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苦战

两人话音一落,都向着擂台中间冲去。一拳轰出,两拳相碰。江胜天退后三步,江辰倒退了十数才化解了拳头上的力量。

“这就是六星武者的肉身强度吗?果然很强啊”,江辰心想。

“啧,没想到你的肉身竟如此强大。那么,终于可以好好打一场了,哈哈哈”,江胜天大笑道。

江辰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向着江胜天冲去,使出崩拳。江胜天硬接,被打退出去,在擂台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裂痕。

“你这武技不错嘛”,江胜天意味深长地说道。

“难道他发觉崩拳中打出的暗劲了吗?”

没错,江胜天的确发觉到了一丝不对。他也知道江壮是如何被江辰给击败的了。就是江辰打入他体内的这一丝暗劲,现在他随手就可以化解,但是积累过多就算是他也没那么容易化解。

“所以,就不要让他接触到我的身体了。”

江胜天取下腰间的剑,玄阶低级兵器紫云剑,拔剑,紫光一闪,直指江辰。

“来吧,让你见识一下六星武者真正的强的力量吧!”

江辰从纳戒中取出火炎剑,虽然他还没有真正的与火炎剑建立血脉关系,也就是认主。但是,这些天下来,他也能勉强发挥一丝火炎剑的力量了。

火炎剑出鞘,一道红光闪烁。江辰与江胜天就两剑交接在了一起。

“锵锵锵”

两人在短时间内就对攻了十数次,他们的速度很快,台下的人也只能看见一道紫光和红光闪烁。

“锵”

又一次对碰之后,两人一触而退。互相对峙着。

“不错嘛,江辰,以四星的实力能在我手下坚持这么久,不得不承认,你天赋很高”,江胜天对着江辰夸奖道。

“不过,我现在可要认真了,你可要做好被我击败的准备哦”,江胜天又继续说道。

“呼”,江辰深吸了一口气。

“他居然还没有出全力,六星武者的实力果然很强大。不过,我可也不打算就这么停下的。”

江辰笑了,握住火炎剑的手更紧了一些。

“怎么?知道自己必败了,内心释然了?”

江辰没有理会他,回想起行云剑决的一招一式。

同时,江胜天也在聚集周身灵力似乎是在准备使出什么武技。

“紫极神光”,江胜天轻声喝道。

“行云剑决第一式,行云。”

江辰也是施展出了武技,两人武技的第一式都是以速度为主。

两人暴射而出,“锵”的一声,两柄剑击在一起。

“嗡”

尽管两人一触而退,但是手中的剑还是在嗡嗡作响,可见,刚刚双方这式武技的威力。

江辰握住火炎剑的手在微微颤抖,对面的江胜天就显得好多了。可以看出,这次江辰落入了下风。

“咔”

江胜天用力踩着擂台地板,将地板都给踩裂开。江胜天微一下蹲,直接跳跃起身,手持紫云剑就向江辰刺去。

江辰一个闪身,躲过了这一击。

同时,江辰转身挥剑使出行云。只见,一道红光闪过,江胜天急忙将紫云剑档在身前。

“锵”

两剑相碰,江胜天被击退十数步。

随即,江胜天冷笑道:“没想到我们的少族长作战经验也很丰富啊。”

要知道,江辰在开始修炼后。与江灵儿去后山玩时,经常与一些野兽搏斗,所以他的作战经验也是很丰富的。当然,这些事情江辰他们没有告诉他们父母。

与那些野兽相比,江胜天虽然更有头脑一点。但是,他的战斗经验远不及那些野兽。

不等江胜天做出反击,江辰乘胜追击。又是一式行云攻去。

而这次,江胜天也是继续使出“紫极神光”。

“锵”

又是一次对碰,不过,这次是江辰倒飞出去。江辰在空中一个翻身,完好落地。江胜天紧追其后,又是一剑刺出。

江辰身形还未站稳,见江胜天攻来,向着旁边一个翻滚躲开了江胜天这一击。

“不得不说,你若是与我同一等级,哎不,你要是到达五星我都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了,但是现在,你还是乖乖认输吧”,江胜天开口说道。

“可惜,没有那么多时间让我继续提升了,不过,我可没打算就这么停下脚步”,江辰自信道。

“噢?那就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能力说这话吧。”

江辰将剑悬浮在身前,开始吸收周边灵力,他准备施展行云剑决第二式,云中剑。行云剑决第一式是以速度为主,第二式则是能出其不意地攻向对方,这与江墨的那招疾风剑影有些相似。

见江辰在蓄力,江胜天并不打算打断他,而是笑着静静地看着他。这是因为与江辰激战十数回合,他已经清楚了江辰的实力,他觉得,就江辰现在发挥出来的实力要想击败他是不可能的。

再有,以他的骄傲,是不屑于搞偷袭的。其实,实际上江辰的这招云中剑是不用蓄力的,只是江辰了解江胜天的性格,所以才想趁机恢复一些灵力,好使施展出的云中剑威力更加强大。

“嗡嗡”

江辰身前的火炎剑开始微微震动,它似乎也知道江辰接下来要施展的这招的强大,已经开始在兴奋了。

江辰一脚剁地,地面裂开一道裂缝。他直接抓住火炎剑向着江胜天冲去。

江胜天也是一手持紫云剑一手捏决,他在施展紫光斩,是他最强大的底牌。

显然,他已经不想继续战斗下去了,想以最强大的一招结束这一场比武。

两人冲过的擂台上灰尘被激起,顿时,所有人都看不见两人身形。

只能看见一道紫光和红光相撞。相撞之后,两道光影开始急速后退。

众人看见,江辰上半身衣服尽碎,胸口上几道剑痕清晰可见,鲜血在滴落。而江胜天也是发簪破碎,披头散发。手臂和腹部也在滴落着鲜血。

“啊,哥”,江雪儿在台下着急。

“江辰哥”,江颖也是紧咬着嘴唇。

显然,这次碰撞是两败俱伤。两人这次退开后都没有乘机展开攻势,都是在运转灵力恢复着伤势。

过一会儿后,江辰又持剑冲去,江胜天见状也停止恢复,同样是持剑迎接。

“锵锵锵。”

两人的剑在不停地碰撞。

“锵。”

在再次碰撞过后,两人的剑同时飞了出去,插在擂台上“嗡嗡”作响。

江辰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取剑,而是冲向江胜天就是一拳挥出。江胜天本想先取回剑,不过见到江辰的攻势,只好先暂时作罢。

同样,江胜天也一拳挥出。两拳相碰,各自被震退后十数步。很显然,两人之前那次对碰双方都受了不小的伤。

江辰强忍着将口中的鲜血咽了下去,又向着江胜天冲了过去,他不想让江胜天取回剑。想直接以肉身决出胜负。

“崩拳。”

“碎石掌。”

两人肉身相碰,依旧是被各自的力量震退十数步。两人你一拳我一掌,互相进攻着。

“噗”江辰终于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你终于不行了吧,江辰”,江胜天笑道。似乎他已经取得胜利了。

“哼,我觉得你已经输了”,江辰冷笑道。

果然,江辰话音一落。江胜天就“噗”的一下,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缓缓向后倒去,看这样子,已经没有战斗能力了。

一道人影闪烁,二长老出现在江胜天身后,抱住了将要倒地的江胜天。

“二爷爷”,江辰开口道。

“哎”,二长老摆了摆手。

“臭小子,你赢了”,二长老苦笑道。

随后他心疼地看着江胜天,“唉,这小子就是性子傲了些。”

“好,今天的比武就到这里了,三天后进行最后的比武吧。”

二长老说完就将江胜天的剑取走,抱着昏迷的江胜天离开了。

“呼”江辰松了口气。要不是江辰与江胜天拼肉身有着崩拳暗劲的优势,估计在这样下去几回合,他就必败了。

江辰颤颤巍巍地走过去取出了插在地上的火炎剑收进纳戒中,在江雪儿和江颖的搀扶下回去了。

而江墨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江辰离开的身影。

“哥哥,该走了”,江灵儿叫道。

“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