蓝瞳走动着,看了看林术正在搞的东西,“这些都是什么?”

“回公主殿下,这是我新设计的东西,称之为滑轮。”林术过来说道。

“滑轮?干嘛用的?”

“用来把石头送到城墙上的啊,城楼那么高,到时候我们总要把东西运上去吧。”

“怎么用?”

凰蓝瞳看着林术做出来的半成品,一个木头做的轮子,她第一想法是把这轮子当成独轮车那样运送东西,可是,城楼高耸,都是楼梯上去,独轮车根本上不去啊。

“就是这样啊……”

林术拿来图纸,解释给凰蓝瞳听。其中涉及杠杆原理,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对于凰蓝瞳这种从未接触过物理知识的人而言,光凭理论自然是不懂的了。

虽然听不懂,但是凰蓝瞳也不甘示弱,就当是自己懂了,还尴尬的夸了一下林术才思敏捷。

林术很是无语,不懂就不懂嘛,还装懂。可是吧,凰蓝瞳什么脾气?就算看出她不懂,也不能说出来,所以,就算她懂了吧。

凰蓝瞳要求留下来看他们完成这些东西,林术和桑九无法拒绝,只能遵命了。

帐内,林术和桑九在默默干着,凰蓝瞳就坐在一边看,搞得林术和桑九像干活的犯人一样,一句话都说不了。

凰蓝瞳光看着,觉得十分无聊,全程都在犯困。

终于,林术和桑九通力合作,总算是把第一个滑轮给做了出来,经过简单的实验,的确可以使用。

“终于做完了,干得不错,待到班师回朝,本公主定然请示母皇,好好奖赏你们二人。”

“多谢公主殿下。”

林术和桑九拜谢。

“好啦。桑九,你回去歇息吧,本公主和林文总管有话要说。”

“是,公主殿下。”

桑九原本担心林术的,但是林术示意说没事,这才愿意离开。

“小林子,走。”

待到桑九走了之后,凰蓝瞳拉着林术就要出门去。

“去哪里?”林术都没反应过来。

“你忙活了一天,全身又脏又臭的,肯定是带你去洗澡啊。”

“洗澡!”

林术知道,绝不是洗澡那么简单。

回忆那一夜,凰蓝瞳一脸享受的表情,就知道她和洛悠、苏雅一样深深爱上了那种事情,不得不说,南翎的女人就是狂野,对某些事的确是有着极致的兴趣。只是把,林术很是苦恼。

南翎,花仙城。

凰紫沐已经很久没有写诗了,不是她不想,而是每每品读林术写的诗词之后,她就觉得自己的作品拿不出手,然后又忍不住想起林术这个小太监。

她本想去请教一下林术关于诗词歌赋的东西,但是,林术随凰蓝瞳去了前线,迟迟未归,这让她十分郁闷。

最近又听闻林术巧破千鸟城,不到半个月就赶走了东宁人,又对他多了几分仰慕。对一个小太监日思夜想,凰紫沐觉得自己就是病了,得治。

“不行。”

凰紫沐猛的摇摇头,企图甩掉脑海里的人影,只可惜这种做法,并没有什么效果。

“公主殿下,您怎么了?”银鱼见状,问道。

“我没事。”凰紫沐有点心虚的摇摇头,思考了片刻,道,“走,去一趟母皇的寝宫。”

“入夜去打扰陛下作甚?”银鱼不解。

“自然是有事。”

凰紫沐不愿多说,银鱼自然也不敢多问,马上安排出行了。

女帝并没有休息,靠在榻上想事情,右手在运功。每日夜里休息前运功半个时辰能够调理内力,增强筋脉,女帝坚持这个习惯已经很多年。

“陛下,二公主殿下求见。”红鸾进来道。

“她来作甚?”女帝睁开了眼睛,眸子中快速闪过一簇红光,随后又恢复了正常的黑色深眸,“让她进来吧。”

很快,红鸾带着凰紫沐进来。

“儿臣参见母皇。”

“免礼。这个时候,前来见朕,所为何事啊?”

“回女皇,儿臣有一事相求。”

“哦?什么事?”女帝来了兴趣,按道理,作为二公主的凰紫沐什么都不缺,什么都可以做,能有什么事相求?一旦求到她这个女帝这里,基本就是非同凡响的大事了。

“儿臣想要参与到我朝最近开始的生意中去。”

“……”这个要求有点奇怪啊,女帝脸上露出一点疑惑,“你不是只酷爱文学典籍吗?怎么突然要做生意了?”

“儿臣只是觉得,文学典籍写得再好,也不过是虚荣,若想帮母皇排忧解难,还得做点实事。”

“可是,最近的生意,都有你大姐在负责。”

“儿臣愿意协助大姐。”

“这个……容朕再考虑考虑。”

女帝没有立刻答应,她只是不明白,为何凰紫沐突然愿意接触生意了。自古以来,商人的名声都不怎么好,特别是在文人眼里,凰紫沐就是喜欢文气的人,她曾不止一次不待见满口商道的人。

凰紫沐最终没有达成目的,只能悻悻退去。

回宫的路上,她很是不爽。她明白,女帝之所以不同意,是因为南翎三个公主各有所长,负责的事情不同,如果她也去掺和凰青岚负责的皇室商道,难免会有争斗,影响效率,这点是女帝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看着凰青岚主持的商业蒸蒸日上,凰蓝瞳指挥的军事旗开得胜,唯有她凰紫沐研究的文学典籍没有什么作用,就非常的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