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庆功酒

林术安排出去的人把石灰岩带了回来,经过烧制之后,成功得到了石灰,以现在的工艺,制造出水泥还是有点难度,不过,利用石灰与泥土、草屑、糯米等搅拌,也可以作为很好的建筑粘合剂。

当然,仅有粘合剂还不够,还需要石头。

林术的方法免去了巨石这个步骤,而是使用大量的碎石。

碎石并不难获取,河边多的是,山脚下也多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现在,凰蓝瞳终于明白林术要怎么修筑城墙了。将碎石放入铁笼子中,加入粘合剂就可以快速垒起城墙,一个个方形的铁笼,就等于巨石了,而且,铁笼更加坚硬,不容易被攻破。

只要给铁笼外围抹上石灰混合物,就跟正常的城墙没有任何区别了。

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很快将城墙修好,而且没有那么大的开销。

不过,问题又随之而来。

铁笼非常巨大,而且为了其坚固耐用,使用得铁非常多,一个没有装石头的铁笼就有上百斤重,这样的重量,应该如何将其送上城楼叠起来呢?

正当大家郁闷之际,林术又出新招:滑轮组。

经过林术和桑九两天两夜的制作,一个滑轮组终于问世。

起初,大家看着几个轮子,并不认为其可以把上百斤的铁笼送上去。

“小林子,你开什么玩笑?”洛悠打量着小小的木质轮子,十分不信,“这些小东西当真可以把如此巨大的铁笼叠起来吗?”

“我何时骗过你们?”

林术说着,就带领大家前去城楼的施工处。

桑九已经在这里等候了,时间不等人,大家就不废话了,林术指挥,手底下的工人开始按计划动工。

现场围了很多,有城中百姓、工人、军士,无不前来见证这个奇迹。

凰蓝瞳坐在帐篷内,吃着水果喝着茶看林术的表演。

她知道,林术肯定会成功,但是,这并不影响她想要看完全程。

“将军,大人他细胳膊细腿的,真能搞定吗?”一个围观的军士忍不住问乔长河。

“林文大人神通广大,往往能够出其不意,他说能,我们怎么可以怀疑呢?看着便是。”

乔长河已经见识过林术的厉害,只能说英雄出少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吧。

日上三竿,林术指挥二十多个工人架起支架,固定滑轮组,绑定铁笼,随着一声“起”,二十多个壮实的工人一齐用力,“嘿呦嘿呦”的呼喊声有节奏的起伏,随着工人发力,巨大的铁笼竟然跟着被拽了起来,一点一点,越来越高。

“起来了,真的起来了。”

“太厉害了。”

“神迹啊。”

围观者无不瞪目结舌,就算在工地干了几十年的工人见到此情此景都要大吃一惊。

二十多个人就可以升起百斤重物,而且并不吃力,至今很多人不明白到底哪个环节有问题。

随着工程进行,铁笼被送上去,固定之后开始填入碎石和石灰混合物,踩踏严实,检查无误之后就等风干,随后再起一层,如此反复,只需要三天,炸毁的城墙就可以全部修复。

入夜,开了一场庆功酒。

凰蓝瞳为了犒劳全军,允许所有人宿醉。

南翎的女人有些比男人还要生猛,烈酒下肚如喝水,看得林术是不知所措。

“小林子,跟本公主来。”

凰蓝瞳也喝了不少,双颊泛红,勾了勾手指,领着林术回了她的大帐。

回帐之后,凰蓝瞳直接搭上林术的肩膀,带着醉意道,“小林子啊,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还好本公主当初没把你砍了。”

“是是是,多谢公主殿下不杀之恩。”

林术忙是道谢,他没有喝酒,所以还是清醒的。

“不用客气,毕竟本公主宅心仁厚。”凰蓝瞳免不了自夸起来,“好啦,本公主答应你的,你修好城墙,本公主陪你玩游戏,你要玩什么游戏啊?”

“嘿嘿,什么游戏都行吗?”

林术来了一波苍蝇搓手,露出猥琐的笑容来。

凰蓝瞳注意到了林术的眼神,又气又好笑,拍了林术的脑袋一下,“当了太监还这么好色,幸好把你下面切了,不然不知道要祸害多少无知少女。”

“公主殿下,此言差矣,男人好色,人之常情,完全不关身份好吧!”

“哈哈哈哈。行行行,巧舌如簧,能言善辩,本公主喜欢。本公主就喜欢看你好色又不能干的样子。”

凰蓝瞳直接躺在了床上,刻意将自己的衣服拉开一些,露出洁白的肌肤,引诱林术。正如她所说,她就喜欢看林术只能看不能吃的样子,这样子很好笑。

“谁说我不能?”

林术不服气,有那么一刻,真要忍不住拔刀。毕竟凰蓝瞳这个火辣的小美女就这样醉醺醺的躺在这里,实在诱人。

“哦?你能?”

凰蓝瞳饶有兴趣的反问道,也许在她心里,林术就是不能,所以她才如此的肆无忌惮。

“我……”林术骑到了凰蓝瞳身上,凰蓝瞳只是笑笑,并没有拒绝,反而有些许期待,然而,林术终究是稳住了功力,没有暴露,现在凰蓝瞳对她毫无防备,完全是建立在他还是一个太监的基础上,很难想象,如果有一天她知道林术不是太监,会不会大开杀戒,想到这里,林术背后冒出冷汗,最终萎了下来,“我不能。”

“呵!”

林术这个回答,凰蓝瞳只是似笑非笑的应了一声,随后搂着林术的腰,昏昏欲睡了。

看着凰蓝瞳绝美的俏脸,林术还是忍不住欣赏,低估着这么漂亮的小美女,性格直爽,武功高强,可惜是个杀人狂魔。虽然吧,不能做男女之事,但是上手还是可以的,反正又不是头一次了。

林术玩了一会儿,原本入睡的凰蓝瞳又睁开了眼睛,吓得林术收了手。

“胆小鬼。”

凰蓝瞳忍不住笑道,“做贼心虚了?”

“哪有?”

林术不解,自己怕啥啊,凰蓝瞳又没有拒绝,于是,又继续玩弄凰蓝瞳了。

“小林子啊,你若是一个男人多好啊。”

凰蓝瞳搂着林术,喃喃道。林术愣了一下,这问题该如何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