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班师回朝

“我若是一个男人,你又如何?”林术戏谑的问道。

“就任你处置。”

凰蓝瞳妖媚地咬了咬红唇,好生诱人。

林术沉默了一阵,这算是凰蓝瞳的表白吗?

也许凰蓝瞳真的需要体验一下正常的男女关系,据说南翎皇室都是女人,且不需要男人就可以繁衍后代,也就是说,凰蓝瞳不会接触到男人,至少不会和男人发生关系。

林术有暴露自己的冲动,因为他认为凰蓝瞳是期待他是一个男人的,但是,最终理性还是战胜了感性。凰蓝瞳并不是一个不变的人,所以还是小心点好。

“可惜啦,你只能下辈子咯。”

凰蓝瞳又淡淡说道,即使她没见过真正的男人,却也知道有些东西没了就是没了,不可能再长出来。

“哈哈,那就下辈子再处置你。”

“哼,色胆包天。”

凰蓝瞳说罢,就抱着林术入睡了。

在千鸟城逗留一个月,城墙已经修复,可以有效杜绝东宁的侵扰。最近,东宁那边吃了败仗,彻底没了动静,不过,据说他们最近的朝堂上有些热闹,杨家更是被一大群文臣批斗,溃败而归的杨宇等人是又气又无奈。

千鸟城暂时由乔长河镇守,他的能力毋庸置疑。

朝廷来了圣旨,让凰蓝瞳这个兵马大元帅班师回朝。

出来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正好足够打当初畏战群臣的脸。

自打林术上次遇袭,凰蓝瞳就认为林术应该有个武功高强的贴身护卫,虽然林术现在也踏入武道,但是依然稚嫩,遇到高手很是吃亏,而凰蓝瞳身为公主,更可能一直保护林术,所以,给他寻个护卫的事情就提上了日程。

听闻此时,乔长河前来推荐,说他有一个妹妹,乃是六重高手,文武双修,既可以保护林术也可以操劳他的生活起居。

一说到乔长河的妹妹,凰蓝瞳就很有印象,“不错,小乔确实很合适,且现在没有职务在身,那就让她去海棠苑给小林子当护卫吧。”

凰蓝瞳记得乔小小,认识她的人都叫她小乔,十五岁就有六重武功,耍得一手好剑法,又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可以说是翎国最完美的女子之一,林术能够获得这样的护卫,当真是捡了大便宜。

林术其实想要拒绝的,因为他私底下和桑九也有事要做,如果身边多出来一个护卫,难免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这是凰蓝瞳的安排,如果他拒绝,反而会让凰蓝瞳起疑心,所以只能先答应了。

班师回朝,没什么盛大的仪式感,就是拔营,上路。

林术坐在队伍最后的马车顶上,凰蓝瞳也不管他此举何意。其实,林术就是想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因为回到了皇宫,又会长久被锁在宫中,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可以出来。

说实话,深宫阴寒,规矩繁多,的确很容易让人感到压抑。前世自由多了,林术是真的很难一下子适应这种规规矩矩的生活。

在这个世界,太多身不由己,又有这么一个身份,更是身不由己。哎!难啊,难。

兵马大元帅,南翎三公主凰蓝瞳,大获全胜,班师回朝,皇城早就把这个消息传开了,当大军回到城外时,东门十里,百姓大排长龙迎接,鲜花、赞美络绎不绝。

大军城外驻扎,凰蓝瞳带领众将入朝面圣。

朝堂之上,百官齐聚,竟是比平时朝会来的臣子更多。

一个月前,林术与凰蓝瞳夸下海口,一个月内从东宁手中夺回千鸟城,当时,满朝文武多是质疑与讥讽,现在,却是刮目相看。

现在的东宁,吃了大败仗,死了引以为傲的大将杨硕,一时间实力大减,东宁本是文风盛行之地,强悍的武将比较稀缺,杨硕更是难得的大将才,现在没了,东宁在对外作战方面自然是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可见,此战役收获颇大,不仅夺回千鸟城,更让东宁元气大伤,再难挑事,相信未来多年,南翎东方都会太平很多。

凰蓝瞳等人被女帝宣见入宫,文武百官眼神多有复杂的情感,主要是被打脸了,这会儿不知道应该夸赞还是应该狡辩。丞相魏贤齐亦是面无表情,站在一边,尽量不引起注意。

“儿臣参见母皇。”

凰蓝瞳进来,提高声音,下跪拜见女帝。林术等人也赶紧跟着跪拜。

“免礼平身。”

女帝柔声道,露出一丝丝喜悦之情,道,“蓝瞳,不枉朕信赖,封你为兵马大元帅,带领我朝奋勇杀敌,夺回失地,功不可没,朕决定封你为霁王,赏黄金万两。”

“儿臣谢母皇。”

凰蓝瞳没有想到封王了。她作为三公主,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立下大功,想要封王,也得等女帝仙去,由继位的大公主考量其资格,而如今,她被早早封王,可见在女帝心里,她已经是居功至伟。

“母皇,儿臣此次能够成功击退东宁,太监总管林文林大人功不可没,是他多次献计,儿臣才可以这么快击退敌军,也是他教授新冶铁技术以及筑墙技术,才可以让战后的千鸟城恢复正常。”凰蓝瞳不忘给林术邀功。

“哦!”女帝装作刚知道的样子,很是震惊,道,“林文总管,上前听赏。”

女帝说罢,林术赶紧弯着腰上前来。

“林文总管不仅为我朝炼出细盐,解决民生问题,还能协助三公主击退敌军,可谓能文能武,智勇双全,这样的人才,仅仅用于管理后宫,实在可惜,可是,朕思来想去,都不知道应该封什么职位给你,让你大显身手啊。”

女帝犯了难,满朝文武对此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的确,林术智勇双全,几乎无所不能,这样的人物若是放到台面上,定然可以成大事。可是,林术是太监,残缺之人,一个太监能上多大的台面?

再说,林术想要大显身手,需要担任的职位可就大了,要多大呢?至少要是丞相级别的吧?

想到这里,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魏贤齐这个丞相身上。

魏贤齐本想沉默应对今天的朝会,毕竟,一个月前,叫得最大声就是他。可是,面对群臣怪异的眼神,他知道,今天不说点什么,怕是不能全身而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