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南昕学院的初试

江辰回到他的小院子之后。他的母亲秦雪梅让江雪儿送来了疗伤的一些丹药和十份灵液。

一品疗伤丹药百灵膏,将膏药敷在受伤的部位可加快伤口愈合,再辅以灵液可迅速恢复伤痛。

在这些药物的治疗下,江辰本该一周才能恢复的伤势仅仅两天就好的差不多了。看样子,明天的比武应该可以正常进行。江辰对明天与江墨的对决很是期待。

然而让江辰没想到的是,他与江墨的对决被取消了。

“族长在哪?”

一名中年男子骑着闪电马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江家大门前,因为他身披黑色斗篷。所以,看门的阿林将他给拦了下来。

“你是谁,为何擅闯江家?”阿林问道。

一旁的阿辉也是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只要他一动手,就准备立马跑去通报。

中年男子一跃,从马上翻了下来。将斗篷脱下。满脸胡茬,一张疲惫的脸庞显露了出来。

“你是?族叔?”

阿林一脸疑惑,眼前的这位族叔是族长的表兄,也就是大长老的儿子,名叫江毅,早在几年前就不知道为何离开江家了。

那时,阿林也还不是江家看门的,是他的父亲在看门。他也只是因为一次偶然间见过他。

“原来是族叔您啊,我带您去见族长吧”,阿林赶紧过去将马绳从江毅手中接了过来。

“嗯”,江毅点了点头。

于是阿林带着江毅去了族长府。

江清风与大长老二长老早已在门口等候。

“爹,族长,二伯你们都来了啊”,江毅叫道。

“嗯”,大长老应了一声。

“江毅我们有几年不见了吧”,二长老也笑着说道。

“好了,大哥,大伯二伯我们先进屋再说吧”,江清风将几人叫进了屋。

几人坐在屋里的椅子上,江清风让人给泡了壶茶,就让其他人走开了。

“呼。”

大长老端起茶吹了口气,喝了一口对着江毅说道:“毅儿,这次回来是有什么消息?”

原来,江毅是江家在外打探大夏消息的管事。以他的身份本不该去做这样的事的,但是他自己自愿前往,所以也没有人阻拦。

江毅抿了一口茶,开口道:“大夏皇那边,这几年对我们江家的搜寻已经少了许多,不过我们还是不可大意。”

“嗯,这样就好,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根本不足以与夏皇正面抗衡,所以没必要将我们暴露在他眼下”,江清风说道。

“对了,我这次回来还有件更重要的事,就是三伯在信中所说的南昕学院的考核这件事有消息了。”

江毅抿了口茶,又继续说道:“在几天前,一武皇境强者带着一少年出现在皇城上空,说是来自南昕学院的考核老师,我想那位强者就是三伯的朋友酒皇吧。他说南昕学院的考核将在三年后的皇城展开,不过想要参加考核有个前提,那就是参加考核的人年龄要在二十岁以下达到七星武师境以上。”

江清风有些惊讶,“本想着南昕学院的考核就是难也不会难到那里去,没想到这考核前提就已经这么难了,要知道,当初我们达到七星武师境时就二十岁了,也不过,只是勉强通过初试。看来,这南昕学院的所招收的都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这次江家不知道能有几人成功通过。”

“不过,这次族里还是有着几个不错的苗子的”,二长老开口道。

“嗯,是有几个”,大长老也附和道。

“江胜天和江墨都是六星武者,还有几个五星的,再就是江辰如今才十三岁就已经快突破到五星武者了。他这天赋比之老三当年还要强上不少”,二长老摸了摸胡子欣慰道。

“特别是,我们江家这次出了个异瞳”,大长老补充道。

“虽然她如今才到二星武者,不过将来她的成就可能是他们这一辈中最高的吧”,江清风称赞道。

“异瞳?”

江毅惊讶,又继续问道:“难到是传说中的那个异瞳?”

“没错,虽然我们没有见过异瞳,但是能以眼睛发出攻击击败高出二星的这种能力,想来也只有传说中的异瞳能轻而易举做到”,大长老回道。

“那这么看来,她就算是通不过南昕学院的考核也能成功进入了,看来,我们江家这是要开始崛起了”,江毅一脸的兴奋之意。

“那现在这么看来,他们就只有三年时间来准备应对南昕学院的考核了,所以明天的排名赛就不用进行了,直接将资源分配给他们,让他们抓紧时间提升吧”,江清风这样说道。

“行,可以。”

“我也觉得没问题。”

在场众人皆同意了江清风的建议。

第二天,练武场上。

江家一众人皆是到齐,在擂台下热闹地猜着江辰和江墨谁能取得第一。不过,今天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诸位”,江清风开口道。

台下的人皆停止说话,将目光投向了阶梯上的江清风。

江清风看了看众人,又继续说道:“今天,本该是大比武决出第一的日子,但是,我们在昨天收到了来自南昕学院的最新消息。”

江清风将事情的大概叙述了出来。

众人听后,皆是大吃一惊。

“二十岁以下达到了七星武师境以上,这么难?”

“我们江家还有没有子弟能够通过啊?”

“你说什么呢?怎么会没有,这不还有三年时间。你个傻瓜,净说一些丧气话。”

台下的人群都在议论纷纷。

看着他们这样,江清风又继续说道:“所以,你们也知道了这个考核的难度了吧,这也是为什么要进行比武将前十决出的原因。因为,我们将全力培养这十人,这样才能在应对三年后的考核更有希望通过。”

台下的人纷纷点头表示理解了。

“也因为这件事,所以我们决定接下来的比武没必要继续进行了,前十的人明天到族长府领取奖励吧。好了,大家可以回去了。”

族长的话音落下,一些参加比武被淘汰的人都羡慕地看着江辰他们。他们输了,什么都没有。连修炼资源都在今后没有江辰他们好了。

江辰虽然觉得没能与江墨交手很可惜,不过对于父亲江清风说的他也理解。父亲他们是不想让他们因为比武而收伤,这样又会浪费时间也没有必要。

因为这次比武只是为了决出前十,并不是为了他们比武排名。

想到这里,江辰便回去了。